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中国足协制定的关于外援和U23球员的新政一直受到各方瞩目,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足协正在酝酿折中方案来兼顾青少年人才培养与联赛品质的维护。具体方案为:1、2018赛季每家中超俱乐部累计注册外援人数最多6人,同时报名外援人数最多4人,单场比赛外援累计上场最多为3人;中甲外援注册人数最多4人,同时报名人数最多3人,单场比赛外援累计上场最多为2人。据悉足协意在确保国内各级联赛协调发展。由于中乙一直未被划入职业联赛序列,中乙球队在获得升甲资格后,势必要补充外援来满足新赛季生存发展之需。如参照原先“同时注册4人,登场3人”的中甲外援政策,升班马球队面临的压力过大,由此也可能造成不公平竞争。足协有关人士说,“中乙、中甲、中超相互间的衔接应该适度,落差过大不利于整个中国足球的发展。”2、足协或修改U23球员上场人数与外援人数必须相同的条款,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目前新方案已成型,其内容是,足协计划要求各中超俱乐部每场比赛至少安排1名U23球员首发登场,且每场比赛每队至少要有1名U23球员留在场上比赛。如果此方案获得通过,将可以顾及“培养年轻球员”的硬指标,同时还能防止个别俱乐部将首发的U23球员“闪电”换下的钻空子行为。
[没账户?马上注册]分享到:

原标题:增外援、减支出,中超联赛新规不折腾!
来源:人民日报图片来源:人民日报体育文丨人民日报体育12月25日,2019中超俱乐部投资人会议在北京举行,会后,2020赛季中国足协职业联赛新规也浮出水面。下个赛季,联赛在俱乐部注册、财务、转会、外援人数等方面都有调整。与会的俱乐部代表表示,新规调整比预想幅度小了不少,总体保证了联赛的连贯性,俱乐部可以在新赛季平稳过渡。财务确保健康根据2018年底出台的《中超联赛财务约定指标(2019—2021)》,2020赛季,中超联赛俱乐部支出限额为11亿人民币,薪资限额为总投资60%。2021年,支出限额和薪资限额将降至9亿人民币和55%。对此,16家中超俱乐部于25日联合发起了《2020赛季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俱乐部公约》,表示将“严格遵守并执行中超俱乐部财务约定指标,即‘四大帽’(注资帽,薪酬帽,奖金帽,转会帽),坚定不移地把职业联赛可持续性和平衡发展落到实处”。球员薪酬方面,国内球员在2019年11月20日之后签订的合同为新合同,税前顶薪不超过1000万人民币,入选国家队球员上浮20%。外籍球员在2020年1月1日之后签订合同为新合同,新签工资不得超过税后300万欧元。对此,中赫国安俱乐部总经理李明表示:“从去年(足协)颁布‘四大帽’之后,包括国安在内的各个俱乐部都在进行一些有效的、有目的性的调整。当然,国安执行这些规定确实存在一些困难,但作为一家有代表性的大俱乐部,我们会坚决执行。”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杨楠则表示:“作为中小俱乐部的代表,河南建业在薪资上只是极个别的球员需要调整,大部分球员都在规定范围之内。”转会释放活力下赛季的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将增加外援数量,以增强联赛观赏性和竞争力。中超联赛每家俱乐部外籍球员最多上场4名,报名5名,最多注册6名,全年累计7名。无论是首发上场人数还是注册人数,都比2019赛季有所增加。中甲联赛各队的每场外援报名人数从2名增加到3名,最多上场仍是2名,注册和全年累计注册4名。李明表示:“外援可以弥补我们国内优秀球员不足的现状。当然,这也使得各队的竞技实力更加平均,这对联赛的精彩程度很有帮助。”21岁以下(U21)球员转会在下赛季将完全放开,转会到国际足联其他会员协会注册俱乐部并效力一年以上的球员,本俱乐部
U21
转出球员以及本俱乐部拥有过首签权的球员不受5个转会名额限制。无年龄段限制球员转会名额依然被限定为5人。联赛报名方面,中超联赛报名首签权U21球员至少3人,中甲联赛首签权U21球员至少2人,中乙联赛U21球员至少5人。联赛比赛18人大名单可随时报名预备队或梯队1—2名U21球员。至于此前的U23球员出场规定,新赛季也有调整。中超、中甲联赛每场比赛至少保持1名U23球员在场上,中乙联赛至少保持1名U21球员在场上。中超、中甲俱乐部一线队报名球员入选国家队、U23国家队集训期间,所属俱乐部可享受U23减免优惠。此外,新赛季中国足协将在保留中超联赛预备队联赛的基础上,取消中甲联赛预备队联赛,成立赛会制的中超、中甲、中乙的U23联赛。规则有待细化会议结束后,将成立职业联赛联合工作组将细化新规。工作组组长董铮表示:“会议上公布了联赛发展的大方向,还有很多执行的细则、监管的细则,需要进一步落实。”中国足协介绍,职业联赛联合工作组由俱乐部职业经理人、律师、审计机构等专业人士组成,建立有关球员薪酬管理规范制度和处罚措施。中国足协将会同公安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外汇管理局等国家部委,严格财务监管,加大惩罚力度。据了解,违反规定的俱乐部将处以罚款直至取消注册资格的处罚,球员将受到禁赛处罚。根据新规,U21球员税前年薪不超过30万人民币,如达到出场标准则不受此限制,具体方案体也将由职业联赛联合工作组研究发布。此外,中国足协鼓励俱乐部优化股权结构,要求在2021赛季开始前完成俱乐部名称中性化。若未能通过中国足协认证,俱乐部将不被授予准入资格。上海绿地申花俱乐部董事长吴晓晖说:“新规出台前,中国足协反复征求了各个俱乐部的意见,也采纳了大家不少好的意见和建议,跟之前相比,是比较大的变化。新规也保持了规则的延续性,还是强调原来‘四大帽’的执行,在这个基础上,有针对性地作出一些微调和优化。此外,我觉得新规的可操作性强,导向比较清楚,是希望中国的职业联赛能够更加健康、持续发展。”​​​​

