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纪胖说:互联网低成本、无时空限制、交互性快速、覆盖面广、高效率、资源共享、能够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等的特性,弥补了传统商业模式时间和空间的先天不足限制。许多传统行业急需利用互联网获得突破和飞跃,体育行业也不例外。

凌云是健身类APP
FitTime即刻运动的创始人,我们约定在中关村一家酒店楼下的咖啡店见面,也许是长期健身的原因,从与这位精神抖擞的创业者握手中可以感受到与众不同的力度。

突然间,你的身边就出现了很多健身达人—他们不仅在朋友圈里,还在一个全新的健身生态圈里。

在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互联网+”是强化创业创新支撑、积极发展众创空间和开放式创新的利器。自提出以来,已迅速渗透并深刻影响传统行业和实体经济,市场上不断出现的令人眼花缭乱的体育APP就是明证。

本科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毕业,凌云先后获得了布朗大学的医学科学硕士和印第安纳大学的MBA,拥有7年的医学研究经验和5年的管理咨询经验。2013年,凌云从工作五年的德勤咨询辞职。

健身达人

精准把握用户需求是关键

尽管非常喜欢管理咨询行业,在德勤咨询五年的工作让凌云有些厌倦,凌云希望能在家花一点时间思考接下来应该做的事情,顺便做一些健身运动。

斌卡变成了网络红人,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体育类APP产品五花八门,涉及不同的细分领域,各产品功能之间有重合又有不同侧重点,抢占市场、提高用户活跃度是生存的关键。

「最开始的初衷是长一些肉,和美国人在一起时我显得太单薄,而且那时候已经36岁,我觉得再不锻炼就晚了。」

出生于1988年的斌卡,原是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员工。在过去10年里,他花了大量时间在健身房默默举哑铃,还潜心研究过美国运动医学会发布的《体力运动指南》。

在体育运动领域深耕7年的咕咚是国内首个涵盖跑步、健走、骑行、冰雪等全民运动项目的大众体育运动平台和品牌,也是中国最大的运动社交平台。

辞职在家的凌云通过6个月的增肌训练和4个月的减脂训练增加了10斤的肌肉,体型改变之外,凌云认为这一段经历最大的益处来自于精神上的收获,「我觉得自己比以前更自信了,也了解了如何做一个健康的生活方式。」

2013年年底,他抱着学习的心态注册了知乎账号,却发现大部分答案很不专业。他尝试“把自己的健身笔记丢上去”,竟大受欢迎,很快就成了知乎上的“大V”。

2015年6月,乐视体育颁布的《乐视体育白皮书》显示,咕咚APP以50.77%的市场占有率成为国内市场第一。

图片 4

斌卡对这件事认真起来。去年春节后,他开通了名为“硬派健身”的知乎专栏和微信公众号。如今,他的知乎专栏拥有18万读者,是知乎最火的专栏之一。根据他在知乎回答的内容修订出版的《硬派健身》电子书去年拿下了亚马逊电子书季度销量冠军。

咕咚创始人申波告诉记者:“咕咚目前的用户量是国内同类型APP中最大的,已经超过8000万,用户遍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凌云开始在新浪微博上用图文的形式直播自己体型转变的过程,拍摄4分钟的健身视频,教大家如何在家里健身。此外,根据自己在医疗行业多年的工作经历,凌云还会用医学的理论来解释粉丝们的问题。

像斌卡这样的“健身达人”还能数出几个:浪人王老汉、麦大湿、京城郎叔、周薇的勇敢世界。

成立于2010年的咕咚是“互联网+体育”的先行者和跟随者,面对市场种类繁多的体育APP产品,申波表示,精准把握用户需求是关键,“根据用户需求不断调整产品结构,打造一个APP矩阵,一个真正的大众体育平台”。

他的新浪微博「MikeLingFitness_凌云健身」在最初大概6个月的时间中就积累了1万个粉丝,到目前为止已经拥有75万粉丝。在运营过程中,凌云发现这是一件有意义也是自己擅长的事情,利用自己熟悉的医学理论来谈论健身,以健身为切入点来谈论健康,而这也是凌云在医疗行业的工作中最期望做的事情。

FitTime创始人朱骁潇和他的合伙人董煜原准备借助自媒体带来的关注做一个销售健身补剂的电商平台,但在天使投资人徐小平的劝说下,他们决定专注移动健身社区,做大用户群,不寄望于变现。

