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12月14日,在广东珠海进行的2019年中国足协中国之队“世奥杯”珠海国际足球锦标赛中,中国U22队以3比0战胜马里U22队。中国U22队首发球员在赛前。新华社记者邓华摄

近日,国务院足球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常务副主任、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一行27日在新疆乌鲁木齐进行调研。李毓毅认为,如今的足球青训要做到“三回归”,让小球员回归到家庭、学校和社会中。

李毓毅介绍,此举旨在打破过去体教“对立”的壁垒,打通一直处在闭合状态的两套人才培养体系,搭建有利于青少年成长的赛事平台。

  新华社北京12月23日电《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2015年3月发布。四年多过去,改革红利开始显现:关心足球的人越来越多,足球人口规模和结构有所改善,足球管理专业化水平逐渐提高,资金投入、场地建设、师资配置、制度保障等瓶颈有所突破,职业联赛关注度创新高。但与此同时,足球界仍存在一些新老困惑:改革并未完全按照《方案》推进,“多头管理”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社会对足球发展理念和路径尚未达成共识、形成合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在足球界尚未得到较好体现。

经过对青少年竞赛体系的改革与完善,今年的全国青少年足球超级联赛有了多支不同年龄段校园球队的身影,同时放宽了俱乐部U字头梯队球员代表校园队伍参赛的限制。

乌鲁木齐4月27日电国务院足球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常务副主任、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一行27日在新疆乌鲁木齐进行调研。李毓毅认为,如今的足球青训要做到“三回归”,让小球员回归到家庭、学校和社会中。

  红利初显——管办初步分离

李毓毅介绍,此举旨在打破过去体教“对立”的壁垒,打通一直处在闭合状态的两套人才培养体系,搭建有利于青少年成长的赛事平台。

经过对青少年竞赛体系的改革与完善,今年的全国青少年足球超级联赛有了多支不同年龄段校园球队的身影,同时放宽了俱乐部U字头梯队球员代表校园队伍参赛的限制。

  2016年2月,“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撤销,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成为社团法人,“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组织构架成为历史。长期以来,政社、管办不分一直是足协管理饱受诟病的顽疾,由此形成的“外行领导内行”等一系列问题,成为影响中国足球发展的阻力。而“脱钩”后的中国足协,管理体制初步理顺,按照《方案》在行业规划、机构设置、人员聘用、薪酬体系、外事出访、财务和市场开发等方面都有自主权,有望向着职业化、专业化和国际化的管理模式稳步迈进。

2015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至今,让更多的青少年走上球场成为足球改革工作的重要环节。李毓毅认为,尽管各界对于校园足球改革褒贬不一,但现在全国的2万所足球特色学校是中国足球的希望所在。

李毓毅介绍,此举旨在打破过去体教“对立”的壁垒,打通一直处在闭合状态的两套人才培养体系,搭建有利于青少年成长的赛事平台。

  地方足协改革启动,广州足协率先响应。中国足协完善会员协会体系建设,指导推动地方足协“调整改革、坚强组织”,实施“突破计划”,通过资金和政策扶持,促进会员协会健全组织管理体系和业务发展体系。发挥典型带动作用,确定江苏、浙江、四川、武汉、成都、大连三省三市为足球综合改革试点地区。各地足协通过事权调整、组织建设和资源整合等举措,带动了地方足球发展。

“目前,我们努力的方向就是要让学校也能走出优秀的球员。”李毓毅说,在足协与教育部的联手下,要力求做到学校周周有比赛、班班有队伍,逐渐形成校内打班级联赛,地区打校级联赛的校园足球基础。

2015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至今,让更多的青少年走上球场成为足球改革工作的重要环节。李毓毅认为,尽管各界对于校园足球改革褒贬不一,但现在全国的2万所足球特色学校是中国足球的希望所在。

  ——国字号喜忧参半

今年4月,中国足协公布了《全国社会足球品牌青训机构认定标准》,将通过分级考核推荐、第三方评估、实地抽查等方式,对社会足球青训机构进行评估。李毓毅认为,社会力量的介入,有助于进一步做大做强青少年足球人口。

“目前,我们努力的方向就是要让学校也能走出优秀的球员。”李毓毅说,在足协与教育部的联手下,要力求做到学校周周有比赛、班班有队伍,逐渐形成校内打班级联赛,地区打校级联赛的校园足球基础。

  加强国家队复合型团队建设,选聘优秀专业人才担任国家队训练总监,组建高水平的体能、科研、技术分析、医疗康复等团队,提升训练保障专业化水平。加强国家队管理和作风建设,引导国家队队员牢固树立为国家荣誉而战的拼搏精神。大力发展女足运动,实施
“铿锵玫瑰再绽放计划”,从组织管理、国家队、青训、竞赛、教练员培养、激励保障、宣传推广七个方面加大对女足扶持力度,构建女超、女甲、女乙三级联赛体系,将建设女足队伍纳入2020年中超联赛俱乐部准入标准,借助社会力量设立为期十年的女足发展专项资金,加大对女足的投入保障力度。女足发展环境和队员待遇有了较大改善。

