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近日,《经济日报》评选了一些未来可能改变世界的公司及创始人,这些人中有Wake创始人兼CEO熊明俊、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和盒马鲜生创始人兼CEO侯毅和等20位大咖。

图片 2

马云在2015年“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上曾经说过,“阿里巴巴的成功没有秘诀,如果一定要说,第一是女人,第二是年轻人,第三是专注小企业,特别是女人。”

图片 3

2016年,瑜伽行业真切感受到了互联网的冲击,《瑜伽文摘》用“强烈到无法让人忽视”来形容冲击的强度。一方面,几乎所有传统瑜伽馆都在进行“互联网+”的探索;另一方面,在资本扶持下,大量像熊明俊这样的互联网人才的跨行进入,搅动着中国瑜伽市场的神经,改变着原有格局。

文:Sharon

     
 据《经济日报》介绍说,这些创业者们用自己的奋斗实践,书写了伟大时代的历史,点燃了无数平凡人的激情与梦想,下一个改变世界的中国人可能就在他们中间。

▼▼▼

编辑:郭阳

     
 这些被评选的行业涉及了健身、医疗、教育、旅游等多个方面,他们共同点就是提高人们的健康度和生活水平。

最近,熊明俊携一款名叫“Wake”的瑜伽APP完成了三轮融资,并成功在北京繁华地段开了两家线下场馆,掀起了“互联网+瑜伽”的一轮小高潮。

自从电商崛起,各大节日都成为商家在线上线下的必争之地。从情人节到双十一、从年中大促到年终感恩回馈……而在这些消费之中,女性消费也逐渐成为了不可忽视的力量。

       
在这几类行业中,变化最显著的就是健身行业。“十二五”期间我国统计的从不锻炼的人口比例高达72.5%。到了2013年,全国实测数据表明,我国成年人体重超重和肥胖人数比例持续增加,青少年体质连续25年下降,大力发展全民的健身运动迫在眉睫。

与此同时,根据互联网公司商业信息服务商“IT桔子”的数据,目前与瑜伽有关的互联网创业项目达到了34家,瑜伽与互联网深度融合,用互联网思维重构商业模式已是大势所趋。

2007年,“她经济”即“女性经济”的概念正式被提出,而在体育产业之中,随着健身行业的发展和女性创业、从业者的加入,关注女性用户也在逐渐成为行业间的共鸣。

       
运动和健康成正比趋势,运动指数上升的同时也会拉动全民健康的指数。美国是全球最发达的国家,也是全球最早实施健康战略的国家,早在1980年就启动了健康公民的方案。日本也紧随其后,在1988年提出全民健康计划。而我国2008年首提“健康中国”概念,14年正式把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

2016或为互联网瑜伽爆发元年

▼女性马拉松也开始在各地盛行

图片 4

根据瑜伽网资料显示,瑜伽进入国人视野的时间最早可以追溯到1985年,当时张蕙兰在中央电视台几乎每天都播放每集30分钟的瑜伽节目,由此瑜伽走入了中国的千家万户。到2014年,中国瑜伽人口已达到了5000万。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在互联网时代,瑜伽和互联网擦出火花比其他行业要晚。

而根据eBay和Amazon数据显示,购物者中有70%为女性,而健康产品的消费人群也有60%来自女性,阿里数据也显示,女性店主在淘宝平台占比超过一半,并且正在从服装、化妆品等领域向男性擅长的体育、数码等领域进军。有数据显示,“她经济”的整体规模有望在2019年达到4.5万亿,女性的巨大消费潜力不容忽视。

       
在全民健身的浪潮中,各地纷纷响应开启了运动模式,在健身运动行业中,发展较为迅速的瑜伽产业得到了中国政府的直接推动,更是在互联网的推动下发展迅猛。

瑜伽“触网”集中在2010年以后。2012年时,第一款为人熟知的瑜伽APP“每日瑜伽”上线时,瑜伽在移动互联网领域里还是一片蓝海。2013年,瑜伽专业类门户网站“瑜伽网”上线,前文提到的“Wake”瑜伽则诞生于2015年。

其实,在世界范围内,关注女性用户也已经成为了体育发展的一个趋势。2015年,英国体育研究机构Sportswise调查显示,有72%的男性调查者和70%的女性调查者对于女性体育表示出了关注的意愿。而Repucom对美洲、欧洲、亚洲的24个国家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有超过一半的用户对体育很感兴趣。

