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而言,赛事筹办、场馆运营与青训并非同一纬度的业务领域。当“场馆、教练”红利期及“虚假繁荣”期过后,各家体育青训机构都在纷纷调整战略、寻求创新。

首页>教育>教育综合>

图片 1

兰博文体育创始人相九州作为行业发展亲历者,根据行业的变化,这些年也在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商业模式。近日,睿艺采访了相九州,他对近些年行业发展的几点心得体会,或许能给业者带来些许总结与启发。

门槛低、壁垒高的体育培训行业,已经开始拼标准化能力了

教育综合体育睿艺赵晶晶2018-12-28 · 11:402018-12-28[ 亿欧导读 ]
如果具有一定规模和标准化的企业想要拓展加盟店的话,你的加盟商最好在当地有一定资源,因为体育培训相对而言短期内并不是暴利行业,需要有情怀同时有耐心。图片 2图片来自“123rf.com.cn”

除了提升孩子的知识水平,提高孩子的身体素质也成为了很多家长的期望。近几年,我们看到了篮球、足球等体育培训机构的兴起,青少年体育培训市场在逐渐发展壮大。这是一个新的市场,还有很多的机会等待创业者挖掘。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睿艺”,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对于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而言,赛事筹办、场馆运营与青训并非同一纬度的业务领域。当“场馆、教练”红利期及“虚假繁荣”期过后,各家体育青训机构都在纷纷调整战略、寻求创新。

兰博文体育创始人相九州作为行业发展亲历者,根据行业的变化,这些年也在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商业模式。近日,睿艺采访了相九州,他对近些年行业发展的几点心得体会,或许能给业者带来些许总结与启发。

我国体育培训机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原始期”“虚假繁荣期”以及“初步发展期”。从早期的“抢场馆”“抢教练”到注重打磨内功,除了资本寒冬期的到来给机构以“冷静”之外,机构自身更是意识到了实际运营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各方面成本增加、利润率低、管理运营效率低等等。

行业认知与反思

行业认知与反思

“体育培训机构发展的三个时间节点”

“场馆、教练”红利期及“虚假繁荣”期后,青训机构纷纷调整战略。体育培训机构发展有3个阶段:2010年左右是第一个阶段;2010年-2014年是第二个阶段;2014年-2017年是第三个阶段。

目前市场上规模相对比较大的机构大多在第一个阶段创立,在体育培训行业内已积累了10年以上的时间,但是也不排除少数一些打法先进、相关配套资源丰富的机构后来居上。可以说,在这10多年以来我见证了体育培训行业的“原始期”“虚假繁荣期”以及“初步发展期”。

在第一个阶段时,全国各地区空闲场馆偏多、租金也便宜,因而这个时期对于对场馆要求比较高的青训机构来说是红利期。

到第二个阶段,诸多体育行业的人士及跨界人士进入体育培训行业,尤其是伴随着2014年国务院颁布“46号”文件之后,各家体育培训机构涌现。但是有很多机构并非侧重于打磨自身产品,而是一进入行业就“抢场地”,抢完场地之后“抢教练”,违背了整个体育培训的行业规律,看似热闹的背后实则“乱象丛生”。

第三个阶段,行业在经历了“场馆、教练”红利期及“虚假繁荣”期后,近两年各家体育青训机构开始纷纷调整战略、寻求创新。

兰博文体育创始人相九州作为行业发展亲历者,同样在这三个阶段中尝试、探索、求变。而不停求变就意味着业务会不断更迭和增减,忍痛断臂的背后是新业务的兴起及造血机制的建立。

“体育培训机构发展的三个时间节点”

“培训、场馆、赛事不是同一件事情”

不同赛道不同玩法,反思之后做减法,聚焦体育培训。传统体育培训行业相较其他素质教育品类培训机构的发展比较特殊,体育培训天然富有竞技性,需要用较大的场馆来承接赛事和培训。