作为创业者,FitTime即刻运动的创始人凌云对此感同身受。“我创业一路走来都是听了用户的需求,一开始在自媒体上做的都是适合男生的训练视频,后来发现很多女生也有健身和减肥需求,我又去做了一些适合女生的视频。”凌云说。

「在做过医疗、科研、投资之后,我发现健康才是最大的财富。」

他们活跃在知乎、微博、朋友圈。和他们一起火起来的还有这样一些名词:人鱼线、马甲线、深蹲、翘臀、CrossFit、体脂率、平板支撑、箭步蹲、Burpee、筋膜链,等等。

凌云是一个健身网红,微博有100多万粉丝,属于大V级别,他的健身视频中使用到了一个英文计时器软件并推荐给了粉丝,但很多粉丝希望有一款适合健身的中文计时器。本着服务粉丝的心态,中文计时器FitTime诞生了。

起初,凌云并没有创业的念头,而是希望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之余能够有一点收入,然后在美国退休。但随着关注粉丝的增多,粉丝们开始向凌云提出越来越多的视频需求。

好像是突然发生的事,你身边的健身爱好者越来越多了,你时不时看到他们在朋友圈晒照片:在健身房扛着杠铃做深蹲,在家里做俯卧撑,在私人工作室练习“空中瑜伽”这种“杂技”动作;他们还热衷分享各种健身小知识,热衷于讨论反手能否摸到肚脐。当然,他们也不会落下Under
Armour、Lulu
Lemon这类突然蹿红的运动服饰品牌。你有时不免怀疑,这些健身达人以前都藏在哪儿。

后来在用户建议下,凌云对FitTime进行了升级,把计时器和视频融合,以一款完整的产品呈现给大家,将FitTime从工具转变成了一个社交平台。

「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能满足这些需求的,而且身在美国也无法满足大部分国内粉丝的需求,因此决定回国,距离目标用户更近一些。」

“以前我跟别人说我的兴趣爱好是健身,别人都不能理解,但从2012年开始,发现周围渐渐有人能跟我聊这个了,网上也开始有人讨论人鱼线、深蹲这些话题。”斌卡说。

凌云说:“我们发展的过程就是不断满足用户需求的过程,如果因为投入问题导致新视频出的慢了,用户会主动表示愿意付费,付费这种意愿也是用户告诉我们的。”

2015年,凌云回到国内,创办了FitTime即刻运动。与市面上已有的工具类健身APP不同,FitTime更注重教练的作用,贴近美国Insanity模式,让用户在健身视频中可以跟随知名教练做全部的训练。

经济发展让人们有能力为完美身体消费

颠覆传统商业模式

图片 5

这其实不是个新现象,每个时代都有对完美身体的想象。对于肌肉、力量和健康体魄的向往,深植于西方传统之中,至少半个世纪之前,健身已成为现代城市运动最主要的形式。当美国大片席卷中国电影院时,那些身材健硕、肌肉紧实的男女主人公也在悄悄改变中国观众的审美,而海归热潮进一步推动了这个趋势。

互联网低成本、无时空限制、交互性、覆盖面广、高效率、资源共享、能够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等特性弥补了传统商业模式的先天不足。

FitTime即刻运动的设计理念来源于凌云在美国的经历。尽管在美国健身文化盛行,凌云发现仍然有很多可以供人们在家进行练习的健身操视频。在德勤咨询工作时,凌云就发现一位客户在工作间隙时在酒店的空地上对照视频运动。其实这位客户的家里就有很完善的健身设施,但不受器械、场地限制的健身方式依旧是他的选择。

另一方面,人们也相信对健身的需求与经济发展息息相关,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体育产业分会副秘书长刘清早就列举过这样一组数据:人均GDP达到500美元,民众会对体育健身有所需求;达到5000美元,体育健身将成为必然需求;而这个数字达到8000美元时,体育健身将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型产业。

以传统健身行业为例,中国有近14亿人口,有健身需求的人数非常可观,但国内健身房和教练的数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很多人也没有太多空闲时间和金钱花在健身上。

「尽管美国是健身意识和健身硬件条件都非常好的国家,但是在家健身仍然有相当高的市场规模,因为它对硬件和时间成本的要求都很低,我那时直觉认为这应该很适合中国市场。」凌云告诉接招。

