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曾有着全国最大的连锁健身俱乐部之称的浩沙健身,在长达数月“多地撤店”、“欠薪”、集团董事长“失信”传闻之后,正一步步走向终点。

北京街头的浩沙健身促销人员。图/视觉中国

摘要
曾经在全国拥有150家门店的浩沙健身,转让的转让,关停的关停,徒留30多万浩沙会员与一地鸡毛。

作为公司目前仍未离开的最后三名高管之一,浩沙健身首席营销官张迎接受了懒熊体育的采访,复盘了浩沙健身一步步走向衰落的关键节点和原因。张迎对懒熊体育表示,目前,除了最后8家还未找到下家的北京门店,浩沙在北京、天津、成都、郑州等地的50余家健身房已经被当地其他健身品牌接手,交接手续全部完成,这些浩沙门店未来将全部翻牌成其他品牌。

浩沙陨落,传统健身房站在十字路口

浩沙健身老板跑路的消息早已传出,而在7月19日,又有媒体报道北京45家浩沙健身房现已全部关店。

而在最后8家门店也全部找到下家交接完成后,浩沙健身也将迎来终结。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杨群

7月19日,《财经天下》周刊在大众点评上搜索“浩沙健身”,新世界店、光大店、惠东店、龙德广场店等几乎所有门店评论区下都有网友留言称门店已经倒闭,购买的私教课突然中断。

“这是我在浩沙的第8年,从浩沙收购浩泰正式更名的时间点我就在,但这也是我第一次面对媒体来讲述这个行业内部的东西。”张迎表示,“其实浩沙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是提前有感知的。更负责一点地说,今天我们所能够做到的收尾动作已经是公司能够控制到最好的一个结果。”

国内最早的连锁健身品牌——浩沙健身正处于生死时刻。三个月内,这家有着20年品牌历史、160家门店、30万会员的浩沙健身几乎全部门店关闭或转让。

《财经天下》周刊随机抽取了位于海淀的浩沙华盛店和朝阳区的浩沙经贸大学店两家门店进行实地走访,结果发现,浩沙华盛店现为英派斯健身,工作人员表示该店早已转让。而浩沙经贸大学店也已经关门。

Step 1:危机突降——上市公司股价崩盘

浩沙健身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在浩沙健身工作近十年的前总经理吴承翰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浩沙健身出现的问题与健身房的实际经营没有直接相关,主要原因是浩沙集团资本运作失败导致,“2018年,有机构两次做空浩沙国际的股票,让浩沙集团现金流紧张,旗下所有产业的现金流都往股市里倒。”

曾经在全国拥有150家门店的浩沙健身,转让的转让,关停的关停,徒留30多万浩沙会员与一地鸡毛。

浩沙健身的崩盘,从上市公司浩沙国际的股价暴跌开始。

健身俱乐部的经营是重现金流模式。在危急时刻,浩沙集团想到的办法是用浩沙健身的现金流去填股市窟窿,并通过快速卖卡模式换回现金流。“不过股市窟窿高达12亿元,不是短期内可以填过来,最后浩沙集团大概填补五个月终于轰然倒下。”吴承翰无奈地说。

老板跑路易,市民维权难

浩沙国际始创于1983年,是一家以香港为基地的运动健康产业集团,主要围绕运动健康人群提供运动健身综合运营服务,旗下主要板块包括浩沙服饰、浩沙健身等。2011年,浩沙国际作为首家室内运动服饰企业在香港成功上市,而健身房业务直到这次出事前都没有被装进上市公司之内。

为股市填坑买单的还有浩沙健身的员工和会员。《中国新闻周刊》走访调查发现,浩沙北京总部早已人去楼空,大部分员工在去年年底遭到遣散。遍布全国10个城市的浩沙健身门店,陷入群龙无首的尴尬局面,很多员工已经被拖欠半年工资。优士阁、劲松、中关村在内的北京几十家浩沙门店已关停或转让,成千上万会员的权益同样得不到保障。

家住在北京市海淀区的吴小姐居住的小区在2017年以前有一家浩沙健身营业,健身房的所有人经常更换,在两年时间内就转手了七八次。居民办的健身房会员卡内未消费完的健身次数也会转给新店,但转卡要求继续充值才可激活旧卡。

浩沙集团业务涵盖纺织印染、品牌服装、健身服务三大板块。浩沙是国内较早推出泳装品牌的企业,目前经营着浩沙和水立方两大品牌。同时,浩沙也是较早引入国际化健身俱乐部连锁经营模式的企业之一,自1999年成立最初就面向全国进行招商加盟的活动。