但是要想做稍大点规模的体育馆,动辄就需上千万的投入,兰博文这些年也投了一些几千平方的体育场馆,涵盖有赛事及场馆运营,同时也投了一些功能性小场馆做连锁店。但是后来发现赛事、场馆运营和体育培训完全是不同的赛道,有着不同的运营逻辑。

在这期间大场馆分散了我们不少精力,也走了些弯路,后来我们开始逐渐做减法,重新聚焦于体育培训的本质,以教学产品及服务体验为核心,围绕小场馆场景来打磨自身单店模型,做标准化流程管理,建立完善的服务体系。因为单店模型不仅仅可以形成服务闭环,而且从财务模型、业务模型各方面来说,都更加可控。

兰博文体育自2012年创立以来,为顺应时代发展和市场需求,经历了哪些“阵痛”转型,现阶段又制定了怎样的发展战略?

“场馆、教练”红利期及“虚假繁荣”期后,青训机构纷纷调整战略

“面向较高年龄层的传统青训是一门很差的生意”

未来体育培训的主战场一定是在幼儿体育教育。传统体育培训行业门槛低,场地不稳定、教练不稳定,整个行业没有竞争力,你刚做什么,在这个行业中就有跟风者。而面向较高年龄层特别是3年级以上孩子的青训更是如此,同质化严重、场馆坪效低,家长也无从评判课程的专业性,并且在中国应试教育体制下,孩子很难1周来机构3次以上。可以说,面向较高年龄层的青训是一门很差的生意,除非有能力解决孩子训练时间及教练、场馆的问题。

而且青训的定位也存在问题,更偏向于竞技体育。兰博文体育虽然有奥运冠军股东,但并不是想培养奥运冠军,因为这是体校干的事,我们是想通过体育这个抓手让孩子从体格、性格、人格全方面提升,养成一种健康的终身运动的生活习惯,当然也会为运动能力强的孩子提升上升通道。

所以体育培训机构做的这件事到底是体育训练还是体育教育?个人觉得应该把机构定位成教育公司,着重在教育产品、内容上下功夫。而且未来体育培训机构面向的用户年龄层一定会下沉,更偏向于小学三年级以下。因为相比高年龄层的孩子而言,3-10岁孩子的时间更充裕。其次,80后为主的新生代家长对于体育教育的认知更深刻,对于子女体育教育的投资决策时间更短。

当然,体育培训本身是个非常宽的赛道,不论大众还是小众项目,运动项目之间的差异性非常明显,各项目本身对于场馆、教练、标准化等要求不同,经营难度也不尽相同。

创业模式的转变:从线上到线下,从轻资产到重资产

体育培训机构发展有3个阶段:2010年左右是第一个阶段;2010年-2014年是第二个阶段;2014年-2017年是第三个阶段。

两点建议

体育培训看似门槛很低,想要做好其实壁垒很高。行业到了拼标准化的时候了,洗牌会加速。

整个行业经历了几个周期的发展,已经到了拼标准化能力的阶段。如果具有一定规模和标准化的企业想要拓展加盟店的话,你的加盟商最好在当地有一定资源,因为体育培训相对而言短期内并不是暴利行业,需要有情怀同时有耐心。但是有资源启动的话会比较好一些,因为花钱就可以租到场地,但是没有资源的话就很难解决一些问题,比如在当地有体育院校资源的话,就可以解决教练的问题,有教育系统资源的话则可以解决生源问题。除非你的总部本身直营能力就很强,从课程体系,营销体系,服务体系,运营体系非常完善,能够给予加盟商全面的帮扶。

学习其他成熟行业的成熟经验。保持开放心态,真正的竞争对手是昨天的自己

近几年,有诸多资本进入体育培训行业,他们进来后对整个行业进行了一番洗礼。不仅仅为机构带来了资金方面的支撑,也带来了其他行业的成熟经验及运营模式,因而在这个阶段有些体育培训机构逐渐规范化运作,有些体育培训机构则面临着淘汰,这考验着管理团队的跨界学习能力。

