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附中上地学校校长王殿军:校园足球体系应该与专业的俱乐部体系、职业球队培养体系交叉融合,培养应该纳入常规教育体系,不能把小球员过早隔离起来,只进行足球训练,不符合体育人才成长规律。作为学校和家长来说,需要坚持的就是让孩子按部就班融入校园学习节奏中来。

问:现在发展校园足球,缺少师资成为一个大问题,未来该如何解决这个难题?

从一个更大的范畴来说,校园足球的教育意义在于一种氛围、一种文化如何去营造。人人有足球、人人会踢球、班班有球队、校校有比赛,校园足球首先是发展一种体育文化,在我们学校,足球文化建设包括主题摄影、绘画比赛,留住比赛精彩瞬间;足球主题写作和演讲比赛,获取宝贵体会,把足球作为立德树人的载体;运动会开幕式足球主题展示,了解各国球队特点;还组织了花式足球表演;我们还有美术社团设计了足球艺术墙,在校园的走廊设计足球宣传板块,创设乐高创意区。

孙雯说,现在往往存在一个误区:搞足球、搞竞技体育,就是要胜利,胜利就是第一。但其实,对孩子来说,成长和学习比胜利更加重要。把我们的校园足球变成孩子社交技能学习的平台、孩子人格培养的平台,同时也是培养良好生活习惯的平台。足球的学校就是人生的学校,大家千万不要忘了这个初衷。孙雯强调。

家长问

踢球读书如何兼顾

孩子有足球天赋,但不可割裂正常学习节奏

姜富明也强调,校园足球的发展,踢球和学业必须齐头并进,更重要的是,发掘足球育人的教育功效。姜富明介绍说:未来,上海校园足球联盟将进一步以足球为载体挖掘体育的育人功能,使每个青少年在他们的求学过程中培养起热爱运动的健康生活方式,同时使参与足球运动成为体验、适应社会规则和道德规范的有效途径,促进学生身心健康、体魄强健。

从我在篮球上的培养经验来看,不让队员们离开常规的学生环境和文化教育,在课余时间接受专业训练,你问我能不能成才,我的回答是——能。而且他们会比一般的只知道打球的人更有智慧,斗智斗勇。

我们曹杨二中女足在过去22年间培养了13个国家队队员、16个国青队队员和33个国少队队员。我们在培养过程中发现,一些学生既可以把球踢好,也可以学习得很好。2002年,我们一个运动员没有靠足球加分,直接进了复旦大学。这告诉我们,小学初中一定要确保学业和足球兼顾,高中可以开始有职业化概念,但要给他们安排准备好不同的出路。

有足球天赋的少年,不要过早地隔离开正常的学习环境,这也是一种国际惯例,如果你让孩子过早地隔离开了,也没什么意义。孩子有足球特长,生活中要有足球,但不能仅仅有足球。他应该首先是个学生,是个有足球特长的好学生。校园足球体系应该与专业的俱乐部体系、职业球队培养体系交叉融合,培养应该纳入常规教育体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王洋:实际上这个问题对于小学和初中学生的家长,不必过分焦虑。不过孩子到高中时,很多家长确实要有所选择。

专家观点

孙雯:在目前缺少师资的情况下,我们专业足球运动员和教练员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我认为有两种:一是我们自己走进校园,给孩子们带去技术和知识,让他们享受足球的乐趣;另一种是帮助更多体育爱好者和体育老师一起为孩子提供足球的舞台。在缺少师资的情况下,我们更需要社会的力量。所以现在上海市足球管理中心正在尝试为社会上热爱足球的人士提供机会,开发上海市足协E级教练员培训项目。4月,这个项目就要进行初期讲师培训,之后再进行社会推广。

另外一个我认为体育特长不能够割裂学习的理由是,一个高水平的教练他必然是有高层次的文化修养和理解能力,这都离不开学习。不是会踢足球就会当教练的,从我的挑选人的经验来看,很多球踢得好却当不好一个好教练的原因就是,他们上学的时候文化课没学好、文化素养不够。一定需要漫长的教育过程来熏陶,把今天的有体育特长的孩子和队员培养得有素养,明天我们的体育教育和培养才会更好,有更多好教练,发展才是可持续的。

孙雯认为,要想成为高水平足球运动员,周期很漫长,基本上从5、6岁开始一直到17、18岁。整个成长阶段分为三部分:一是少儿足球阶段,强调快乐为主、享受足球,挖掘足球比赛的能力,体现灵敏能力和协调能力;二是足球寿命的黄金时段,称之为专业训练准备阶段,在这个阶段,整个生理、心理对足球运动员都很关键,如果这个阶段能打好基础,对今后起到决定性作用;三是专业训练阶段,从生理发育期来说,此时已经成熟了,这个阶段需要更多投入,比如有些著名球员在17、18岁就已经参与世界杯比赛。