“社会青训机构填补了校园足球周末、节假日的空白。一家好的青训机构,往往就能带动周边的多所学校,从而在当地形成良性基础。”李毓毅透露,已有上百家机构向足协递交了认定申请。

今年4月,中国足协公布了《全国社会足球品牌青训机构认定标准》,将通过分级考核推荐、第三方评估、实地抽查等方式,对社会足球青训机构进行评估。李毓毅认为,社会力量的介入,有助于进一步做大做强青少年足球人口。

图片 4

“过去的青训常常将小球员封闭起来,现在我们要让孩子们将足球当作一种爱好,让他们回归到家庭、学校和社会之中,做一个完整的人。”李毓毅说。

“社会青训机构填补了校园足球周末、节假日的空白。一家好的青训机构,往往就能带动周边的多所学校,从而在当地形成良性基础。”李毓毅透露,已有上百家机构向足协递交了认定申请。

  12月17日,在韩国釜山举行的2019东亚杯女足比赛中,中国队以1比0战胜中国台北队。中国队球员在比赛前合影。新华社记者张可任摄

全新升级的青超U19联赛中,新疆天山雪豹队目前四战全胜领跑A组积分榜。李毓毅认为,新疆的足球氛围历来浓厚,借助中甲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这一宝贵的平台,这里的青少年球员会有宽广的前景。

“过去的青训常常将小球员封闭起来,现在我们要让孩子们将足球当作一种爱好,让他们回归到家庭、学校和社会之中,做一个完整的人。”李毓毅说。

  不过,少赛一场的国足在世界杯亚洲区40强赛中与小组第一叙利亚差了8分,再加上主帅里皮突然辞职,国足晋级12强赛虽希望较大,但仍存隐患。国奥队将于明年迎来东京奥运会预选赛,分组形势不利,获得奥运资格前景堪忧。U19国青队时隔25年无缘亚青赛正赛。女足国家队在2015年女足世界杯和2016年奥运会上进入八强,2018年时隔16年再次进入亚运会决赛并获得亚军,在2019年女足世界杯上进入十六强,在即将到来的奥运预选赛上同样面临较大晋级难度。

全新升级的青超U19联赛中,新疆天山雪豹队目前四战全胜领跑A组积分榜。李毓毅认为,新疆的足球氛围历来浓厚,借助中甲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这一宝贵的平台,这里的青少年球员会有宽广的前景。

  ——联赛影响力提升

  2016年1月10日起,中国足协不再批准俱乐部跨省市转让。“扎下根”的俱乐部有助于足球文化的培育、打造中国俱乐部的“百年老店”。

  实施引援调节和俱乐部投入帽、球员工资帽、奖金帽等财务公平政策,严厉查处
“阴阳合同”,促进俱乐部健康可持续发展。

图片 5

  11月27日,在2019赛季中国足球超级联赛第29轮比赛中,重庆斯威队主场对阵武汉卓尔队。主裁判石祯禄(右)在场边观看VAR,随后判给武汉卓尔队一次点球机会。新华社记者唐奕摄

  中超、中甲联赛全面启用视频助理裁判(VAR),实行职业裁判制度。

  联赛影响力提升,2019赛季中超联赛现场观赛人数为560.1万人,场均2.3万人;境外播出覆盖全球96个国家和地区。联赛品牌价值创历史新高,中超联赛媒体版权卖出10年110亿元。中超联赛荣获2018年度亚足联“最激励人心联赛大奖”,今年首次登上亚足联公布的亚洲联赛积分榜榜首。

  ——青训有起色

  中国足协要求从2019年起,中超、中甲俱乐部至少建设U19、U17、U15、U14、U13五级梯队,中乙俱乐部至少建设U17、U15、U14、U13四级梯队,并组队参加青超联赛。出台
《中国足球青训体系建设“165”行动计划》等系列政策,建立“职业俱乐部青训体系、省级体育局青训体系、市级体育局青训体系、体教结合校园青训体系、社会俱乐部青训体系”五大青训体系为一体的多元化后备人才培养体系,加快布局国内、国际两类青训中心,构建
“五系一体、两心一赛”的足球青训体系。同时,改革中国足协青训组织架构,建立青训总监制度,实施“足球青少年人才海外孵化计划”“百名青训外教下基层计划”和“娃娃足球工程”,完善青少年运动员转会与培训补偿政策,夯实青少年足球人才根基。

  中国足协开展社会足球品牌青训机构认定
(首批154家),社会足球青训机构达近7千家,四年增长近3倍。在捷克、西班牙和比利时建立3个国际青训中心,与省市合作共建33个青训中心(含14个女足专项青训中心)。青超联赛建立以区域性、周末制、主客场为主的赛制,向社会和校园队伍开放,成为青少年足球人才发现和成长、足球文化培育和传播的重要平台。

图片 6

  唐山君贤足球俱乐部的教练杨刚(左)给小球员们上足球课(7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杨世尧摄