在GymSquare精练创始人唐欢看来,尽管浩沙健身崩盘的导火索是浩沙国际被做空,但更深层次亟待改变的是传统健身俱乐部重现金流的经营模式。

“我卡里当时还剩几百次的游泳,但是必须得充值激活。最开始可能就几百块,后来那家健身房一直换人就一直要重新激活,充的钱就越来越多。现在游泳次数已经多得我觉得这辈子都游不完了。”虽然健身房经常突然通知转让重装,但吴小姐觉得,“店面健身器材也没添加,装潢也没翻新升级,就只是换个招牌。”

▲浩沙健身店面图。

从2015年开始,以健身工作室和互联网健身房为代表的中小型健身房创业火热,打破了传统健身俱乐部费用高昂的年卡和私教模式,开创出月卡和团课等新兴经营模式,将更多健身小白用户吸引到健身房来。

尽管小区居民在浩沙办会员卡的人不少,但实际维权者却很少。吴小姐表示,维权耗时费力也不见得能有结果:“这些年理发店、健身房卖卡跑路的挺多的,但大家还不是一样继续办。”

在公司的计划中,浩沙健身想要打造一个“用户、场景、产品、服务”运动健康生态圈,实现公司的互联网化和智能化,一系列动作都在将健身的业务并入浩沙国际的服饰业务、为实现浩沙健身版块上市做准备。浩沙国际也已提前对外发了公告。

不过,新模式的实践还需要时间来检验。目前,健身工作室同质化严重,互联网健身房仍在烧钱扩张,传统健身房转型缺乏内生动力。但浩沙健身的快速倒闭以及商用预付卡政策可能生变的最新动向,更让传统健身俱乐部如临寒冬。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自去年11月起,在全国拥有79家门店的浩沙健身陆续陷入关店风波,南京、成都、天津、北京等多家门店陆续关闭。而在今年的5月25日,浩沙健身的两大股东——施洪流与施鸿雁也被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官方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涉案标的金额超过12亿元。国家企业信用公示系统显示,从去年起,施洪流、施鸿雁二人先后被晋江市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多家司法部门冻结股权近3.1亿元人民币。浩沙国际的多家子公司也已经被工商部门登记为经营异常名录。

但这一切的设想都在2018年浩沙国际在股市上遭遇毁灭式的打击后破灭。

近期,传统健身俱乐部巨头威尔士和一兆韦德接连宣布重大人事变动——CEO均将短期内离职。业内人士分析,这两家高层变更都意在开展“现金流经营模式”大变革,这预示着传统健身俱乐部正站在变革前的十字路口。

浩沙健身首席营销官张迎曾在6月底媒体采访表示,浩沙在北京、天津、成都、郑州等地的50余家健身房已被当地其他健身品牌接手,交接手续全部完成,这些浩沙门店未来将全部翻牌成其他品牌。

2018年6月29日,浩沙国际股票遭遇投资者大笔抛售,股价在15分钟时间内下跌超过8成,紧随股价暴跌之后,浩沙国际紧急宣布公司股票停牌,而公司股价也定格在0.29港元,较上一交易日收盘价下跌86.19%,30亿港元的市值蒸发。

早期发展

而在北京,一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介绍道,自今年6月底、7月初以来,海淀区法院受理了大量市民对浩沙健身的起诉,“一个案子大多由几名当事人集体起诉,金额总数一般在6-10万元左右。”

此后,做空机构Bonitas
Research表示其正在做空浩沙国际,因为浩沙国际存在伪造收入和盈利的诈骗行为,夸大了公司营收,并且公司已经负债累累,仅有少量现金。

中国开设健身场所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健身场所名称为健身房,经营内容以男性器械肌肉练习和女性有氧健身操为主。到90年代,有氧健身在中国兴起,健身俱乐部随即应运而生。进入21世纪,健身俱乐部快速发展吸引了投资者,凭借资本的力量,大型连锁的健身俱乐部相应诞生。

《财经天下》周刊查询发现,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上公布的与“浩沙盛世健身服务”有关的裁判文书多达95条,案件多发生在今年。多条执行裁定书中都写道:“本院在执行过程中查明,被执行人(北京浩沙盛世健身服务有限公司)下落不明,名下无登记不动产、无登记机动车、无银行存款、无有价证券等可供执行财产。”

▲浩沙国际股票遭遇投资者大笔抛售,股价暴跌。

要想看豪车,就去健身房楼下看,这是早期健身俱乐部给中国人的印象。2000年前后,威尔士、青鸟、中体倍力等健身俱乐部先后成立。当时,健身俱乐部主打高端与时尚,年卡价格在6000元至8000元。根据北京市统计局数据,2000年,当时北京职工年均工资也不过15726元。

拿下会员易,守住会员难

“在这件事情一发生的时候,先是舆论层面就‘炸’了。”张迎表示,“消费者看到的是股票暴跌的消息,其实当时跟健身没有太大关系,但这时候恐慌的情绪就开始特别严重。线上方面,首当其冲的就是大众点评,出现了大量的恶意炒作和追加评论,在每一个问店面是否还正常运营的问题下面都把上市公司的一些负面消息贴在评论里面,这个影响非常恶劣。我们的员工只能不停地去重复回答,像是还在正常运营、跟上市公司是不同的关系、没有太多的利益往来等等。”

