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记者刘大伟摄

本赛季前,体奥动力以80亿的价格拿下了中超联赛五年的转播权,这个价格很高,令很多人咂舌,但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对中超版权有着绝对的权力,因为在中超公司与体奥的合同中,就明确了一条规定:体奥动力必须满足中超联赛落地至少一家全国性的电视平台和两家新媒体平台的条件。而这样小小的“霸王条款”是汲取了之前的经验教训,实则为了保障中超最基本的传播效果和投资人的利益。目前,央视体育频道和甘肃卫视都有直播中超的权利,乐视体育和章鱼tv则获得了新媒体的转播权。但当时足协在出让中甲转播权时,却“忘了”加入这样的硬性条款,只是答应“协调”中甲的全国性平台播出,但直至目前为止,“协调”的效果看来有限。当初转播合同谈判的条款缺失,如今阻碍了中甲联赛的转播落地的进程。
有人会说,虽然没有卫视频道直播,但是已经有几家新媒体直播了中甲联赛,这也可以成为球迷观看比赛的选择。但受制网络条件、屏幕的大小、信号的稳定性等因素,传统电视大屏依然是不少球迷的选择。此外,一些年长的球迷对于网络还不是很熟悉,这也会直接降低这部分年龄段球迷的收看热情。
中甲联赛在今年的冬季转会市场投入排名全球第四,直播少的最直接后果就是会影响投资人的热情,毕竟每一个投资足球俱乐部的老板都希望可以得到更多的曝光率。直播受阻无形中会影响俱乐部的收益,也让球员提高知名度的愿望难以实现。另外如果有更多平台的播出,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假*黑情况的发生,毕竟有了转播,就会让很多人无法明目张胆地去进行非法勾当。
中国足球的提升不仅仅是顶级联赛中超一家的热闹,更不是单单凭借中超球队获得的亚冠冠军来衡量。中国足球不仅仅有中超和男足国家队,还有中甲、女超、女足以及青少年比赛。现在的中甲联赛投入已经达到了世界水平,他们也理应获得应有的回报。所以希望足协可以从中甲发展的大局出发,积极出面调解,让球迷能够有更多的选择性。这是球迷与赛事双方共同的需求,也是推动中国职业足球整体发展的现实要求。

试问,如果中超竞技水准一直低下,成绩总是让人失望,还会有人去看吗?没有人关注,就不会有媒体的宣传和资本市场的投资,也不会有赞助和冠名,也不会有上座率和门票,自然也就谈不上商业价值了,中超头部IP就成了不折不扣的伪命题。因此,培育市场是关键,而关键的核心是提供高水准竞技比赛,高水平的比赛就需要有高水平的足球人才,道理很简单。

5年80亿简直是天文数字,体奥动力能盈利吗?

从第二轮开始,中甲联赛的转播陷入了停滞,第一轮转播了中甲的几家平台都没能再次为观众呈现比赛。据悉,由于版权方昌荣体育开出了不低的价格,甚至数倍于之前的中超转播价。

三是创造发展条件。营造重视体育、支持体育、参与体育的社会氛围,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把体育产业作为绿色产业、朝阳产业培育扶持,破除行业壁垒、扫清政策障碍,形成有利于体育产业快速发展的政策体系。

当初体奥动力花80亿是动态的估值,我们希望进入一个正向循环,包括所有投资人都要在这个成长的市场中能挣到钱,没有商业利益是不可持续的。”

2016赛季中超联赛场均上座人数为2.42万人,已超过意甲、法甲等知名赛事,位列全球第5位。中超联赛在上赛季实现了海外转播覆盖71个国家和地区,是中国职业化改革以来的新高。

作为掌握了几乎所有与中国足球相关的核心资源版权的体奥动力还始终被一个难题所困惑,那就是一方面盗播侵权的兴风作浪,一方面一直缺乏必要的法律保护。对于体育转播并不被视为创作,李义东感到非常不解,“比方转播一场比赛,你承不承认它有创作的基因在里面?导播、摄像的意图都在里面!”

