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巴西奥委会,目前也面临着无米下炊的窘境。里约奥运会结束后,包括耐克、尼桑和布拉德思科银行在内的几家大户都终止了与巴西奥委会的合作,导致其收到的赞助总额大幅减少,无法维持对射击、射箭、羽毛球和现代五项等完全依赖巴西奥委会拨款的运动项目的支持。

还有包括 Airbnb、C&A、耐克、尼尔森等 25 个官方供应商,以及
Bauerfeind、EMC 等五个供应商。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9月4日体育专电
作为里约残奥会东道主,巴西在本届赛事上派出了历史最大规模代表团,希望实现突破,最终在奖牌榜上跻身前五名。
据此间媒体披露,巴西一共派出287名运动员,比北京残奥会时的188名多出近100名。巴西残奥委会主席安德罗帕森斯表示:我们这次派出的残奥代表团是巴西参加残奥会以来规模最大的,不仅包括参加过伦敦残奥会的一些奖牌运动员,还包括在本个奥运周期培养出来的一些优秀运动员,他们在最近几年中获得了多项世界冠军。
除了传统上巴西有望获得奖牌的田径、游泳和五人制足球等项目,巴西在本届残奥会上还有望在自行车、赛艇、皮划艇、射箭、举重和轮椅排球等项目中获得奖牌。
巴西残奥委会副主席米扎埃尔孔拉多表示:我们对里约残奥会期望很高。在伦敦残奥会上我们获得了第七名,这次我们希望能够更进一步,获得第五名。
里约奥运会结束后,巴西民众逐渐将注意力转移到残奥会上来。在最近两周里,巴西民众购票踊跃,抢购了大约100万张各项赛事门票,是之前一年中所售票数的4倍。
里约残奥会将在9月7日至18日举行,共设22个大项、528个小项。

在里约奥运会上获得一枚金牌的田径协会正等待巴西国家储蓄银行的最终决定。在里约奥运周期,这家银行提供了9000万雷亚尔赞助费,但是迄今尚未正式确认是否续约。此外,巴西环球电视台已决定取消对田径协会每年150万雷亚尔的赞助。巴西田径协会发布公告称:“仅就2017年而言,我们将至少丢掉20%的赞助费。”

到了 1928
年阿姆斯特丹奥运会,这时候捐赠收入、门票收入和出售奥运会商品营销权的收入占到开支的
60%。由于赞助商较多,组委会决定,对奥运会的标志和相关标志进行注册并获得版权。特许营销权扩大到餐饮业,允许在运动场开餐点。当时可口可乐就向美国代表团捐助了上千箱可乐成功首次赞助奥运会,由此开始了与奥运会长期、持久的合作。

图片 1

图片 2

2016年里约奥运会风光落幕后,超过半数的巴西单项体育组织赫然发现下一个奥运周期的赞助费用急剧缩水,一些协会甚至得不到一分钱的赞助。

奥组委会选择赞助商的选择时,也会综合多因素考虑:包括行业资质、产品或技术服务能力、品牌想象和理念以及推广实力和赞助价格。其中赞助价格也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

据巴西门户网站UOL近日所做的统计,目前只有排球、柔道等5个巴西具有相对优势的项目获得了持平甚至超过里约奥运周期的赞助费,拳击、自行车和击剑等7个项目前景不明,其余项目则大多面临赞助缩水,其中更有包括曲棍球等在内的5个项目没有拿到任何赞助。

图片 3

UOL指出,赞助费下降的两大主因,一是经济状况不佳,导致赞助大户巴西国家储蓄银行和巴西石油公司舍不得轻易做出承诺;二是一些体育协会存在管理不佳、效果不好的问题,影响企业赞助的积极性。

不同赞助级别的赞助商享有不同的权益回报 ,
主要在标志使用组合方式、宣传媒介使用的范围和优先权、吉祥物使用权、接待权益、荣誉待遇、以及识别计划等多个方面获得的权益不同,而赞助方式也可以现金赞助和现金等价物赞助。

另外,巴西篮协丢掉了布拉德思科银行850万雷亚尔的赞助费,负债总额已超过1700万雷亚尔。水上项目协会丢掉了萨蒂亚公司和国家邮政公司的赞助,今年的赞助费比去年大幅下滑达75%。