  中国足协执委马明宇预测:“从2009年龄段开始球员整体水平就很高了,能让人看到希望。”

  教育部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体育总局、共青团中央、中国足协等部门,成立“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2015年7月印发《教育部等6部门关于加快发展青少年校园足球的实施意见》,把发展校园足球作为立德树人的重要举措。截至目前,已在全国38万所中小学中遴选认定校园足球特色学校27059所,提前实现了《方案》中提出的到2020年设立特色学校两万所的目标,并设立校园足球改革试验区38个,遴选校园足球试点县(区)160个,布局建设“满天星”训练营80个,招收高水平足球队高校181所。

  ——“足球外交”显成效

  中国足协与法国、德国、比利时、捷克等21个国家和地区足协签署了合作协议,与国际足联、亚足联和欧足联建立合作关系,特别是今年与国际足联签署合作备忘录,成立联合工作组,全面深化在足球治理、技术发展、职业足球、竞赛管理、裁判培训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中国足球的国际话语权不断增强,2017年和2019年两次成功竞选国际足联理事,成功申办2023年亚洲杯和2021年世俱杯,为我国足球改革发展赢得有利的国际环境。

  中国足协连续第二年获得“草根足球激励级协会”奖。王霜当选2018年亚洲足球小姐。武磊两次入选亚洲足球先生候选名单,并在西甲西班牙人队有不俗表现。

图片 7

  11月24日,在2019-2020赛季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第14轮比赛中,武磊斩获本赛季西甲首球,帮助西班牙人队主场以1比1战平赫塔菲队。

  ——场地不断增加

  截至2018年9月,全国各级各类学校共有校园足球场地120960块。根据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出台的《全国足球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0年)》要求,“十三五”期间要新建、改建、扩建6万块足球场,其中校园里4万块、社会上2万块。目前校园新建、改建、扩建3.2万块足球场,到2020年还将新增28545万块,将超出规划50%。

  ——专业人才培养取得新成效

  创新专业人才培养体制机制,中国足协将C、D两级教练员培训下放各会员协会,释放了地方足协潜力,扩大了教练员培养规模。加强对校园足球教练员培训力度,为男女足职业球员举办教练员培训班。加强与国际足联、亚足联和欧足联的技术合作,成为亚洲第二个获得职业级教练员认证资质的国家协会。截至2018年底,中国足协共培训各级教练员48913人,其中职业级158人;各级裁判员人数也稳步提升,截至今年6月共有裁判员63671人,其中国际级31人、国家级329人。

  困惑犹在

  足改释放了大量红利,但也出现了一些新老困惑或问题,多名采访对象认为改革并未完全按照《方案》推进。

  ——去行政化不彻底

  一位中超投资人表示:“过去一段时间,中国足协更像改革前的足球管理中心。包括U23、国家集训队在内的政策其实都是国家体育总局直接决策。程序上不科学,随意性太强,未经过专业层面论证。”

  “中国足协决定事情需要周期和程序。如果直接行政干预,人家会觉得足球市场动荡、混乱,不能体现《方案》一张蓝图画到底的思路。”一位中国足协内部人士说。

  某中超俱乐部副总经理表示,U23和外援政策一个赛季多次变化,给俱乐部造成困惑和负担。“政策变化太快,投资人根本不敢投资。”

图片 8

  2019年3月26日,在马来西亚沙阿兰体育场举行的2020年U23亚锦赛预选赛暨东京奥运会第一阶段预选赛东亚区J组第三轮比赛中,中国国奥队以2比2战平马来西亚国奥队,晋级U23亚锦赛正赛。新华社记者朱炜摄

  受国家男子足球集训队训练营征召的球员放弃联赛,展开包括军事训练、拉练等内容的集训,长期集训却不练球。这种封闭训练的效果引起了一些社会质疑。

  在谈到如何定位脱钩后的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关系时,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表示首先要提升中国足协的依法自治能力。“双方需要在整个足球战略上保持高度一致。中国足协在足球的重大事项、决策上,应充分与体育总局沟通,听取其在国家体育战略方面的意见和建议。”

  ——职业联盟运营模式尚存分歧

  中国足协日前宣布,职业联盟预计年底前成立,但目前尚无确切成立消息。据了解,职业联盟运营模式尚存分歧——公司模式或《方案》中提及的社团法人模式。

  北方某中超俱乐部高管表示,如按公司模式运营,要有完整法人治理结构,并保证投资方利益。他期待联盟成立后能给俱乐部带来更多收益,提升俱乐部造血能力,减少对投资人依赖;建议把责权划分清楚,体现在足协抽调中超球员入选各级国家队等方面。

  一位地方足协人士建议,要保证政策稳定性,否则联赛商业价值会打折扣。中超为国家队培养人才是重要任务,但前提是它是一个健康成熟的职业联赛,要有职业思维和方式。

  ——体教融合需加强

  多名采访对象表示,虽然中国足协、全国校足办展开一系列合作,但竞赛、人才壁垒尚存,体教融合需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