外界的争议和担心大多源于两份通知的核心内容。U23规定:各俱乐部每场比赛累计出场的U23队员必须与整场比赛累计出场的外籍球员人数一致。

李义东的回答是:“不管是去年的乐视还是今年的苏宁,它们都是以高于我们成本的对价拿去的,但我同时也看到了这一模式的危险性。因为我想,它们怎么盈利?或者有没有盈利的未来?我不能说我卖给苏宁了,就不管了,我反而要为苏宁出谋划策,要想尽办法保驾护航,让它至少有未来吧。它没有未来的话,生意是不可持续的。”

2016中超冠名赞助商及赞助收入1.8亿元人民币,每家俱乐部约能分配到6000万元左右的分成。市场规模方面,中超联赛2016赛季场均近2.2万人,保持亚洲第一;转会市场方面,中超联赛转会费总计达到40亿元。

实际上,另一家国际知名体育电视机构也在与体奥动力接洽。不过,国家体育总局本赛季中超新政的出台和“国奥打中甲”的传闻让这家电视机构开始犹豫。“他们跟我说,你们的足改方向是不是要变了?”李义东说,“按照国家精神,应该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而且市场给了答案了啊,即便中超暂时出现某些不足,也应该通过文火来调,而不是下重手。”

期盼,足协能够倾听民意,不要让中超艰难取得的成绩付之东流,不要让中国最有希望的头部IP沦为笑柄。只愿5.24新政是灰色幽默,而不是2017中国体育产业的“黑天鹅事件”。

新华社记者刘大伟摄

中超各俱乐部为保证胜利,每场比赛一定都会尽遣精英出场,尤其是高价外援,而队内竞技水准相对较弱的U23球员上场时间,就会被大幅压缩,甚至长年得不到露脸机会,这对于一名职业球员的成长极其不利。因为即使你再有天赋,如果没有一定的比赛作为支撑和历练,你也很难成长,而U23球员是中国足球的未来。

大量高水平外援的加盟使得中超得到更多的海外关注 新华社记者凡军摄

其一,强制各俱乐部保证上场的U23球员数量和外籍球员数量相同,势必会压缩其他优秀球员上场机会。从竞技体育角度看,能否上场取决于自身的实力,而不是一纸行政干预;从商业角度看,上场球员必须是高水平,必须以提供高水准精彩比赛为前提条件,因为付钱的人就是球员和俱乐部的衣食父母,俱乐部和球员的工作就是为观众奉献精彩的比赛。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链条。

李义东说,首先,虽然中超具备公益性,但其商业性占据主导地位,因此如果总是强调公益性,盈利模式就无法建立。其次,新的影视剧出来了可以花钱去看,体育比赛同样是创作成果,为何不可以收费?

但其实,这样的做法,就是中国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的做法,通过引进人才和技术,通过借鉴、学习和吸收,最后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足球产业,甚至最终实现超越欧美的梦想。对于这样的做法应该予以肯定,而不是惊慌失措。矫枉过正或者一刀切并不利于中超和中国足球的健康发展。

同时他认为:“付出高额对价的版权费后得不到对权益的充分尊重和保护,产业链上下游势必会断裂,这对中国足球整体是个伤害。假如暂时在立法和司法解释层面解决问题还不成熟的话,体育总局和广电总局层面应该有所作为,譬如对事实确凿的盗播网站在年检时吊销其视频执照。”

与其说,中超各俱乐部高价引入外援,不如说是中国足球市场刚性需求反应。因为中国自己无法诞生出一流球员,而中国自上而下对高水平足球运动员和高水平足球比赛又有强烈需求。

“中超已在五大联赛所在国落地,这是一种文化输出,是我们软实力的提升,中超成为很不错的样板,”李义东表示,“而且我们不是白送给人家,是收版权费的。”

有“足球诗人”之称的央视贺炜直接质问:新政策下,很多球员是不是24岁可以退役了?对于限制高价引援更是引发外界强烈质疑,褒贬不一,争议甚嚣尘上,有业内权威人士更是大胆预测:这是开历史倒车!

