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今年12岁的何意是北京十二中一名初一学生。不久前,他刚刚通过由动吧体育在北京举办的中国足球人才库“天才少年”选拔计划第一期——直通多特蒙德总决赛的激烈角逐,从近2000名小球员中脱颖而出。几周后,他就要飞往德国,参加多特蒙德足球俱乐部为期两周的青少年足球培训。2016年3月份,何意曾通过北京国安的选拔,远赴捷克,与欧洲的小球员一起比赛。就在那次选拔赛上,小何意带球连过5人并射门得分,动作一气呵成,显示出过人的足球天赋,而在平时的训练中,他更是展现了超出同龄人的毅力。

6月1日-2日,2017中国足球高峰论坛在广州举行。体育产业生态圈也以独家体育商业媒体合作伙伴的身份,参与了这次会议。这些从事、观察体育产业、足球产业多年的来自世界各地的足球人,有不少推心置腹的话,想对大家说:

2015年,校园足球将成为中国校园体育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教育部出台推进校园足球发展规划的大背景下,上海校园足球也将迎来全新的发展前景。

何意的努力换来了让人羡慕的机会,似乎一切顺理成章,前途光明可期。然而,他的父母担心:小学阶段学习负担不重有时间每天训练,但升入初中后学业压力加大,孩子的足球训练该如何坚持下去?作为足球特长生,何意去年考入一所重点初中,就不知升高中时还有没有足球特长生这项政策?如果没有,何意将不得不像其他孩子一样抓紧一切时间去学习,那样就没时间训练了。更重要的是,没有了固定的训练,孩子的足球天赋会不会就这样被埋没?

中国足球高峰论坛系列是由开拓体育主办的品牌会议。2017年的中国足球高峰论坛上,参会代表来自足球领域的各个不同的分支,聚集了全球足球产业内的顶尖决策者和高管。包括本土以及海外的经纪人、俱乐部、协会、赞助品牌、资本、咨询公司、体育大数据企业、足球装备商、体育营销公司、媒体等等。体育产业生态圈也将作为独家体育商业媒体合作伙伴,参与其中。

快乐足球,阳光体育。日前,第12届上海教育博览会举行了校园足球教育高峰论坛。孙雯、区楚良、成耀东等一批知名足球明星,以及韩国足协副主席车范根等,畅谈对校园体育和校园足球的展望,并与在场观众热情互动。

何意家长的困惑,反映了现行教育制度下发展青少年足球面临的问题,踢球的孩子到一定阶段,就不得不在学习与足球之间作出选择:要么放弃学业,让孩子往职业足球运动员方向发展;要么按部就班考试升学,将足球作为业余爱好。

在中国足球高峰论坛,通过开拓体育的平台,国内嘉宾能够从来自海外市场的嘉宾身上学习国际成熟的经验,也帮助海外嘉宾更多的了解中国足球市场,携手合作,共同发掘新机遇。

嘉宾观点

当前,体育产业已成热门行业,足球更不例外。在国内,不少足球俱乐部加强了与欧洲俱乐部的合作,在国内成立预科班、在海外建立青训基地,并大规模向海外基地输送学员和球员,加强以教练员为主体的队伍建设。例如,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宣布将尽快完成U13、U14梯队建设,同时通过“精英100”招募计划寻找优秀的足球青训教练,并引入国外教练,培训招募来的国内教练。

2017中国足球高峰论坛

发展足球要有使命感

与足球俱乐部青训体系的快速发展相比,校园足球的发展则处于尴尬境地。中国足球人才库“天才少年”选拔计划的组织方——动吧体育是目前国内最大的青少年足球平台。动吧体育董事长兼CEO白强对发展校园足球深有体会。他认为,中国发展校园足球面临的不是“怎么踢”的问题,而是“为什么踢”的问题。中国踢球的孩子少,根本原因在于家长无法看到孩子踢球能带来可量化的回报,缺乏支持孩子踢球的动力。校园足球的发展该顺应现行教育体制,满足家长诉求,不能与教育脱节。

