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问:董路的足球小将盈利模式是什么,董路是小将们的经纪人吗?

图片 2

足球小将聚集了一批会踢球的孩子,他们不仅在国内的比赛中屡屡出彩,在上个月刚刚结束的广域星空杯德国国际青少年U10足球邀请赛中,也一举夺冠。不少中国球迷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中国足球的未来,徐根宝在看完他们的训练之后评价说,如果中国有十支这样的队伍,中国足球未来肯定没问题。

图片 3

邝兆镭突破巴塞罗那队防线。“足球小将”供图

这个民间的业余足球团体为何能捷报频传?他们的足球青训是怎么做的?中国足球应该怎么踢?为此蓝鲸教育对足球评论员、乐播足球创始人董路进行了专访。

相比较于传统青训的梯队模式,封闭训练,军事化管理等,中国足球小将在社会上得到了更多的关注。中国足球小将多次战胜过年龄相仿的俱乐部和职业梯队。相比这些球队,小将们在整体的套路上有些差距,由于集中训练时间较少,这一点也许不可避免,但是球员们更具特点和灵性,这一点球迷们都是看在眼中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球队的整体性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配合熟练度完全不输职业梯队。中国足球小将团队更像是一个大家庭,把训练比赛、教育、校园足球和职业足球很有效的结合在了一起,中国足球小将是一种青训模式的勇敢创新,是把足球和教育,以及解放孩子天性的有机结合体,最终效果如何,由时间来考证。董路曾通过自媒体,表达了自己的不甘心,同时也类似官宣,本次比赛是他最后一次带队足球小将U9这批孩子。之后将会请更专业的训练团队进行指导,这也是之前酝酿很久的事情,毕竟董路本身有自己的工作,还是公司董事长,每一次集训会消耗很多自己的精力,而且随着孩子成长,也需要更专业的团队,董路也觉得自己适合心理方面。董路的观点未必是最先进最精准的,但他的行动精神却是真正能为中国足球做贡献的。其实就算中国足球小将的球员,将来都没能入选国足,董路这个尝试,也足以被刻入中国足球发展的光荣榜上。董路通过利用明星影响力、商业宣传、网络直播、线下互动等一系列方式,将少年足球的影响推到了一个过往从未有过的高度。每次去某个城市比赛,都会有大量的观众粉丝前去观看这群孩子们比赛,而看网络直播的网友更是十万、百万计。这种宣传的方式,固然是董路团队的一种创新。但训练孩子们踢球,让他们热爱足球,让他们真正懂得足球,让他们享受踢球的乐趣,让他们在踢球的同时还不忘学习,这才是董路团队令人敬佩的地方。同时,令更多的家长也爱上了足球,或者说爱上了他们自己的喜欢足球的孩子。这对足球运动的普及,是非常重要的。

3月15日,周五。北京这一天天气极好。全国人民关注的焦点,集中在中午闭幕的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9岁小男孩朱尼奥关注的焦点,是下午两节课后,妈妈同意自己和小伙伴去距离学校不远处的一家购物中心“过周末”,“吃饭、看电影,轻松半天。”

谈起为何要创建足球小将,董路表示主要原因有四方面,一方面因为自己是资深球迷,热衷于足球的技术战术,在做业余足球的过程中,发现了它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7-10岁年龄段孩子的足球训练处于无人监管的环境,孩子们各自为战,缺少高规格、大规模、跨地域的高水平比赛;另一方面,孩子们踢球很纯粹,更有一种生活的感觉;而且,国家也在大力支持体育等素质教育的发展;还有一点,因为自己是个足球人,想做件有情怀的事。

每一个足球小将孩子背后的父母都很厉害的,当然孩子水平也要达到一定水平,同等水平下的孩子就要拼爹了。其他的就不多说了,脑补吧,中国足球现状从底层就是这样。

性格活泼的朱尼奥,是清华大学附属中学上地小学三年级学生。这所学校的前身是北京市海淀区清河第五小学,2017年被纳入清华附中教育集团,遂由清华附中接手承办,更名为清华附中上地小学(地位等同于清华附小),校址位于北京体育大学家属区里,学校占地不大,但招牌响亮。

足球青训背后的文化与教育

朱尼奥和小伙伴非常开心,这是他们春节后转学到北京来的第一次“放风”——虽然是周五,可购物中心人并不多,尤其他们这么大的孩子更是少见。要知道在北京市海淀区上学的孩子压力都不算小,特别是小学生。通常情况下,小学一个班学生将近40人,有一半的孩子,放学后的时间会被各种兴趣班和补习班占据,就算周六周日“赶场”的情况对家长来说也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坚定信念,支撑着家长们不辞辛劳地把孩子从学校的教室运送到另外一间教室。

中国的足球青训做了几十年,人才却越来越少,说明这个培养体系存在问题,据董路分析,问题主要有三:

