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公共体育设施建设,既要扩大增量,又要盘活存量——今天,健身去哪儿

记者从宁夏体育局获悉,为缓解群众体育场地紧缺问题,4月1日起,宁夏符合对外开放条件的体育场馆实行免费或低收费开放。
据了解,经过多年建设,宁夏公共体育场、体育馆覆盖率已分别达到66.7%和88.9%,但仍然存在体育场馆建设分布不均衡、现有设施利用率不高等问题。今年4月1日起,宁夏《全区中小型体育场馆和学校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的实施意见》正式实施,符合对外开放条件的体育场、体育馆、游泳馆和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将实行免费或低收费开放,各级政府根据场馆类别每年给予一定补贴经费。据介绍,仅中小学体育场地设施对外开放,即可增加350万平方米运动健身面积。
近年来,宁夏根据健身人群的多元化、个性化需求,建设了58个社区多功能运动场,22个乡镇农民体育工程,23个体育公园项目,改扩建40个农村体育健身工程,对200个农村体育健身工程进行了提档升级。

针对体育设施需求高而利用率低的问题,专门做闲置场地共享的线上平台早已看到商机,但国家关于学校体育馆向社会开放的倡议提了十年之久,在一线城市之外真正落实的寥寥无几。

图片 2

近日,洛阳王城公园健身场地争夺引起广泛热议,反映出我国部分城市体育场地建设不足及利用率低下的现实。

数据来源:国家体育总局
艾瑞咨询《2016年中国全民运动健身行业报告》统筹:吴燕 制图:蔡华伟

从洛阳市体育局独家给记者提供的数据看,该市体育场地共计8721个,而2016年常住人口达到680万,以我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比例33.9%计算,洛阳共有230.5万人对体育场地有高频次需求。平均下来,264个人共用一块场地,矛盾由来已久。

爱运动的你,今天去哪儿健身?《“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将完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推进公共体育设施免费或低收费开放,确保公共体育场地设施和符合开放条件的企事业单位体育场地设施全部向社会开放。为解决健身“去哪儿”的问题,已有多地探索推动现有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记者对此进行了实地探访。

另外按国家体育总局统计,全国体育场馆中,学校场馆占比66%,但校园体育场馆开放程度不高。针对体育设施需求高而利用率低的问题,专门做闲置场地共享的线上平台早已看到商机,如提供场地预订服务和管理的趣运动、球友圈、动网体育和运动世界等。

公众日益高涨的运动健身热情,正在找寻更多的释放空间。为了方便群众就近健身,国务院印发的《全民健身计划》提出,推动公共体育设施建设,有效扩大增量资源,进一步盘活存量资源。

趣运动CEO关政罡告诉记者,管理体育场馆的系统在一线城市的应用颇为广泛,口碑效果亦佳,但二三四线城市的校园推广却难以落地。国家关于学校体育馆向社会开放的倡议提了十年之久,真正落实却一波三折。

八成人选择“户外公共场地”为主要运动场所

场地紧缺校门难开

晚上7点刚过,唐女士像往常一样来到家附近的南京师范大学仙林校区,简单热完身便开始沿着操场慢跑。跑道上,也不断有锻炼的人群加入进来。

记者注意到,我国不仅运动场地稀缺,而且利用率也很低,尤其是场地存量最大的校园。记者在洛阳市各大中学调查发现,多数学校虽在休息日对外开放,但只针对校内学生。洛阳市19中的篮球爱好者告诉记者,学校缺少体育氛围,圈子太小,大家更愿意在校外的公共场地和外人交流切磋,学校场地使用率不高。

近年来,随着我国运动健身人群持续增加,我国体育设施建设也逐渐加速。根据全国第六次体育场地普查,截至2013年底,全国共有体育场地169.46万个,比10年前翻了将近一倍。

类似情况不止洛阳,记者向运城、太原、义乌、北京、上海、保定、沧州、南昌等15个城市的部分中小学调查,只有少数可对外开放,大多数校方负责人给出的解释为,出于安全和便于管理,因此限制入校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山西省大同三中负责人表示,外来人员会带来安全风险。

体育设施尤其是公共场地的加快建设,符合公众期待。根据艾瑞数据统计,在2016年我国运动人群主要运动场所的多项选择中,近80%的运动人群选择了“户外公共场地”,位列第一,其次是健身房、家里、企事业单位、付费体育场馆等。这并不意味着户外公共场地更受青睐,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包容性更高。户外公共场地的经济、便利等特点,使它能够覆盖更多人群。

但体育运动的开展对人民健康大有裨益。国务院去年出台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强化学校体育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意见》提出,要积极推进学校体育场馆向学生和社会开放,缓解广大青少年和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体育健身需求与体育场馆资源供给不足之间的矛盾。类似文件还有《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关于推进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的实施意见》、《全民健身实施计划》、《“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等,都指出将校园运动场地向社会开放的重要性。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运动人群都像唐女士一样,身边就有便利的体育场地设施。数据显示,在具有高运动健身需求的城市,只有不到30%的场地可以利用。在人均体育场地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场地的低开放度,进一步加剧了场地资源紧张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