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押注 1

2020欧洲杯押注 2

央广网北京5月25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时下,“小胖墩”“眼镜娃”“pad宝宝”成为不少中小学生的“标签”,孩子们的体质下降也因此成为人们担心的话题。怎么拯救青少年的体质?近期,辽宁、四川、安徽、甘肃等多个省份出台政策,对中小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和体育学业水平考试提出要求,将体育纳入中考加分项,分值也在不断增加。
体育纳入中考加分项,这事该怎么看?相关负责人说,中考具有指挥棒的作用,将体育纳入加分项,会激励学生进行体育锻炼,从而拯救青少年的体质;一些城市的孩子反映,平常该不锻炼还是不锻炼,一般会在中考前突击训练,恶补体育欠账;而对此事有很多反对声音的,则是农村孩子的家长,有家长担忧,农村的体育教学本来就非常一般,体育纳入中考加分,会不会让农村考生输在另一条起跑线上?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党国英认为,部分地区用中考加分的方式,来拯救青少年的体质,这种做法欠妥,并且容易导致钻政策空子情况的出现。
党国英:身体固然重要,但是我们分析一下,身体素质的培养包括技能和体能两个方面,从技能上讲,它跟学校的设施有关系,所以就有一个技能上城乡学生的差异;体能跟生活习惯和体育活动有关系。在我看来,我们还是用文化课的考试来决定录取学生会更加公正一些。另一方面,这样的做法实际上是给徇私舞弊开了一个口子,造成了监督的困难,我们设计一种制度,不是说让它搞得非常复杂,然后再监督,最好是这个工作的本身标的比较明确,不容易钻空子。所以这个做法,还是不符合我们选拔人才标准的要求简化、要求明确的一个基本的原则。
我们需要的教育,是素质教育,我们希望培养的人才,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才,素质教育非常重要,体育锻炼必不可少。
但是另外一个方面,我们无法回避的现象是,相较于城市,农村学校的师资资源薄弱,体育设施匮乏,体育教师有很多是代课老师,有的学校甚至没有体育教师,发展乡村学生的体育锻炼面临着一些现实的难题。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党国英表示,城乡发展的不均衡,要求我们更需要重视公平,解决的办法,在教育方面,要适当的控制学校学生的规模,拥有进行师资投入的基础,并在这个基础上实现教育公平。
党国英:教育公平的做法可以有多种的考虑。一些农村他孩子走的所剩无几,比如我原先插队的地方,08年时全校的学生剩下了3个,这样就给教学质量的提高带来很大的困难。学校适当的集中是有必要的,同时要改善学生住校的条件,政府也要对收入低的农村孩子给于适当的补偿。再一个,有些农村地区学生还有一定的规模,对这样的一些学校,要加强办学质量的提高,因为农村学校学生规模和城市规模差不多的话,我们改善他们的师资条件,不会增加我们的教育负担。这些问题,根本上还是要对城市孩子和农村孩子进行平等的对待,在教育投入上要做到公正。

在姚明看来,“体育就是玩,体育教育不该被扭曲成技能教育,学生的身体素质,也不能简单通过分数去证明。”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做好2018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通知中有关体育的内容是这样说的:“要逐步压缩特长生招生规模,直至2020年前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继续清理和规范中考加分项目,尚未全面取消体育、艺术等加分项目的地方,要从2018年初中起始年级开始执行。”根据这项通知,包括体育、艺术在内的各类特长生都要在2020年之前取消,体育特长生加分将成为历史。

退役后,慈善公益在姚明工作生活中占的比重越来越大。

体育特长生是介于体育高水平运动员和普通学生之间的一部分学生,之前,政策规定体育特长生在中考中有加分的照顾。取消体育特长生加分的通知下发后,舆论哗然、众说纷纭。原来,集体项目的体育“特长生”里,大有滥竽充数之辈,甚至花钱买“特长”,现在取消“特长”扼杀了“不正之风”,但也同时扼杀了体育特长生体育锻炼的积极性······

姚明一直坚信体育的力量。

不可否认的是:取消特长生加分和招生,为遏制中考体育“送分考”创造了空间。

他认为学生的健康是国民整体体质水平的基础,通过增强身体素质,可以拓宽生命的意义。

首先,体育中考为“送分考”是不争的事实

一、一个坚强的意志,不可能建立在一个虚弱的躯壳上

2016年9月,教育部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意见》首次在全国范围内提出“体育与语文、数学、外语一起,成为中考必考项目”。但从目前全国的体育中考情况看,分值低、标准低较为普遍。当然,也有少数省份如河南、黑龙江等,他们在对体育中考进行积极探索,计划将体育分值提高到80分、100分,这是应该肯定和提倡的。

