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1月3日,日本著名的大学生长跑接力赛事“箱根驿传”完赛,青山学院实现了4连冠。

日本“箱根驿传”大赛。“在跨步跑出第一步前,自己永不孤单。不论是起跑时,还是跑完后,永远都有伙伴在那里等着我。驿传,就是这样的比赛。”日本作家三浦紫苑在《强风吹拂》中这样描述日本大学生长跑接力那种略带热血的“驿传精神”。如今,这样的跑步文化正在中国的高校间孕育开来。上个周末,包括清华、复旦、同济和天津大学等16所高校的跑步代表队,通过近一年的分站赛角逐,汇聚黄浦江畔。10名队员,100英里,每个人都为了“母校荣誉”在2017中国高校百英里接力赛总决赛上拼命奔跑。事实上,日本之所以有如此深厚的跑步文化并且能从民间不断为奥运输送优秀的竞技人才,近百年的高校“驿传”比赛功不可没;而现在,这样的长跑接力形式被“复制”到中国校园中,同样的跑步文化能否生根发芽?

图:网络 文:三木

中国观众对这项赛事并不熟悉,这是一项每年1月2日~3日在东京到箱根之间进行的大学生接力长跑赛,两天时间里,大学生跑者们要完成217公里的长跑,分为10段接力,去程和回程各5段。

图片 4

跑步产业领域的朋友最近有的忙,过了元旦这天假期,马上就是围观日本国宝级的运动盛会——东京-箱根间往复大学驿传竞走,也就是所谓的“箱根驿传”。今年已经是这盛会第96回,大学的学子将以每人约一个半程马拉松的距离分段接力参赛,去程和返程累积达到217公里;

参赛队伍有21支,包括20所大学及一支学生联合队,都是日本关东地区的学校。

上海海事大学长跑队。中国版“箱根驿传”,用跑步热反哺高校披着印有高校名字的绶带,穿着统一的参赛跑步装备,在冲向赛段终点时有另一名队友等待着,并且不断为前一名队友鼓劲,而当最后一名队员冲过终点时,所有队友一拥而上,振臂欢呼……这就是2017中国高校百英里接力赛在上海黄浦江畔留下的热血场面。或许那些了解跑步文化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样的场景像极了在日本关东地区每一年都会上演的“箱根驿传”。每年一月,在日本最重要的三场“迎新”活动中,压轴出场的就是大学生接力赛“箱根驿传”。

由于是接力赛形式,它就不仅仅依托于每个选手的个人能力,还更考验团队作战能力,包括人员的分配和策略制定、临场的指挥,当然还有那么一点点运势。在2020年的箱根驿传之中,青山学院以10:45:23打破赛会纪录夺冠。

日本校园体育IP悠久

图片 5

笔者身边不乏长期关注日本跑步领域、深陶醉于其文化的朋友,也不乏自费前往东瀛现场围观正赛的发烧友;箱根驿传之所以如此引人关注,或许和它独特的定位有关:你能从中看到感受到的,是很多人业已失去或者羡慕的——作为跑者,要快要强;作为团队,要精诚团结万众一心;作为学生时代才有的体验,那是很多人逝去青春之中所不曾拥有的体会…也正是有此因果,日本才无愧于亚洲乃至世界顶级中长跑强国,随着中国马拉松和路跑事业的发达,与日本的对比就越来越多摆上台面儿,而目前来看两者的差距依然肉眼可见。

但就是这样一项比赛,据称收视率能达到25%,与“红白歌会”并称新年期间日本最不可或缺的节目。

电影《强风吹拂》讲述了一群学生参加“箱根驿传”的故事。这场诞生于1920年的校际比赛,从神奈川县箱根町到东京大手町地分为5个区段,共计109.9公里,分两天进行。而观看这场比赛已经成为了日本人的一种仪式。拥有93年历史的“箱根驿传”无疑日本高校跑圈里最重要的赛事,但事实上,根据日本媒体报道,每年在日本各地,有超过1600场类似的校际跑步对抗赛。其中不少都有超过20年的历史。正是得益于这样的校园跑步文化,日本人才会迷恋跑步,而且水平出色。就以刚刚结束的日本上尾半程马拉松为例,62人跑进65分,50人进入64分大关。无论用哪种方法折算,这些选手万米水平都在30分钟以内。如今,“箱根驿传”的形式也在中国被复制。