       
瑜伽不仅有助于强健体魄,预防及控制各种慢性疾病,还可以较好的调养人的内心世界。虽然瑜伽的练习几乎不受地域、年龄、时间和器械的限制,但是练习瑜伽的人并不多,其一是瑜伽的普及力度不够,再者就是中国传统瑜伽馆的分布大部分居于东部的一二线城市,还有就是瑜伽馆的局限性,只能服务周边人群。

2016年前后,资本开始涌入互联网瑜伽,多家互联网瑜伽企业获得了不菲的投资。2015年下旬,“随心瑜”完成了1000万美元A轮融资;2015年底西安“瑜伽你好”获得了100万天使轮投资;2016年9月,杭州“小黑裙瑜伽”获得士兰创投1000万A轮融资;2016年7月,橘子瑜伽获得数百万天使融资。很多传统瑜伽“老店”也开始开拓线上业务。2017年初,“瑜舍瑜伽”宣布拥抱互联网。

此外,有超过一半的女性愿意在1周内花3小时以上的世界来观看体育内容,当然,内容大部分有关健身、塑形和减肥……

       
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瑜伽品牌Wake便是聚焦健身行业中的瑜伽,其创始人熊明俊凭借多年的互联网经验将瑜伽与互联网相结合,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将瑜伽普及到了中国各个城市,为更多的人带来了健康的生活方式。

可以说,2016年是互联网真正对瑜伽行业产生冲击的一年,《瑜伽文摘》用“强烈到无法让人忽视”来形容这种冲击。一方面,几乎所有传统瑜伽机构都在进行“互联网+”的探索;另一方面,在资本扶持下,大量像熊明俊和张文龙这样的瑜伽行业外的互联网人才的迅速进入,打破了原有的格局。

▼repucom报告中,各年龄段女性用户最爱看的项目

图片 5

移动互联网是瑜伽产业爆发入口

随着社会的发展与世界观的趋同,瞄准中国体育市场的品牌,也正在逐渐关注女性消费者中蕴藏的巨大消费潜力。

       
Wake从2015年9月成立,发展至今已经拥有全国500多万用户,为其提供了高质量的瑜伽教学视频,不仅有专业名师的详细解说还有直播的实时互动。教学视频针对不同的人群特别编排了各类功能性内容,如14天极致腰腹、女性卵巢保养和男性瑜伽、塑形、孕产等上千节课程。教学视频更是通过PC、iPad、TV和手机端让人们在“碎片化”的时间内享受更加“多元化”、“系统化”的瑜伽内容。

记者调查发现,绝大部分瑜伽类APP都有免费提供线上瑜伽教学视频的服务,大部分视频内容都简单易操作,适用于初学者和想利用碎片时间来锻炼的爱好者。对于重度瑜伽爱好者,瑜伽APP名师课堂和在线直播也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耐克近期给退役两年后的李娜打造了个人专属Logo,而New
Balance不光赞助各大韩剧,还在近期为papi酱拍摄了一支宣传短片,这些运动品牌女性化、时尚化的尝试,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图片 6

在普通大众眼里,瑜伽就是塑造优美形体,是一种健身。但在没有和互联网融合的过去,瑜伽有些高冷和不接地气,练瑜伽只能去瑜伽馆,但瑜伽馆高昂的费用将瑜伽和大众硬生生隔了开来。

▼耐克为娜姐设计的专属logo,大家看如何?

       
Wake也不仅仅只做线上,而是线上和线下共同发力,线上为碎片化时间习练的人群提供专业而全面的学习;线下Wake旗舰店由花店+香薰+水吧+瑜伽组成,包括大课、私教和教培内容,不仅满足各地想去馆内练习和想做瑜伽老师的人群,还为其提供一片静谧优雅的空间。而今年10月,Wake瑜伽学院刚刚上线的的首期200小时教培一上线就收到了Wake用户的一致好评,纷纷期待着12月份开课后的提升。

正如经济学人企业网络组织发布的研究报告《中国开赛:崛起中的中国体育健身产业》中指出,中国经济发展所催生的诸多自下而上因素的作用以及政府政策鼓励所产生的自上而下的效应,催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具有健身塑型需求的庞大人群,但由于瑜伽馆费用远高于健身房,因此绝大部分中低端消费群体只能选择去健身房。