8000美元被看做中等发达国家的基准线。此后,人们包括健身在内的现代生活方式都有了切实的需求。

一般健身房的客流高峰期大多在晚上下班后,闲置时间太多,既浪费了资源,也无法获得令人满意的收入,很多健身房处于亏损状态。同时,传统的健身教练一天中的工作时间非常有限,而且授课也只集中在他所在的健身房。

FitTime即刻运动于去年6月正式上线。恰逢资本寒冬,加上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发展不错的健身类APP,FitTime的融资遇到了不小的阻力。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字,中国人均GDP在2011年突破5000美元,2014年已达到7575美元。

健身APP则充分利用人们的“碎片化”时间,以视频方式把教练的教学课程产品化,相当于他24小时都在授课,通过互联网将专业健身课程分享给所有的用户,让用户随时随地都可以观看,足不出户就能健身,不受时间地域的限制。

「投资人如果自己不健身,就很难理解我们的理念。」投资人最关心的问题有两点:如何去和排在前面的竞品公司竞争?如何进行盈利?

现代生活的变化是全方位。当身边的消费品牌不断升级,工作和生活节奏也随之加快,各种压力同时也损害了人们的健康,亚健康、猝死、抑郁现象普遍增多。中国睡眠研究会公布的睡眠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成年人的失眠发生率为38.2%,高于发达国家的失眠发生率。

可以说,“互联网+”彻底颠覆了传统商业模式,改变了商业形态。对此,凌云感触颇深。他回忆说,在决定要创业后,毅然决然辞去了工作。

虽然存在压力,但是凌云认为,「我觉得不怕有竞争,就怕没有差异性,我们是比较强调差异性的。」FitTime已经开始包括电商、线上服务、线下服务等多种盈利方式,凌云对于FitTime的未来还是充满信心。

对健康日益迫切的要求将促使中国发生一场生活方式的变革。在健身热之前,跑步已经走进公司人的生活。

“那个时候心里很没底,因为从此就没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了,”凌云说,“可能是觉得缺乏安全感,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创业第一天就要实现营收。”

目前平台已经拥有800万月活跃用户,获得了北京信中利领投的A轮数千万元融资,目前正在进行B轮融资。

小众活动,潜力惊人

利用自己做医生时学到的专业知识以及在健康管理咨询公司的工作经验,凌云制作了一份“以医学原理论健身”的PPT,并且结合PPT录了一个30分钟的视频,放到了一个付费讲座网站上。

Q:FitTime的创立是否受到美国健身文化的影响?

不过,健身目前在中国仍是小众活动。动域资本分析师杨敬淳做过一个统计,过去5年内进行过健身消费的人群不足2000万,仅占人口总数1.5%左右;而美国仅2014年年初拥有健身房会员资格的人群就达到5400万,占人口比例约15%。

“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起来,有一个人花了49块钱买了我这个讲座,那是我赚到的最难忘的一笔钱!”凌云回忆说,“这件事从此改变了我的营收模式,不再像以前一样靠出卖时间来挣钱,我的视频内容放在网上,睡觉时也可以赚钱。”

凌:开始做视频健身的原因之一是我发现美国的塑身减脂健身操Insanity,即使是在美国这样健身意识很强的国家,仍然有很多人使用。这种锻炼方式对硬件要求很低,用户可以在任何场地任何时段进行练习,是一种非传统的健身方式。我直觉感觉到,这个东西会很适应中国市场。现在全民健身已经成为了一个基本国策,但并不是建造更多的场馆就可以解决健身需求与场馆、教练供给不匹配这个问题。即使拥有健身房的条件,去健身房健身还是需要很多的时间成本,并且教练水平、训练体验都不一定是最佳的。我们的解决方案,是将每个用户的家变成健身房,把屏幕变成教练,而且很多人并不需要使用很大的器械,只要能锻炼起来就可以。

野心勃勃的创业者从中看到未被挖掘的无限潜力,未来的健身行业巨头正想方设法让你“动”起来。

凌云告诉记者,后来他的讲座在24小时之内卖出了千份。

Q:FitTime与其他市场上已有的健身APP的产品差异性是什么?