也正是在此期间,1999年,浩沙健身第一家俱乐部在北京成立。浩沙健身的背景,是浩沙实业投资的健身俱乐部。90年代初,浩沙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施洪流凭借“一条健美裤”流行全中国,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之后,他推出的女性泳衣大受欢迎,建立起经营中高端运动服饰的浩沙实业,并于2011年在香港主板市场上市。

“企查查”资料显示,港股上市公司浩沙国际(02200.HK)的董事长及执行董事施洪流为浩沙品牌创办人,其亲兄弟施鸿雁为浩沙国际副董事长、行政总裁与执行董事。施洪流名下有41家企业,除涉及健身俱乐部,还运营着国内知名泳装品牌,生产瑜伽服等健身服饰。

“不过即便是这样,
当时我们的正常销售和整个团队状态都还是不错的。因为不久之前公司老板还承诺我们健身俱乐部是要做上市的,前期已经起草文件,也找了设计公司入驻,老板还在台湾承诺会给我们所有的高管配股权。”他说。

服装制造出身的施洪流,没有健身俱乐部运营的经验。他利用投资形式,将浩沙品牌授权给张远运营。“对于浩沙的管理,施洪流一直都有参与。作为一个投资者,他对健身俱乐部的发展思路特别清晰。”吴承翰说。

1998年,来自福建的商人施洪流创办了浩沙健身。一年后,浩沙健身将健身俱乐部连锁管理模式引入中国市场,并在北京创立了大陆第一家提供健身服务的健身俱乐部。此后,浩沙健身在全国范围内攻城略地。

此时经历了股票跳水后,尽管浩沙国际对外澄清称“集团的业务经营正常,拥有健全的流动比率,处于净现金水平”,但是内部却已经发现了问题。

与高昂年卡费用的健身俱乐部不同,浩沙健身属于另类。通过类似的装修和器材,浩沙健身将年卡费用拉低到2000多元。2003年开始,浩沙健身现金流非常好,发展势头十分迅猛,在包头、天津、大连等城市开设加盟和直营店,与青鸟、中体倍力等成为北方规模最大的连锁健身俱乐部之一。

2017年,浩沙健身收购“诺伯曼”与“超越健身”两大品牌总计50家门店,使浩沙的总门店规模达到150家,一跃跻身全国最大的连锁健身房之一。在当年6月举行的加盟战略发布会上,施洪流宣布了浩沙野心勃勃的“五年计划”——“两年内投入十几亿资金以打造浩沙运动健康生态圈,并向全国市场开放浩沙健身特许加盟,5
年内实现‘百城千店’的目标”。《2018年中国健身产业市场前景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浩沙健身专业健身教练超过1000人,健身场馆营业总面积达到20万平方米。

2018年7月,浩沙国际遭董事长兼执行董事施洪流透过其控制的法团在场内以每股平均价0.506港元及0.458分别减持692.4万股及5078.4万股,两日合共减持5770.8万股,涉资约2676.26万港元。

早在1995年,吴承翰就进入健身行业。他在台湾体育大学康复系就读期间,一边在健身俱乐部代课,一边在职业篮球队做体能训练师。同时,他还教跳舞。当时,台湾男的健美操老师很少,不错的颜值和专业让吴承翰一下子红了起来。于是,吴承翰开始做很多政界和娱乐圈名人的私教。“像萧亚轩、庾澄庆,还有林忆莲和李玟,我都做过他们的私教。”吴承翰不无骄傲地说。

快速扩张的门店与攀升的房租成本加剧着浩沙的负债压力。浩沙国际2015年至2017年财报显示,其负债率从5.90%涨至23.10%,流动比率则从4.51倍降至2.75倍。依赖“卖卡”预售吸纳现金流的健身房,年卡费却在下降。市民刘女士表示,近两三年浩沙健身年卡常常有各种优惠活动,以前是三千多一年,现在一两千买一年送一年,“便宜得不正常”。

2018年9月3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9月3日停牌,2018年的公司业绩计划推迟至2019年9月30日发布。

大学毕业和服完兵役后,吴承翰自然而然成为健身房的私教。因为不错的业绩,他一路升为主管,开始管理多家门店。直到2003年,28岁的吴承翰从台湾来到大陆,出任青鸟健身俱乐部的私教总监。

2018年6月29日,浩沙健身的母公司浩沙国际股价由每股2.16港元暴跌86.19%至每股0.29港元,一日之内市值蒸发30亿港元。停牌两周后的复牌日,沽空机构Bonitas又发布对浩沙国际的做空报告,浩沙国际股价再受冲击并停牌至今,股价维持在每股0.29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