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8日,8岁女孩李萌在新疆库尔勒东归滑雪场滑雪时,手拿雪板乘传送带不慎跪倒,被不停转动的传送带运送到顶部平台处,而工作人员未能按下关停开关,小姑娘被卷入传送带电机身亡。

雪道逆行 有滑雪者被撞倒

2017年1月14日,星期六。万龙滑雪场。来自北京的大一新生胡杨正在享受刚刚开始的寒假。

分析此次传送带事故,我们不难发现:

在上述三家滑雪场中,记者蹲守观察发现,滑雪者从上面滑下来时,没有明确轨迹,常常有摔倒的情况发生,也有因为摔倒撞到前方人的情况。在雪都滑雪场内,新京报记者找到一名滑雪教练,他认为,初学者上中级雪道对其本身和别的滑雪者都带来了安全隐患,但因为是滑雪者自愿行为,他们只能时刻做好救援准备。

然而,在滑雪运动起步较晚的中国,本应承担教育、培训作用的滑雪教练却一直被忽视。直到2013年1月,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经营高危险性体育项目许可管理办法》,才将滑雪列为“高危运动”,要求“经营者应当保证经营期间具有不低于规定数量的社会体育指导人员和救助人员,社会体育指导人员和救助人员应当持证上岗。”

↓↓就是这个夹的我!永不原谅!

在记者探访的三家滑雪场内,多名滑雪爱好者和滑雪场教练均表示,目前,并没有听说有滑雪场会去审核滑雪者的资质和测验滑雪水平,所以不会强制滑雪者使用与其能力相符的雪道。

防护与救援

其实,这样的传送带事件确实不少:

■ 追访

教练的专业水平与教学标准也已引起主管部门的重视。据李晓鸣介绍,成立于2016年12月的北京市滑雪协会,一年来的首要重点工作,就是推动中国滑雪教练的培训和规范性评级,并已对PSIA-AASI的教练培训体系做了本土化改良,相关标准即将出台。

图片 1

此外,《北京市滑雪场所安全管理规范》还指出,滑雪者应提高安全自律意识、自觉遵守滑雪场各项安全规定;禁止不穿滑雪板者进入滑雪道;禁止滑雪人员进入与其滑行技术不相符合的滑雪道进行活动。

最近的例子发生在2017年2月3日,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三昌滑雪场发生雪道坍塌事故,造成5人受伤。后经巨鹿县安监局确认,该雪场刚开业不久,并未办理过任何建设和运营手续,出事的雪道竟然是由脚手架临时搭建而成的。

2、滑雪场的安全设施建设不完善、救援不及时。事件发生后,并没有人员及时控制机器,也及时采取急性救援措施,甚至广播中还在播着音乐,能开辟新通道游玩!滑雪场不想扩大事端,却连对生命的敬畏都没有!

根据中国滑雪协会颁布的《中国滑雪运动安全规范》显示,滑雪场有维持滑雪秩序的责任。对于有的滑雪者干扰他人的行为,在提醒与规劝后仍然不改正者,应要求其马上退出滑雪场或报警。

“我们有几个目的,一是鼓励更多人学习滑雪;二是通过考试让滑雪消费者认识自己的水平;三是配合雪场加强安全管理。未来通过我们协会颁发的徽章,雪场管理者能够辨别你是什么水平、能上什么雪道。”李晓鸣说。

滑雪产业价值不断高涨,行业门槛更该提高,愿悲剧不再继续!

隐患1

在李晓鸣看来,这也是中国滑雪产业处于发展初期的表现。“早年的大众滑雪爱好者,大多是自学成才。”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大家没意识到这是一项需要正规培训的运动,国家也没有明确制度要求雪场必须有“持证上岗”的“正规教练”。

………….