6月1日会议精华速记

车范根

2016年12月6日,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召开了招收足球特长生宣讲会,面向全北京市范围内招收男子足球运动员学生,引起众多家长的关注。宣讲会现场,就有千余名家长前来听会。对于绝大部分家长来说,上学才是家长们最关心的事情。如果有更多学校像清华附中这样,给足球特长生上学机会,相信会有更多家长支持孩子踢足球,这恰恰是中国发展足球的根基。

课题演讲:中国青少年足球训练理论思考与实践探索-恒大足校实证研究

十多年前,车范根曾在中国深圳执教,感到中国足球有无穷无尽的潜力。在高峰论坛上,他和大家分享了韩国足球的经验,希望上海校园足球可以有借鉴之处。在全球时代,很多经验要共享,才可以共同发展。车范根说。

恒大皇马足球学校则采用更专业的教育模式发展校园足球。学校按广东省一级小学、省一级中学及国家大学本科标准办学,实行文化学习与足球专业培养相结合、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相衔接的办学模式。文化教育由中国人民大学及其附属中学负责,足球专业培养由西班牙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派遣教练全权负责。毕业学生根据自身发展情况可以选择不同的成长成才路径,比如进入皇马等世界顶级足球俱乐部各级梯队成为国际球星,进入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各级梯队成为亚洲球星,或是进入国内外其他足球俱乐部成为职业球员。不走职业化发展路线的学员也可以进入国内外体育高等院校或综合性大学,继续求学深造。

恒大皇马足球学校校长刘江南

1978年,车范根第一次去德国踢球,那时候他已经感到亚洲足球的发展不可能是哪一个国家独树一帜,只有日本、韩国、中国亚洲国家足球共同发展,才可以和其他国家竞争。

2016年4月份,《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2016—2050年)》正式印发,强调发展校园足球的理念。《规划》提出,到2020年全国特色足球学校达到2万所,中小学生经常参加足球运动人数超过3000万人。2016年全国青少年足球工作总结会上公布的2017年青少年足球十项重点工作中的重要一项,就是为校园足球发展做好全方位服务,推动校园建立青少年足球俱乐部,使喜爱并愿意参加足球运动的学生在课余时间能够接受相对专业的足球训练和选拔。校园青少年足球俱乐部也将与各地青训中心接轨,为青训中心选拔输送接受系统专业训练的学生。

现在中国青少年足球的发展非常迅猛,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投身于足球的训练。中国到底需要多少人去练足球?外国朋友经常提这个问题,大家知道,任何体育项目到了顶尖部分都是很细小的部分,足球是淘汰率非常高的项目,有5%的成才率也就不错了,95%的小孩注定不能吃职业足球饭。我们应该考虑到这个问题,当我们吸引孩子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应该全方位地负责他的终身服务,就是培育,打造成才的资本,第一,为他成才设立一个通道,第二,为他走好通道提供应有的资历,人力,这是恒大足校要做的事情。

车范根在德国踢了10年球。在欧洲时,他去拜访在当地踢球的日本、韩国和其他国家的球员,看看他们有什么困难,或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作为球员、教练,在几十年的历程中,他有自己的经验和心得。

发展校园足球的目的不是为了培养众多球星,而是为中国足球的发展夯实根基。根基牢固了,上层的足球竞技才会有新惊喜,足球天才也才能层出不穷。

学生应该是全面发展,不能像以往的足球学校,只知道体育和足球,我们要将7方面结合起来,文化学习,足球训练,竞赛经验,医务监督,科学指导,运动营养,思想品德教育,恒大足校要将家,校,国连在一起,做人最基本的品德教育绝对不能少。

在车范根看来,发展足球这项运动,可能需要财政、教育上的投入,但最主要的是对足球的热情和爱,也就所说的使命感。上海的足球、中国的足球,若想与世界水平拉近距离的话,要从草根做起,必须要有愿意为足球付出努力的草根教练和管理者站出来。车范根相信:可能个人的力量不是很大,但如果有人愿意带头,就会改变很多人。