朱尼奥只知道“海淀区”是一个“很牛”的区,全中国最有名的几所大学,都在这个区。朱尼奥其实运气真的好,能从广东省惠州市十一小金榜分校转学到北京市海淀区的“清华附小”,是因为自己踢足球踢得好,他跟了两年的那支名叫“足球小将”的球队,得到了清华附中的认可和接收——如果不出意外,朱尼奥小学毕业,就可以直升清华附中,成为清华附中学校足球队的一员。清华附中有个马约翰体育特长班,简称“马班”,身体力行传承着“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的清华名言。

  1. 孩子们从小没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高水平比赛。

《惊奇队长》和《童话大王》

2.
孩子们从小一叶障目,没有走出去,不知道同年龄段的其他孩子是如何踢球的。

转学过来已经3周,朱尼奥的生活就是家、教室和体育基地三点一线。每天下午放学,一辆中巴车会把朱尼奥和另外几个因为“足球小将”而转学到“清华附小”的孩子接到两公里外的清华附中神龙体育俱乐部,他们在那里接受一个半小时的足球训练。基地硬件设施极好,周六和周日,他们大部分的热身赛也会被安排在这里,这个“国家级青少年体育俱乐部”就相当于这批孩子们的“主场”。

  1. 中国缺少足球文化。

所以,好不容易“放风”的这半天,朱尼奥1分钟都不想浪费,VR体验,电动游戏,各种新奇玩意儿,都是男孩子爱玩的项目。玩累了还得吃,莜面村的“牛大骨”和“面筋”都让他过了好几天还念念不忘,愉快的半天很快过去,最后收尾的,也是一场男孩子爱看的电影——《惊奇队长》。

针对这些痛点,足球小将率先打破了地域限制,全国选才,选拔过程公开透明,用新媒体将孩子们的每一次集训,每一次比赛都呈现在观众面前,就像一场真人秀,能力至上。组队之后,不仅在国内,还会带领小将们去英国、德国、日本和韩国等国家参加比赛,让这群孩子们在小小年纪就能“行万里路,踢百场球”。此外,足球小将也具备教育功能。足球是最有力的教育并不是空话,孩子们在比赛过程中,可以学会表达自己,打开自己,能感受到何为集体主义精神,何为荣誉感,这其中也汇聚了鼓励式和挫折式教育,在整个过程中完成了对孩子们的社会教育。

“电影很好看,挺打的,看着过瘾。”朱尼奥说,“不过好像没看太懂。”

对于足球文化,董路表示,其实我国的很多文化、历史、人性、心理与足球的客观要求是相悖的,如何把这些相悖点转变过来是值得思考的。很多年来,我们并不清楚中国应该踢什么样的足球,我们在向很多国家学习,不同国家的青训有不同的特点,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我们却丢失了自己的独特性。

图片 4

足球是高度社会化的产物,和本国文化密切相关,就像各民族的舞蹈一样,应该具备本民族的特征,中国足球也应该具备自己的特点,就像一个优秀的企业背后一定有自己的企业文化在支撑,中国足球应该也必须要有自己的文化。

朱尼奥的VR体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郭剑/摄

那么,中国足球的战术方向和发展方向在哪里?战术方向,可以参照以往战争中的军事思想,中国人可以防守,可以扛,可以反击,所以中国人可以踢具备这种特性的足球,不一定非要大开大合;发展方向可以吸取改革开放的经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指明了中国青训的发展道路——走精英化路线。谈及足球小将的文化,董路表示主要有两方面:一.哨声不响,战斗不息;二.让每个孩子释放天性。

《惊奇队长》是根据漫威漫画改编的典型的美国科幻电影,这部影片赶在漫威影业10周年纪念之际上映,顶着观众审美疲劳的压力,全球票房迅速超出预期,而除了“英雄”和“拯救地球”这两项众多漫威IP的主旨,“惊奇队长”对“自我”的探求与认知也能引发观众一些思考与感慨。

何谓专业的教练

9岁的朱尼奥无法要求自己能够去理解一部美国科幻电影,事实上除了足球,他最爱的文学作品是中国孩子喜闻乐见的《童话大王》。

足球小将成绩的取得,是否源于其背后专业的教练团队呢?董路表示对于教练有不同的评价体系,从官方角度看,教练应该是“有证”的群体,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青少年教练和职业教练是有区别的。

《童话大王》创刊于1985年,郑渊洁30多年不间断在童话领域的创作,已经构成了一个奇迹般的“写作现象”,而他从童话作家到教育家的过程并不令人诧异,童话本来就具备极强的教育功能,这一点,和足球一样。

在这里需要明确的是对“专业”的定义。有证并不代表专业,最关键的是面对的对象,孩子在每一个成长阶段需要的教育是不同的,人也应该是不同的,比如幼儿园老师和高中老师,幼儿园老师面对的是一群婴幼儿,这时候陪伴教育的属性更强,但是高中老师面对的是一群要参加高考的孩子,教育方式自然不同。足球青训同理。

“我抄了很多《童话大王》里的好词好句,我觉得说得非常有道理,比如‘小时候有出息,长大未必就有出息’‘人生就是排队,从出生到最后,排一条很长的队’‘生和死其实是相通的’。”朱尼奥说,“看书让我去想一些东西,和踢球一样都让我很快乐,看书最快乐的是自己去想道理,踢球最快乐的是和队友一起战斗,赢球最好,输了也不要哭,哭也没用,也不能再改变比分。”