延伸阅读:当Papi酱拥抱New Balance,背后是体育用品的一场时尚冒险

       
熊明俊对于Wake的方向一直都很明确,他说:“Wake从创立之初开始,便一直秉承一个信念:用瑜伽的力量改变人们的生活,将健康的生活方式带给更多的人。”

为什么练瑜伽这么贵?瑜伽网CEO陈玉青分析说:“第一,瑜伽馆面积大部分集中在100-200平,授课群体人数有限,因此需要采用人少价高的策略;第二,瑜伽一直被认为是高收入群体的运动,它不仅是一种运动,更多时候成了一种社交场所的生活方式;第三,健身房投入大多属于一次性投入,而瑜伽馆除了一次性投入,更多的还在于新品课程开发以及教练的培养、进修、招募等,这些都是持续性投入。”

而2017年2月,The Asia Ladies
2017——亚洲女子运动与时尚展在深圳开幕,这是国内第一场专注于女性运动时尚领域的展会,这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体育产业内女性消费群体已经得到了多方的重视。

图片 7

但一项运动的普及,一个产业的爆发,消费者是基础。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3821元,而普通瑜伽馆的年费均在1万元以上,两者之间的差距让瑜伽爱好者只能忍痛割爱。虽然近几年瑜伽馆的数量在增多,但如果大众消费不起,瑜伽产业的爆发就只是纸上谈兵。

在3月8日妇女节这天,生态圈专程替女同胞问了10位业内人士三个问题,听听这些服务于女性的从业者们,想对女性用户们说的话,来看看这些走在行业前列的人们是如何看待和把握“她时代”下的体育消费趋势。

       
对于他来说,Wake秉承着自己的信念与愿景,也承载着健康的使命。在今年6月《经济日报》推出的“中经创业榜”上Wake被评为中国创业之星,最重要的一点也是因为Wake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不忘初心,为了让人们享受更好的生活方式而努力。

互联网为处于困窘中的瑜伽馆带来了转机。网络不仅打破了时空的界限,让更多人接触和认识了瑜伽,同时还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互联网与瑜伽的融合创造出了新的价值、发展生态和盈利模式。

38

     
《经济日报》将Wake及创始人熊明俊评为未来可能改变世界的公司及创始人,也是希望社会各界更多给予Wake支持,让我们共同的梦想成为现实!

互联网+瑜伽最大的利好就是降低了用户进入门槛,更多的人通过瑜伽网开始了解和认知了瑜伽,并有可能会直接走进线下瑜伽馆消费。有些人甚至将互联网作为学习瑜伽的唯一途径。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一张瑜伽垫、一套合适的瑜伽服都是必需品。

生态圈的小问题

某专卖瑜伽用品的淘宝店铺月销售量数据显示,一套价值百元的瑜伽服一个月卖出了近9万套。而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淘宝网上月销量过万的瑜伽服单品超过23个,价格基本都在百元以内。可见瑜伽的普及带动了周边产业链的发展。

1、目前平台上女性用户有多少?您怎么看待与服务女性用户?

据统计,2014年,中国瑜伽总产值超650亿元人民币,潜在消费人群高达1.2亿人,市场潜力巨大。“每日瑜伽”创始人李祖鹏预言:“瑜伽产业爆发的很大一个入口就是移动互联网”。

2、为什么女性愿意为此消费?

痛点,还痛吗?

3、如果对女性用户说一句话,您最想说什么?

在互联网瑜伽出现之前,瑜伽行业的痛点很多。比如对于爱好者来说,自学困难,缺少专业的交流圈子和指导平台,学习时间不灵活;而另一端的瑜伽教师大多依托于瑜伽馆、工作室,私教生源渠道被别人控制,报酬也普遍不高。此外,传统瑜伽馆的高昂费用是最大的拦路虎,10000元左右的客单价,一点也不“亲民”。

以下就是10家体育公司负责人对此的回应——

互联网瑜伽的诞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部分痛点,改善和提升了用户体验。比如,“橘子瑜伽”整合物理空间和教练技能,用户成为会员后可在App中选择周边场馆、完成付费和社区互动,线下消费时,付费会员凭智能手环随时开门,每间瑜伽教室配备智能电视,当没有公开操课时,会员跟着事先录制好的教学视频进行练习,也可以在App上约伴练习。