3、国家奥委会赞助商计划

赞助费的缩水,使得一些体育协会减少了预期将举办的赛事。巴西乒协去年举办了17场巡回赛,但是今年仅将举办6场。水上运动协会也表示,将砍掉不必要的赛事支出,全力支持10名最优秀的游泳运动员备战7月在匈牙利举行的游泳世锦赛。

Visa 为奥运会打造 NFC 支付戒指 轻触完成支付

奥运赞助商的由来

奥运会供应商中还分独家供应商和供应商,其中独家供应商在同一类别的赞助中享有排他权。而此次里约奥运会,在供应商之上,里约奥组委还设了正式支持商,并又把供应商分成官方供应商和非官方供应商两个级别。此次里约奥运会,361
度为里约奥组委的正式支持商,耐克为其官方供应商。在赞助权益上,361
度负责提供火炬手,护跑手,志愿者,工作人员,技术官员的服装;耐克则为国家队提供运动装备。

官方正式支持商:Alliansce 购物中心、思科、Estacio 巴西桑巴舞学校、安永
EY、巴西环球媒体集团、巴西享聚食品、设计师品牌 Qualy、巴西 SKOL
啤酒、巴西天马航空公司和巴西旅游以及 361 度

国际奥委会全球合作伙伴计划,即 TOP 计划。这里的 TOP 并非代表着 ”
顶峰、顶级 ” 的意思,而是 “The Olympic Partner” 的缩写,译为 ”
奥运全球合作伙伴
“。这也是奥运赞助层级中的最高级别,是和国际奥委会直接合作的商家。由国际奥委会、奥运会组委会、各国奥委会联合在一起,形成了统一的招标单位,在国际范围内选择各行业最著名的大公司作为正式赞助商。

除了 TOP 赞助商,还有奥运会组委会赞助商计划。

图片 4

尽管赞助费高得惊人,但奥运赞助带来的巨大品牌效应仍吸引众多企业加入激烈竞争,一方面是企业之间的
PK,另一方面还有企业与国际奥委会的价格博弈。如今,成为 TOP
赞助商也成为企业彰显实力和名望的标志之一,有助于能使企业在全球有效地树立形象并加强与客户关系,迅速扩大品牌和产品知名度,为国际化奠定基础。

图片 5

赞助四年一届的奥运成为许多品牌的梦想,也成为其进军顶级品牌行列的一次宣言。如果说现在加入奥运赞助商是为了借力奥运,那么最初赞助奥运会的品牌则更多是给当时经济困难的奥组会当
” 救命稻草 “。1896
年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希腊雅典奥运会组委会面临严重经济困难,当时柯达为了向摄影爱好者推销胶卷,就用少量的赞助费换得奥运会成绩册上印广告的权益,成为历史上首批赞助奥运的企业。而柯达和奥运的缘分从
1896 年延续到 2008 年,也成为奥运史上最长情的赞助商。

1928 阿姆斯特丹奥运会击剑比萨(那时的运动员可以穿裙子和短裤)

2016
里约奥运会正式拉开帷幕,原本已经火热的奥运营销战场更加炽热。新闻、社交以及视频网站上充斥着大量的奥运营销
” 正规军 ” 和 ” 借势派
“,这一切早已迷乱了不明真相围观群众的双眼,让其傻傻分不清楚,似乎每一个品牌都和奥运会赞助有那么点
” 关系 “。

直到 1984
年美国洛杉矶奥运会,奥运会才遇到真正系统商业化的转折点。虽然当时的洛杉矶成功获得主办权,但是洛杉矶市民并不愿意为支出买单,要知道当时的奥运宪章可是规定
” 奥运会承办城市政府负担一切费用 “。为了避免重蹈以往届奥运会 ” 血本无归

的结果,并且推进奥运会顺利举办,当时美国奥委会的主席尤布洛斯提出全新的商业模式计划,首次大规模、有章法的——拉!赞!助!这次改变不仅扭转亏损,居然还惊喜地获利
2.5 亿美元,自此也正式开启全新奥运商业合作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