足球青训面对的是一群八九岁的孩子,对于这个阶段的孩子们来说,对教练在足球方面的专业能力要求并不是很高。世界上最好的训练方法两分钟就能拿到,但是拿到之后如何传递出去,并且能够在孩子们身上体现出来,这个时候就要涉及到儿童心理,如何与孩子沟通等问题,要让孩子们听清楚,而不是让成人听清楚,因此,让退役的职业教练来做孩子们的青训教练,结果并不一定好。所以,足球小将教练的选择,会更看重教练对孩子有没有爱,因为爱能解决很多问题,比如是否敬业、能否在艰难的情况下坚持下去。

朱尼奥还没有太多体验,很多时候球场外的眼泪,不该以“有没有用”来衡量,胜利喜悦的泪,和失意痛苦的泪,都属于足球的情感世界,只起到“宣泄感情”的作用,他这个岁数,只要知道自己在球场上该做什么并且做好,就足够了。就像他经常在比赛中做到的那样。

“虽然都说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但我们并没有解决也没有真正认识什么是专业。”董路对蓝鲸教育说到。在这种理解之上,足球小将在逐渐打破人们对“专业”的传统认知,树立新的对于“专业”青少年足球教练的理解,这个“专业”肯定是有别于成人的、职业的所谓的专业。

“业余比赛”的“职业范儿”

足球小将面临的困难

3月17日下午,应邀来和小将打“热身赛”的小伙伴稍微有些特殊——400多公里外的山东东营春晖小学足球队,坐大巴车5个多小时,来到京郊北五环外的基地,他们和天津“五环”的几位小球员联合组队,来挑战主场作战的“足球小将”。踢完这场热身赛,东营的小伙伴还要赶路回家,如果路上不堵车的话,他们回到家中,也要将近晚上10点,第二天早上还要照常上课。

虽然目前在国内“业余+民间”的足球团体中,足球小将的关注度很高,粉丝很多,但是它也面临着很大的难题。“缺钱。”董路说到,主要是因为没有办法让孩子们集中,这里存在着一些天然的阻碍,比如户口和学籍,孩子们来自天南海北,随着水平越来越高,当地没有能够匹配他们的资源,后续训练跟不上,一些孩子最后只能离开足球小将。由于小将目前没有集中,孩子们有时候只能一个月聚一次,但是足球有足球的规律,足球的规律就是天天在一起练才能有默契。

如果没有对足球那份真诚到近乎痴迷的热爱,这些素不相识的孩子不会在这个球场聚齐,拼命去控制绿草地上那个不停滚动的足球。

足球小将的经营模式是不收钱、不签约、不挖人,虽然目前主要靠赞助、广告、版权和周边产品来支撑其发展,但是长远来看,小将还是需要资本加持,不过董路表示希望资方能认同足球小将的价值,而不是只想从足球小将中赚取利益,尽管小将在发展过程中,很多方面都需要用钱。当然,肯定会给予投资商回报,不限于冠名、胸前广告、直播、微博等,目前董路的个人微博粉丝量为1450万,一直播粉丝量为1520.3万。

“来的路上还睡了一会儿,然后大家有聊天的,有看视频的。”东营的一位小伙伴童言无忌,“知道今天这比赛不好打,对手很有名,很强。”

“足球小将目前是被严重低估的。”董路说到,“首先国家在发展足球,给予了很多政策上的支持;其次,很多企业比如优酷、爱奇艺等都在投资体育;另外,青少年足球市场群龙无首,是一片蓝海,而且真正热爱足球的人会考虑到中国足球的未来在哪里,在孩子。”

东营春晖小学,在专业的圈子里,绝对不是“无名之辈”,多家职业俱乐部的“兼职球探”(小学和中学体育教师,基层足球教练),每年都会惦记着观看春晖小学的比赛,看看“今年有没有好苗子”,所以一家专业足球学校的教练听说了这场热身赛后告诉记者:“10岁、11岁的比赛,你看的这场,应该代表了咱们国内这个年龄段现在的最高水平了。”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蓝鲸edu”,作者许林艳。

图片 5

休息时,孩子们还会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足球小将”供图

无论是不是这个年龄段的“最高水平”,这场热身赛当中10岁孩子们体现出来的技战术能力,都让记者有些吃惊:算上门将8人制的比赛,有场上互相呼应的喊叫声,有边后卫接应门将的固定套路,有远射、铲球、前点和后点的拼抢,有守门员的飞身救险;踢中场位置的孩子,有前后衔接的意识,踢边路位置的孩子,有一对一突破的决心和能力,踢前锋的孩子,有误导后卫的下意识动作……

温暖的阳光,和煦的春风,一片光滑的绿荫,一群认真的孩子,投入的教练,还有场边默默注视孩子的家长——看这样的比赛,让人脑海里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念头:足球强国10岁孩子的比赛质量,不会再高出多少,中国足球的病根,也肯定不在孩子身上,所以“从娃娃抓起”这句话固然深入人心,但实际效果,却取决于“谁来抓”“怎么抓”“抓多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