除了资本方外,也有许多跨界人士入局,有电商行业从业者、零售行业从业者、K12行业从业者,他们带着较为成熟的管理经验及运营经验进入体育培训行业。看起来这些人是你的竞争对手,实则不然,只要你保持开放的心态,他们可以教会你很多,而真正的竞争对手则是你自己昨天的产品、昨天的服务和昨天的想法。

相关推荐:

成长的烦恼,青少年体育培训平台如何在小众体育的“大”市场爆发

政策赋能,体育产业迎来万亿级消费市场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各工作岗位将被AI取代的概率

制图员和摄影师 电子学家 建筑造价师 计算机硬件工程师 石油工程师
采矿和地质工程师 电气工程师 核能工程师 景观设计师 生物医学工程师
土木工程师 建筑师 航空航天工程师 化学工程师 机械工程师
教育综合体育观点评论行业观察观点评论行业观察兰博文体育体育培训青少年相九州

图片 3广告
WIM2019女性创业者论坛,她们眼中的创新和未来,期待与更多教育同僚共同见证,12月7日,我们北京见!

兰博文体育创始人相九州说:“2007年我从体育培训电商平台创业,2013年我转战到了线下,成为了一名深耕体育培训的创业者,10年来我所经营两家公司的业务都与体育培训息息相关。”

目前市场上规模相对比较大的机构大多在第一个阶段创立,在体育培训行业内已积累了10年以上的时间,但是也不排除少数一些打法先进、相关配套资源丰富的机构后来居上。可以说,在这10多年以来我见证了体育培训行业的“原始期”“虚假繁荣期”以及“初步发展期”。

相九州之前创立的体育培训电商平台,并非服务于第三方体育培训机构,而是将自己研发、打包的多种体育培训课程投放到淘宝、天猫等平台进行售卖,包括有篮球、足球、羽毛球、游泳等10种左右的体育品类课程。表面上仅是在线上售卖课程,实则背后需花精力研发教材以及整合线下教学场地和师资团队。

在第一个阶段时,全国各地区空闲场馆偏多、租金也便宜,因而这个时期对于对场馆要求比较高的青训机构来说是红利期。

不同于其他素质教育品类,体育培训对线下教学场景有着极强需求,课程研发、上架售卖课程的同时,还需积累师资和场地,以搭建完整的授课场景,相九州本人也非常清楚这一点,因而他趁着当时市场红利期,整合了南京当地的师资和场地资源。

到第二个阶段,诸多体育行业的人士及跨界人士进入体育培训行业,尤其是伴随着2014年国务院颁布“46号”文件之后,各家体育培训机构涌现。但是有很多机构并非侧重于打磨自身产品,而是一进入行业就“抢场地”,抢完场地之后“抢教练”,违背了整个体育培训的行业规律,看似热闹的背后实则“乱象丛生”。

相九州回忆,当时南京市场针对青少年的体育培训机构数量不多,可选用的场馆较多,而南京体育大学毕业的学生基数也可以支撑起校外体育培训机构的师资团队。在市场红利期下,电商平台的营业额曾在一年内达到了1500万左右,这样的成绩也成为当时南京市诸多体育培训机构热议的话题。

第三个阶段,行业在经历了“场馆、教练”红利期及“虚假繁荣”期后,近两年各家体育青训机构开始纷纷调整战略、寻求创新。

从2004到2012年,在市场和政策推动之下,体育培训行业迎来井喷态势的苗头渐露,众多玩家涌入体育培训行业。伴随着机构的增多,体育培训行业第一个红利期也在逐渐褪去,“抢场馆”“抢教练”成为体育培训机构背后的实际发展状态。

“培训、场馆、赛事不是同一件事情”

在低门槛和成本抬高之际,相九州意识到此时必须要转型发展,整合场地和师资已不再是自己的优势。于是,相九州尝试突破线上模式,逐步开始从线上转到线下、从轻资产向重资产转型,并于2012年成立了兰博文体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