人家的比赛再好也只能隔岸观火,还好早在2016年,国内就已经有一场本土化的“箱根驿传”:G100-高校百英里接力赛。我在此直接援引官网的描述便知——

不光媒体非常关注箱根驿传,会进行全方位报道甚至赛前预测,而且民众也视为年度大事。比赛时赛道周边往往围满观众,即使与学校没有关联的市民也会大批前来观赛。商业品牌自然会抓住这一宣传机会,比如青山学院就有专门的一线运动品牌专门打造“青山版”装备产品。

图片 6

高校百英里接力赛由每步科技于2016年3月发起,以日本“箱根驿传”为参考,结合中国的本土国情,通过精心策划和筹备,组织各大高校开展对抗赛,在大学培养精英学生运动员,宣扬大学竞技体育文化,利用城市的转播力量,提高赛事品牌魅力,激发全民健身的跑步热潮,造就全民关注的赛事盛宴!

除了跑步项目,日本在其他运动项目上也不乏备受瞩目的校园赛事IP。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2016年于琦玉世界杯球场举办的决赛,上座观众人数多达54090人,共有4144所高中足球队参与了预选赛,这项赛事已经举办了95届之多。

女队员梅捷。“其实正是因为想要来参加这个比赛,我们才在校园里组建了这样的长跑队,然后督促大家一起跑步。”在和澎湃新闻记者聊起参赛的经历时,上海海事大学的长跑队长吴达分享了队友的励志故事。在他们队里,唯一的女队员梅婕,最初连5公里都跑不下来,但由于热爱跑步也希望“为学校争光”,她就从3月份开始日复一日地训练,早上6点跟着老队员跑,然后每周还有两堂规定训练课……她就这样从5公里开始,经过了8个月,如今已经是能力出色的半马跑者。而在这场高校百英里接力赛中,梅婕的故事并非孤例。据主办方介绍,不少预赛中的参赛高校,都是因为这场赛事才在校园中组建了自己的长跑队,然后定期训练。“很多大学生现在就躲在寝室里玩游戏,但是因为组建了跑步社团,他们愿意拿出时间跑步。”这是吴达在带领队员训练的几个月里最切身的感受,“现在长跑队有100多人,而且还在扩大。”

算来今年的高校百英里即将迎来第5年,比赛的规模也在逐步扩大,和箱根驿传类似,高百也有一套相对复杂的选拔和竞赛机制:它并不完全面向在校学生,反倒是类似于校友跑步爱好者集会的形式,分站赛自每年3月开启,直到下半年才会公布最终总决赛的所在地;比赛本身是以10人一组接力的方式,每人约16公里也就是10英里,整体关门时间6小时,完赛即是高校百英里体验,正如它宏伟的名称,让人肃然起敬;最近两年,高百的战场上还有国际友人联队,比赛早早迈出了国际接轨的步伐。

日本的中学生比赛孕育了众多以体育为主题的动漫作品,比如中国读者非常熟悉的《足球小将》、《灌篮高手》,以著名的“甲子园”为背景的棒球主题作品更是数不胜数。

图片 7

当然了,高百是拒绝专业选手的,哪怕你稍微有些专业队背景;但在名单之中还是可以翻到一些熟悉的名字,比如2019年的北京大学-博雅战队,拥有著名的跑圈儿女神陶燕茹等人;清华大学队拥有李晨曦老师这样的体育产业人士;各大名校自然精英名字闪闪,笔者眼拙也就不一一罗列了;

大学生运动员屡创佳绩

复旦大学日月光华队。“这场比赛比箱根更有优势”民间跑步赛事“反哺”校园体育,可以算是这几年国内跑步热为大众健身带来的一份红利。不少高校学生因为跑步赛事的影响力开始自发组织起了跑步社团,而那些早就拥有了跑步团体的高校则变得更加专业,而且在训练上也更加科学。在这场中国高校百英里接力赛中夺冠的复旦大学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复旦大学的日月光华队”这支10人团队,背后其实是一支数百人的业余路跑集团军,名为“乐跑协会”。这支队伍聚集对路跑感兴趣的在校生、毕业校友以及教职工,成立两年来每周保持两练,每堂课至少两个小时。

作为本土化的“箱根驿传”,笔者以为高百的最大意义不仅仅是每年搞一轮选拔赛分站赛年底聚集精英们跑一趟,这一IP能否持续精细和专业化运营,以带动更多学生的孩子燃起对跑步的兴趣与爱好,才是更值得关注的。目前2020年的赛历也已经正式公布,第五年高百将再度从上海开启,更多的信息请参考官网:

中国其实做过不少打造校园体育IP的尝试,比如举办了10年后“夭折”的北大-清华百年赛艇对抗赛。

图片 8

愿高百的星火能够持续闪耀它的光芒,让更多的人健康地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