关于我国近些年学生体质健康的状况,我认为数据是科学的。

很多地方体育中考成了“送分考”,满分标准仅相当于《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的70分或80分的水平、且90%以上的同学考试拿满分。试问:同样列为“计分考”和选拔性考试的语数外,会出现90%以上的满分吗?如果体育中考是“送分考”,那么,无论满分多少分都毫无意义,也同时挫伤了体育尖子生的积极性。

我曾经看过一份中日韩三国青少年体质对比的报告,认为近20年来,尽管中国青少年学生的身高、体重、胸围等形态发育指标持续增长,但肺活量、速度、力量等体能素质却持续下降。

其次,体育也是一种“能力”要从考试分数上得到认可

“视力最低、体重最大,身材最高、体质最差”成为我国青少年的典型特征。

《通知》要求到2020年前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其中包括中考体育类加分。专家分析,取消特长生招生的好处之一,是可以使招生环境更加公平、合理。不过,从根本上实现教育公平,那就要让体育优秀孩子也能在中、高考分数上有所体现,让体育特长也能得到平等对待。

我记得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一个调查显示,中国糖尿病患者有9700万,是世界糖尿病发病第一重灾区,并且糖尿病发病呈现低龄化、加速化发展趋势。每年世界上都会有大量的人,因为运动不足而引发各种疾病甚至死亡。

事实上,体育中考分数不要说提到80分,100分了。就拿目前有些地区满分40分的标准来说,如果以等于或高于《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来执行,36分以上学生很少,24分以下学生也不多,在这之间的学生应该比比皆是。既然教育部取消了体育特长生加分和招生,是否意味着“送分考”的完结,考分呈现合理化“正态分布”,使体育特长生的体育能力在分数上能够得到认可?

楼可以造得很高,但是根基不打牢、偷工减料,那可能就是一个豆腐渣工程,就是一个“楼脆脆”。一个人活得再长,如果身体素质不行,天天往医院跑,那样的长寿又有多大意义呢。

第三,遏制“送分考”有利于促进学校体育繁荣

我认为完全可以通过增强身体素质,提高人寿命的质量,来拓宽生命的意义。

2016年7月,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在国际青少年校园足球邀请赛高峰论坛上说的一席话发人深省:中国学生要上14年的体育必修课,但绝大多数学生连一项运动技能都没有学会。14年的必修课为何学不会一项运动技能,学校体育课真该反思了”。

学生体质状况下降导致的最大危害,肯定是健康。这个要分层来看,一种危害是让人染上致命性疾病,一种是影响生活质量的亚健康状态。

14年体育课,大多数学生连一项运动技能都没有学会的说法是夸张了一些,但是,没有让学生养成锻炼的习惯却是实情。其实该反思的不仅仅是学校、体育老师、学生和家长,更应该是社会和教育的主管机构。

相比于前一种,后面的亚健康状态人群更大、危害更普遍、影响更长远,但更不易受到重视。尤其是对于学生而言,在学生时代就是亚健康状态,这种影响会伴随他的一生,会影响到社会甚至国家的方方面面,因为学生的健康是国民整体体质水平的基础。比如,刚才讲的征兵标准的问题。

在这1分能压倒成千上万的“唯分数论”时代,家长省下所有的钱用孩子的教育上,孩子省下所有的时间用在学习上,学校也是省下所有资源用在学生的培养上,一切的一切都是“分数”的指挥棒在导演教育这台戏。既然《意见》让体育成为中考的必考项目,做为教育的主管部门就应该利用这一契机,让“分数”这一指挥棒,吸引广大青少年学生走向操场、走进大自然、走到阳光下。

再有,体质下降对于意志的影响更值得注意。一名肥胖的青少年,耐力弱、肌肉不发达,长久来看,不仅易得病、易受伤,还会造成自信心下降,容易受到同伴的歧视,长久来看会造成性格孤僻、与人沟通能力下降等问题。这样的孩子在意志力方面令人担忧,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很多类似的亚健康状态的孩子身上。

第四,遏制“送分考”切实提高学生身体素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