图片 2

如此密集的事故令人震惊。但是,对于滑雪事故所造成的伤亡,国内尚无权威统计数据。沈阳工业大学辽阳校区体育部副教授朱东华曾独立对国内70家滑雪场进行了调研。结果显示,国内滑雪受伤与死亡人数呈逐年上升趋势:2008年至2011年间,因滑雪导致重度受伤的人数从最初的72人上升至156人,平均每年增长10%;死亡人数则由5人增至26人。

大哥或许不会遭此横祸了…

去年,北京市二中院曾发布调研结果,滑雪引发的人身伤害纠纷案件中,九成以上受伤者为初学滑雪者。就此法官还对滑雪爱好者给予建议:

逐年上升的事故率背后,是日渐壮大的中国滑雪产业。1996年,全中国只有9个滑雪场,会滑雪的人不足1000人。而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中国滑雪场在2016年已达646家,比2015年增加了78家,增幅13.73%;滑雪者从上一年的1250万人次增长到1510万人次,增幅20.8%。

显然,行业安全标准建设和监督落实落后于雪场建设的发展速度,已经开始成为阻碍滑雪运动进一步发展的“绊脚石”。从业人员资质参差不齐,培训市场鱼龙混杂的现象颇为严重。如果这个“门槛”不够硬,对游客的基本培训和指导也就成了空中楼阁。

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滑雪场会根据滑雪者水平高低将滑雪道分为不同级别,并做出“请选择与自身滑雪水平相适应的雪道”的提醒,一些滑雪者在滑雪时并没有考虑自身技术水平,随意挑选雪道。

一个例子是2017年2月发生在山东省茶山滑雪场的女童卷入魔毯死亡事故。事故的关键原因,是女童摔倒时头发和手臂被卷入传送带。而女童是第一次上雪,既没有戴头盔,也没有请教练。

如何提高滑雪运动的安全保障?

隐患3

刘仁辉说,“举个例子,想开车必须要先学会交规,但滑雪却是每个人都可以去,这相当于让不会开车的人开车上路。所以不是高速路修得不好,而是滑雪的人意识、技术有问题。”

现场目击者表示,事发时传送带旁边并没有工作人员执勤,孩子的母亲陈女士在事发时离孩子有十几米远。目前,茶山滑雪场已停业,滑雪场负责人已被控制。区政府当即启动了应急预案,成立了事故调查组前往现场调查,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狂飙乐园滑雪场一名未佩戴头盔的滑雪者告诉记者,“自己只是一个初学者,不敢上雪道,只能在平缓的缓冲区滑行”,因此,并未佩戴头盔。当记者提及不戴头盔和其他人碰撞后会产生危险时,这名滑雪者表示,自己会注意安全,“应该没事”。

图片 32017年12月5日,北京南山滑雪场,滑雪教员正在接受培训。摄影/《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董洁旭

二,国内雪场不戴头盔的现象比比皆是,而且有的滑雪场头盔的佩戴率还不足三分之一。

去年10月30日,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中国滑雪协会召开全国滑冰、滑雪场所安全工作会议,发布《中国滑雪场所管理规范》,同年11月20日,北京市根据该规范修订《体育场所安全运营管理规范-滑雪场所》、制定《北京市滑雪场所安全管理规范》。与此前的规定相比,这些新规明确滑雪者佩戴滑雪头盔,禁入与其滑行技术不相符合的滑雪道等规定。

事故过去了近1年,经过痛苦的手术和漫长的康复,胡杨基本痊愈。幸运的是,这次重伤没有给他留下永久性的后遗症,只有腰上的3颗钢钉将永远陪伴着他。

其次,管理采取放任态度。

滑雪运动风险高 新规出台

富龙滑雪场总经理张力涛则从经营者的角度指出,和国外滑雪学校独立于雪场的模式不同,国内绝大多数滑雪学校隶属于雪场。滑雪是季节性很强的运动,雪季结束后,教练团队就解散,入冬后再重新召集,缺乏长期性和稳定性,也缺乏稳定的收入。“教得好的,今年在这里,明年可能就换地方了。”