学校和家长都要有这么一个意识,坚持健康第一,把足球作为立德树人的载体,积极推进素质教育,促进孩子的全面发展,健康成长。

区楚良:其实很多东西是不能复制的。我们要知道我们缺少什么,并且根据自己实际情况制定计划,这样才能接地气,符合国情。比如很多初中学生5点半后才放学,之后再参加足球训练的时间就很难保证,在外国就不一样。不过,我们国家教育资源非常丰富,利用教育系统推动足球发展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我家孩子今年上初一,可能是我们从小就经常带他踢球,他现在显示出很优秀的踢球能力,很有足球天赋,现在有很多机会进行专业训练,他的体育老师和兴趣班的教练也都很器重他。我们现在很犹豫,不知道要不要把他专业培养、就走足球这条道路,但是孩子成绩也不错,请问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即使有很好的足球精英中心和足球学院,但真正成才的可能性也只有1%,所以,不论是足球专业人士,还是组织管理者,足球仅是人生的一个段落。年轻球员的成长舞台可以是足球学校+足球学院+精英中心,而未来的出口包括职业俱乐部、大学高水平运动队、大学普通学生、各类职业技术学院等等。能获得同等教育机会,未来能与同龄人一样面对人生挑战。对此孙雯感同身受。她曾做过体校学生,也遇到过很多困难。为体育生设想得更好一些,他们才能更出色。

前提是要广泛培养校园足球文化

孙雯

车范根

校园足球的发展是个大课题,如何改变缺少师资的现状,读书和踢球如何兼顾、如何选择未来的道路,针对这些家长和校长们关心的问题,专家们进行了解答。

不过,学校缺少足球师资的现状,成为推广校园足球的一大难题。姜富明介绍说,在市教委的领导下,面向全市中小学开展的全覆盖的校园足球活动指导员培训工作已经启动,每所中小学推荐1名体育教师参加,校园足球联盟学校每校推荐2人参加。希望通过集中的脱产培训,迅速培养一批能够上好校园足球活动课的体育教师,缓解足球师资短缺,实现在学校完成青少年的足球启蒙教育。

2015年,校园足球将成为中国校园体育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教育部出台推进校园足球发展规划的大背景下,上海校园足球也将迎来全新的发展前景。

在校园足球中,孩子是怎样的角色?谈及校园足球,孙雯说,我们的初衷就是把足球作为孩子教育的平台,不仅仅是足球学校,更是人生的学校。首先,孩子要快乐,其次是成长,接着是友谊,最后是公平竞争。球队是一个需要团结的项目,在这个平台上,孩子与孩子接触相处,建立友谊。而公平竞争也是校园足球所倡导的理念,在球场上遵守规则,比赛双方的孩子们相互握手,互相尊重,没有欺骗行为。

孙雯表示,想成为高水平的世界顶级球员,至少需要15、20年。

嘉宾观点

问:有不少运动员,到了初高中,发现足球这条路走不通了,他们该怎么办?

结束10年运动生涯后,车范根回到韩国,第一件事就是办韩国足球学校,第一期成员就是他的儿子。在他看来,7、8岁的小朋友拿着足球玩,做最简单、最基本的足球动作,然后到初中、高中和大学,建立一所系统的足球学校。25年前,韩国只有他这样一家足球学校,如今已经达到1000多家。现在在韩国,类似足球俱乐部会员制的足球教室比足球学校还多。个人的努力总是有限的,孜孜不倦一直做好一件事,相信上海青少年足球联盟也会取得很好的效果。对此,车范根充满信心。

互动环节

车范根:韩国和中国两个国家的教育体系比较接近,所以会遇到相似问题。25年前我回到韩国时,韩国的状况也是这样:要选择足球就要放弃学习。另一方面,足球培训费用很高,很多家长不舍得。而且当时很多教练从球员转来,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对怎样培养有潜力球员普遍没有经验。

上海将通过校园足球的开展,扩大上海市校园足球人口数量,夯实足球运动的发展基础;坚持文化教育与专业技能培养相结合,塑造具有良好道德品质、文化素养以及优秀足球技战术水平的运动员队伍。姜富明说,同时上海将继续开设多层面的培训课程,构建起具有自主特色的培训体系,并进一步优化竞赛体系的设计,打造品牌赛事,以赛事带动校园足球文化发展。

问:我们年轻一代的年轻球员和国外同年龄球员的差距在哪里?

车范根:中国有不少著名的球员和热心的教练。这些教练可以学习一下,如何吸引孩子们到足球场上,建立一个快乐、身心健康学习足球的氛围。这方面中国教练可以参考韩国经验。

车范根在韩国国家队时,一直带着这样一个疑问:相比足球强国,为什么我们韩国足球就做不到?他不断思考:为什么我们一直比欧洲足球队差,为什么我们不能进球,哪些地方存在差异?抱着这样的疑问,车范根背着背包去德国,到德国后他吃了一惊,在那里他看到7、8岁的小朋友就开始踢球,每逢周末打联赛,与成人联赛没有太大区别。一周中平时训练技术、体能、战术,到了周末就去体验联赛,看球技是否有提高。

如何弥补师资缺口

十多年前,车范根曾在中国深圳执教,感到中国足球有无穷无尽的潜力。在高峰论坛上,他和大家分享了韩国足球的经验,希望上海校园足球可以有借鉴之处。在全球时代,很多经验要共享,才可以共同发展。车范根说。

不管怎么样,足球可以让孩子体魄健康,让他自己充满信心、开朗、积极向上,这也是足球的优势。

在高峰论坛上,孙雯谈了她对足球后备人才的培养,以及开展校园足球的一些想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