近日,中国足协《2018年中超、中甲联赛外籍球员注册报名人数规定》的草案出炉,近期将下发各俱乐部征求意见。最新方案提出,2018赛季每家中超俱乐部累计注册外援人数最多6人,同时报名外援人数最多4人,单场比赛外援累计上场最多为3人;中甲外援注册人数最多4人,同时报名人数最多3人,单场比赛外援累计上场最多为2人。

虽然外援调整幅度不大,但由足协提出的“从2018赛季起,中超、中甲联赛各队在参加联赛及足协杯赛期间,整场比赛累计登场的U23本土球员必须与外援人数相同”的新规引起业内广泛争议,足协不得不酝酿折中方案来兼顾青少年人才培养与联赛品质的维护。

年初限援令让俱乐部被动

在今年1月全国足代会期间,中国足协令人诧异地推出了旨在加大青少年球员培养力度、遏制高价引援等非理性消费行为的职业联赛新规。根据新规,2017赛季中超各队外援累计注册人数为7人,同时注册人数为5人,但单场外援累计登场最多为3人次。与此同时,中超每队必须注册至少4名U23球员,每场中超比赛必须有2名U23球员报名,其中1人必须首发。

由于新规出台前,绝大多数俱乐部引援工作已完成或临近尾声,新政引发的俱乐部外援资源浪费及U23球员补充的仓促显而易见,令大多数俱乐部叫苦不迭。而各中超俱乐部引进的亚足联外援受到的冲击最大,特别是许多韩国外援不得不在赛季中期离开中超。有些俱乐部虽能将“过剩”力量通过外租形式“消化”掉,但不少俱乐部却因外援身价及工资过高而无法将其出手,只能自行承受经济负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