第一,必须在场所内设置明显提示牌,介绍雪场相关情况,提示滑雪运动注意事项,警示相关应急措施。组织人员定时巡视,特别是易出现危险和事故多发的重点位置,应配备监控摄像设备。

滑雪者“量力而行” 滑雪场安保为重

被忽视的教练

说起安全管理的漏洞,大哥不得不提最近的一件事儿…

看到有滑雪者被撞倒后,安全员会上前进行搀扶。一名安全员告诉记者,由于雪场里滑雪者众多,他们并不知道滑雪者滑雪水平的高低,很多滑雪者在听到安全提示广播后依然逆行,“自己只有时刻盯着滑雪者,有危险的时候再去帮忙。”

2017年2月10日,山东省临沂市茶山滑雪场,一名9岁女童搭乘魔毯上坡时跌倒,头发和手臂被卷入了正在运行的传送带中,她的肋骨断裂后刺破了内脏,最终不治身亡。

首先,现场监控摄像设备设置不到位。这个监控有两个好处,一,它能准确显示现场情况,发现事故地点后及时采取措施。二,因事故往往是瞬间发生,而一些滑雪场并未安装监控设备,有时根本无法找到直接侵权人。即使在滑雪者相撞产生纠纷时,因滑雪运动专业性技术性强,双方往往各执一词,又无充分证据佐证,常常导致侵权责任主体和责任范围难以认定。

滑雪场频现“逆行”者 难见及时制止

雪场“大跃进”

1、国家正在做:修订《中国滑雪场所管理规范》

●滑雪时应量力而行,根据自身实际水平选择滑雪场所,至少通过训练后能达到安全停靠、顺利避开其他滑雪者和障碍物的情况下再考虑到难度更高的雪道体验。停靠时,尽量避免在雪道、赛道等地方停留,避免发生碰撞。

这是他这个雪季的第四次崇礼之行了——他6岁开始接触滑雪,虽没接受过专业培训,但凭借天赋已经达到不错的水平。高考前,他没有太多机会“出来浪”,上了大学,他总算有了充足的时间和自由。

2、滑雪场应该做:完善管理、救援、医疗漏洞.

●滑雪爱好者应佩戴必要的适宜的护具,购买滑雪装备时选择正规生产厂家和正规销售渠道,确保质量。

半个小时后,崇礼区人民医院给出检查结果:全身8处骨折,几块腰椎严重损伤。医生告诉他,只差一点点,他就将难逃瘫痪的厄运。

2月9日,全国滑雪场安全工作会议在北京首都体育馆召开,来自全国16个省、市、自治区的体育局相关负责人和近30位各地雪场代表参加会议,共议滑雪安全问题。会议介绍了由中国滑雪协会制定的《中国滑雪场所管理规范》,该规范分为管理部门篇、滑雪场篇、滑雪者篇。目前该规范还处在试运行阶段,中国滑雪协会将本着开放的态度广泛听取社会各界意见。

图片 4

但对于仍处于市场初级阶段的中国来说,情况似乎有些不同。魏改华说,考虑到滑雪在中国还是一项新兴运动,参与者以一次性体验者和初学者为主,技术水平有限,他们在设计中国雪场设计时会进行一些调整,比如:适当降低同等级别雪道的坡度——“国内的中级道难度相当于国外的初级道”;扩大终点停止区的范围,以便给滑雪者留出更大的刹车空间。她说,出于安全考虑,凡是卡宾参与规划设计的雪场,他们都会建议客户加装安全网。

大哥在一篇滑雪文章《滑雪安全事故频发,到底谁该为此负责?》中,就提到过:中国的滑雪场正在逐渐增多,可是达到标准的设备完善的滑雪场却是很少的,一些滑雪场内的安全护栏不符合要求、雪场警示和监管也不到位,且部分滑雪场的救援人员资质和医疗设施都没有达到滑雪场标准。