超级猩猩健身 CEOHR 跳跳

“Wake”则是定位高端女性用户的品牌,熊明俊曾对外表示“Wake”要做一个瑜伽爱好者社区,他说:“不仅要包括教学视频、瑜伽相关内容,还要能产生社交关系,沉淀一批优质女性用户”。“Wake”的线下瑜伽馆是他打通线上线下,为用户提供更好体验的尝试。

关于女性用户:

相比传统瑜伽馆,带有互联网基因的瑜伽馆在用户体验细节上做得更好,比如使用电子密码柜、智能马桶、智能电视等科技感强的配件。不过,在课程价格上依然毫无优势可言,有些甚至比传统瑜伽馆还贵。

我们的用户一半以上都是女性用户,其实猩猩对所有的用户都一样,我们的用户体验让来这里的人都成为了小伙伴,所以在服务上也并没有因为性别不同就区别对待。

瑜伽App的盈利模式,目前也尚存疑问。记者随机调查了两位“Wake”线下体验店的会员,对方均表示在瑜伽馆消费的人并不是因为受到线上课程的吸引,消费理由仅是“离得近”。馆内销售人员在推销课程时,也只字未提其线上业务。而Wake生产的瑜伽垫等瑜伽周边产品还未正式销售,目前只是作为会员赠品。

吸引点:

至于瑜伽教练的收入问题,似乎也没有因为瑜伽APP的诞生而发生根本性改变。真正能通过线上授课获得高收入的瑜伽教练,往往还是那些有一定名气的教练群体,这一部分人即使没有互联网也能在线下场馆获得高人气和高报酬。由于线上资源碎片化,普通瑜伽教练获得学员黏性的渠道也通常在线下。

女性天生更爱美,超级猩猩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如此,我们的各项视觉各项内容包括各项体验,都是在高度执行美的标准。认同这种审美的人,一定会在朋友圈晒自拍。

此外,业内人士指出,由于瑜伽运动有一定的特殊性,线上教学只适合有一定基础的人。因为这部分人比较了解自身特点,可以根据线上课程吸收自己所需要的部分,而对于大部分爱好者来讲,还是更适合先在线上学习认知,再去线下互动感受。

送给女性用户的一句话:

互联网+瑜伽的出现是趋势也是必然,对于传统瑜伽馆来说,应该主动思考如何借助互联网实现转型和创新发展,利用互联网去创新营销渠道和商业模式。但是目前就现状而言,互联网瑜伽并没有完全发挥出互联网的优势,换言之,就是与互联网的融合度还处在浅层次,很多既有的短板并没有彻底解决,如:价格依旧居高不下,教练依然受制于人等问题。

祝女性朋友们节日快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然后在这个过程里,学会和自己相处,爱上独一无二的自己。

更为重要的是互联网+瑜伽没有达到借助互联网平台进行推广和销售,在线上提供丰富的产品、比价、互动、评价,与线下实体门店实际体验和面对面咨询沟通相结合。也没有做到以客户为中心,借助于大数据,通过深入分析,了解客户行为和需求,为客户量身定制,同时降低成本,线上和线下存在脱节。

Wake 创始人 熊明俊

不过,挑战和机遇总是共存。就当前而言,瑜伽产业还处于成长期、培育期,国内尚没出现一个很有知名度的瑜伽品牌。在“互联网+”的机遇中,瑜伽行业会不会诞生一个独角兽企业呢?

关于女性用户:

陈玉青认为,未来有可能成为独角兽公司可分为三个方向。“第一是用品装备类:更智能,更科学,体验超乎想象;第二是APP实用工具类:线上线下打通,更贴近用户,数据性强;第三是行业媒体类:更具包容性,专业性,权威性。”陈玉青说。

Wake
APP上有500万注册用户,其中10%是瑜伽大师、20%是瑜伽老师、20%是瑜伽高频习练者、20%为瑜伽低频习练者、20%是瑜伽初学者,剩余的10%是大众娱乐群众。

吸引点:

瑜伽是当今女性最受欢迎的运动之一。而Wake在瑜伽行业,线上线下全部形成闭环,用户很方便可以在Wake的各个环节接受到教学服务和社交。同时成为Waker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我们现在在线上已经有瑜伽习练教学片、付费直播课堂、深度瑜伽爱好者社区三个板块;线下有智能瑜伽馆,这部分未来会开放加盟。

送给女性用户的一句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