中信出版集团市场与创意中心总经理钟谷婷就“动”起来了,她现在是朋友圈里的健身达人。

这件事对凌云触动很大,改变了凌云对于商业的固有看法。他意识到只要内容做的够好就会有人为之付费,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FitTime现在主要的盈利方式——付费内容。

凌:现在市场已有的健身APP的设计观点是去教练化。用户在使用APP时不需要了解授课视频中的教练背景,不需要和教练进行互动,由APP充当教练的角色。在这种模式中,教练个人的因素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何将健身的过程量化,教会用户标准动作的做法和次数。

过去4个月,她每周锻炼3到6次,每次至少1个小时。她在公司附近的连锁健身房买了年卡,定期去上有氧操、普拉提和舞蹈课;若来不及去健身房,她就在家里跳郑多燕健身操,或跟着一个名叫“挑战Plank”的手机App做平板支撑。

互联网和体育的结合应该是“体育+互联网”亦或是“互联网+体育”,凌云和申波有不同的看法。

在FitTime的设计中,我们认为教练的个人价值仍然是非常重要。优秀的教练能够给予的指导、激励作用,是工具性的APP无法替代的。用户并非不需要真实的教练来指导,而是优秀的教练数量有限,受到时间和空间限制无法服务更多的学员。这就决定了在FitTime制作的健身视频中,每一名出镜的健身教练都是由我们挑选出来,在相关领域内最优秀的老师。在FitTime的视频中,这些教练会带领学员完成整个健身过程,而非展示标准动作的分解,我们希望能这样的模式在FitTime上放大教练的作用。

女性健身热潮已持续一段时间。耐克在中国的首家女子体验店是2014年11月在上海开幕的。几乎同时,阿迪达斯在北京和成都都开设了女子产品专卖店。今年以来,女性更是成为健身热潮的主流,她们热衷于讨论如何练出“马甲线”。

凌云认为,健身是本质、是主体,互联网是工具,帮助我们扩大效果和影响力,“我认为我们公司是一个健身+互联网的模式”。

Q:FitTime的模式是否与线下健身产生冲突?

阿迪达斯也在健身房进行女性产品的推广。但对钟谷婷们来说,如果仅依靠大型健身房,坚持健身怕没这么容易。健身房通常需要会员们有规律而固定的训练时间,在专业教练的指导下,进行严格的针对性训练—它的对象更像是有强烈爱好,并具备较强意志力的健身爱好者。

申波则表示,以线上为主,线下为辅,用线上去引导线下,才是真正的“互联网+体育”。

凌:我们和线下并没有排斥关系。虽然我们提倡在家健身,但是我们并不排斥线下健身,而且我们认为用户发展到一定阶段,自然会对线下产生需求,这是一个自然需求,也是一个立项的状态。我们正在与教练合作,开始为线下引流。通过线下工作坊的形式,帮助学员解决问题,最大限度地发挥教练的价值。

显然,钟谷婷的意志力并不那么强,一个产业也不会依靠意志力来成长。钟谷婷在享受一种“新”的运动方式。

其实,两种观点没有对错之分,商业模式和企业定位不同决定了运营思维的不同,有部分传统体育公司都是先从线下开始,之后慢慢拓展到线上,这也是另外一种思路。

Q:FitTime如何进行推广?

运动结束后,她会把大汗淋漓的照片发到朋友圈,附上一句自我激励的话,总能收获不少点赞。她的身体明显变得紧实,跟朋友见面常常被惊呼“都快认不出来了”。

“体育+互联网”与“互联网+体育”前者是传统企业基于企业转型,后者是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深度融合。

凌:现在流量的红利期已经过去了,流量的获取成本越来越高。我们并没有特别着重于去推广,获取流量的渠道主要有两个方面:首先是用户的口碑,在创始之初就已经通过我的个人微博积累了很多用户,一开始都是我的粉丝;其次,视频的渠道为我们带来了自然的流量。这是由我们的理念决定的。其他健身APP的模式决定了,视频只能在APP上观看,依赖于APP去组装。事实上,不具备全平台分发能力的内容不能称之为真正的内容。FitTime的视频可以在很多地方看到,腾讯、优酷、爱奇艺、YouTube、智能电视、数字电视等等。现在很多平台缺内容,所以这是我们获取流量的一个非常方便的方法。有了真正的内容,相应的就有了多种分发渠道。

她的进步令她自己也感到意外。“喊健身已经喊了好几年,一直没有采取行动。”她说。真正动起来以后,她发现坚持健身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困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