隐患2

有些国外滑雪场还在容易发生危险的雪道设置慢滑区,防止速度过快发生意外,并有雷达测速装置,一旦滑雪者超速,专职雪地警察便会发出警告,情节严重者会被没收滑雪卡。

3、重点说说国内滑雪场的管理问题。

不戴头盔 工作人员未劝阻

魔法滑雪学院创始人张岩从事雪场管理和滑雪培训多年。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曾在北京周边雪场做过调研,100个滑雪者中,大约只有10个人会请教练。“剩下的90个人绝大多数并不会滑雪。不请教练,一是觉得价格太贵,二是觉得就算花了钱,也没有得到很专业的教学。”

2月9日上午,临沂茶山滑雪场一名10岁女孩卷入传送带不幸离世!

●滑雪场经营管理者应充分履行安全保障义务,在场所内设置明显提示牌,介绍雪场相关情况,提示滑雪运动注意事项,警示相关应急措施,并组织人员定时巡视,特别是易出现危险和事故多发的重点位置,应配备监控摄像设备。现场应有专门救护人员,准备充分的救护用具和药品。可能情况下,设置救援绿色通道,防止因延误救治而导致伤情加重。

张岩说,国内很多滑雪者无法正确评估自己的能力和后果。“有人以能从高级道上滑下来为傲。但你从高级道上用犁式滑下来,可能还没有我在初级道上练平行式的水平高。”在他看来,国内大多数滑雪者只处于“会犁式转弯、能停住,凑合滑一滑”的阶段。而在实践中,滑雪者还需要评估自己当时的身体状况。胡杨曾在事故后分析,导致他摔伤的那次滑行前,他已经滑了几乎一整天,体力已不足以应付高级道的难度,而他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3、家长及个人应懂得:强化安全意识。

一名成年滑雪者带着孩子在雪道上逆行,一路安全隐患不断。新京报记者 游天燚

雪场大跃进背后的安全隐忧

现在想想,如果汽车公司早点检查这些安全隐患,

2月6日下午,位于大兴区的龙熙滑雪场内,一名女滑雪者在雪道中逆行。新京报记者
游天燚 摄

门槛虽高,但也有相应的福利保障:每通过一个级别的考核,滑雪学校会根据行业统一标准提高其课时费的提成比例;拿到执照后,学校便只扣除15%的管理费。一名普通教练平均每月收入为六七千欧元。

第二,现场应有专门救护人员,准备充分的救护用具和药品。可能情况下,设置救援绿色通道,防止因延误救治而导致伤情加重。滑雪场在医疗、救援及管理方面均存在一定的漏洞,一些游客不戴头盔、雪道逆行等行为也存在安全隐患。

记者在探访时发现,滑雪佩戴头盔这一基本的安全保障似乎并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除了滑雪者自身安全意识淡薄之外,记者没有在一家滑雪场看到有相关工作人员,对未佩戴头盔滑雪者进行及时劝阻。

胡杨说,刚摔伤时,他非常愤怒,认为雪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今他的想法发生了改变。“是我的安全意识不够,没有全面评估自己的能力和当时的身体状况,才导致事故的发生。”

看↓多可怕!客官,快转发给亲戚朋友看看吧~

新规实施后效果如何,新京报记者于本月先后探访了北京龙熙滑雪场、雪都滑雪场和狂飙乐园滑雪场,发现这些滑雪场内违反规定的滑雪者随处可见,而且鲜有滑雪场的工作人员及时制止。

而在2017年10月第二次修订的《中国滑雪场所管理规范》中,虽没有对安装安全网提出强制要求,但增加了“安全网对保护滑雪者至关重要,滑雪场必须根据实际情况架设安全网”的字样,同时增加了架设安全网的危险地段建议。

一,对滑雪者在雪道的选择、滑雪中的一些违规行为采取放任态度,未能组织安全巡察人员进行巡视,及时制止违规行为。

●滑雪者应掌握一些急救常识,对受伤后应采取的紧急措施有一定了解。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