李义东认为,“全世界范围内,足球占了体育产业的40%。估算而言,中国足球也应该占中国体育产业的40%,而中超又是中国足球产业中水平最高端、价值最高端的,如果它的上升空间被抑制住了,就意味着整个足球产业被束缚住了,整个中国体育产业也无法前行。

一是坚持改革创新。加快政府职能转变,进一步简政放权,减少微观事务管理。加强规划、政策、标准引导,创新服务方式,强化市场监管,营造竞争有序、平等参与的市场环境。

采访之初,李义东首先提到了亚足联主席萨尔曼对他说的一句话:“中超就是亚洲的第一联赛!希望中超进一步提高比赛竞技水平和转播水平,尤其是转播水平,这样可以让更多球迷了解亚洲足球。我还看到很多国际一流球星都在中超踢球。”

从发布时间节点看,足协应该也是有着一定的考虑和拿捏,也可能意识到行政干预的危险。毕竟,中超今天的成绩来之不易。

开启收费模式才是活路

貌似,足协两记重拳,拳拳击中要害,但其实如果站在市场经济角度来看,这种行政干预是一种侵犯,是对市场经济的大不敬,而且也不能解决中超、中国足球的沉疴顽疾,甚至一定程度上是一种伤害。

如其所言,中超近几年引进一些世界级球星,大幅提高了观赏性和影响力,其电视转播海外覆盖已达96个国家和地区,SKY和FOX均已转播,这也是SKY唯一转播的亚洲足球联赛。“SKY观察了很久才转播中超,这说明他们已经认可中超的竞技和转播水平,他们真的是很挑剔的。”李义东说。而为了进一步提高转播水平,体奥动力不仅请来英超专家来华上课,还派员去SKY总部学习。

众所周知,足球改革是国家战略,体育产业龙头是中超。如果中超这个头部lP推入非市场轨道,中国体育产业未来将引进不良的连锁反应——CBA未来怎么职业化?马拉松等其他赛事如何市场化?如果用行政干预决定体育的发展,则体育产业大发展真的会成为一纸空谈。

以5年80亿元拿到中超联赛全媒体版权的体奥动力公司董事长李义东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要充分尊重足球市场规律,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走传统的广告模式是死路一条,中超应开启渐进式收费模式;“国奥打中甲”传闻是对俱乐部投资人的不尊重,是对不同商务体系的伤害。

经济学家韩志国在微博中说:自由交易是市场的灵魂,没有自由交易,买卖双方的自由意志就无法体现,市场就不能称为市场。任何对个股和板块交易的直接干预都是在践踏市场灵魂,或者是把幽灵当作灵魂。买者自负是市场的原则,规则健全的市场,投资行为是市场的自我选择,剥夺了投资者的选择权,就是对买者自负原则的嘲弄,也是对市场运行规则的扭曲。在自由交易与买者自负的前提下,监管者才能有准确的自身定位,市场与监管才能各尽其职。管好市场的前提是管好自身,监管的手到处乱摸,市场就必然混乱无序。

推出中超彩票正当其时

但关键是,中国足协并没有抓住问题要害。俗话说:打蛇打七寸,U23球员之所以难以获得足够上场比赛时间,是因为目前中超整体竞技水准已达到了一定高度,U23的水平无法匹配这等强度的比赛,原因其实出现在青训体系上,和高价引入外援以及U23球员出场政策并没有本质上联系。

李义东的设想是拉开档次,比如一年240场比赛推60场做付费尝试,一场5元,同时要求地方电视台延迟半场播出,这已经考虑到了球迷的承受能力、观赛需求及联赛公益性;同时,还可以通过4K、AR、VR等个性化观看订制增加收费渠道。由于体育的最大魅力是即时性,这决定了付费用户享受到了差异化的优先服务。

2014年10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被称为《国务院46号文件》,中国的体育产业才被广泛社会资本、互联网科技和大型商业企业所关注。

在面对社会上关于足球和商业关系的争议时,李义东认为,不能“将商业与足球对立起来”。

我想,这句话恐怕同样适用于中国足球的所谓“新政”。不能因为是领导的意见,就肯定是正确的;不能因为有不同的意见甚至是反对之声,就要被扣上“反对足球改革”的大帽子。更不能接着“改革”的名义,在足球领域倒行逆施,作出伤害中国足球本身的一系列的决定。”

李义东说开启收费模式一定是渐进式,比如2018年60场,2019年120场,只要模式确立了,投资人即便暂时亏损还是愿意的,毕竟中国的人口基数、球迷基数很大;怕就怕联赛一直没有自我造血功能,只靠做广告赚钱,在目前版权对价很高的情况下,只有死路一条。

《国务院46号文件》有三个基本原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