课题演讲:日本校园足球及青训带给中国的启示与成功经验借鉴

15年前,他在深圳执教过一年半,在这一年半里,他一直在考虑可以给他的弟子和队员们带来什么。作为教练,他想让队员们看到要成为优秀的运动员该怎么做,而他也用自己的行动来展现。15年后,他很庆幸:当时的那些队员现在都已成为主教练、助理教练或与足球相关的管理者。在深圳时,车范根也看到了中国足球无穷无尽的潜力,所以,他深信不疑,总有一天中国足球会在世界上占一席之地。

日中友好足球联盟理事长,三浦知良之父纳谷宣雄

车范根在韩国国家队时,一直带着这样一个疑问:相比足球强国,为什么我们韩国足球就做不到?他不断思考:为什么我们一直比欧洲足球队差,为什么我们不能进球,哪些地方存在差异?抱着这样的疑问,车范根背着背包去德国,到德国后他吃了一惊,在那里他看到7、8岁的小朋友就开始踢球,每逢周末打联赛,与成人联赛没有太大区别。一周中平时训练技术、体能、战术,到了周末就去体验联赛,看球技是否有提高。

对我个人来说,我开始接触足球开始,从开始踢足球来说已经60多年了。当时我做的不只是教育学生,首先是抓紧了在日本教育大人,也就是教练。我培养出了一批有爱心,有热情,对足球有研究的一批老师,教练。从1980年以后我们就带日本的小朋友去巴西进行训练。后来了大家也知道,我的儿子在巴西学习了两年,17岁的时候跟巴西的职业球队签约了,三浦知良。后来去到了意大利,现在是51岁了,回到日本横滨还在踢他喜欢的足球。

在德国的10年经验告诉车范根,小朋友一定要在很小时就开始接触足球。如果说小运动员不是从7、8岁开始接触足球,等到10多岁后再努力,就培养不出小时候踢球的那种感觉了。

我来到中国以后,听到了很多意见,有可能一些家长不让小孩子踢足球,因为会把学业放弃掉,有人说踢足球能不能出名,我个人认为足球有11个人,产业链也很多,有各种的位置去做,我也不太赞成学了足球就把学业放弃掉,因为学业也很重要,不过我们可以把足球作为很有意思的东西,可以把小孩子从手机,电脑上移到足球场上,踢一两个小时是很有利的,对身体也好,对学习压力也很有帮助的。

结束10年运动生涯后,车范根回到韩国,第一件事就是办韩国足球学校,第一期成员就是他的儿子。在他看来,7、8岁的小朋友拿着足球玩,做最简单、最基本的足球动作,然后到初中、高中和大学,建立一所系统的足球学校。25年前,韩国只有他这样一家足球学校,如今已经达到1000多家。现在在韩国,类似足球俱乐部会员制的足球教室比足球学校还多。个人的努力总是有限的,孜孜不倦一直做好一件事,相信上海青少年足球联盟也会取得很好的效果。对此,车范根充满信心。

中国开始需要提高对足球的关注,如何把产业做起来呢?我觉得还是要把环境先准备好,另外作为亚洲的足球金三角,中国,日本,还有韩国。这三个国家不进行交流,不进行切磋,不进行更多的比赛的话,这三个国家的足球是一直提高不了的。

成长和学习比胜利更重要

课题演讲:智利足球之路:从青训到2次夺得美洲杯冠军

孙雯

智利前足协主席Harold Mayne-Nicholls

在高峰论坛上,孙雯谈了她对足球后备人才的培养,以及开展校园足球的一些想法。

大家知道在智利是由英国引进了很多体育运动,比如引进了板球,橄榄球,但是英国和南美的差异并没有影响足球的发展。这个差异对于足球的发展并没有任何的影响。在1962年我们成功地举办了世界杯,当时吸引了9万名观众。对于智利在赛事方面是一个巨大的成功,我们在赛事中获得了第三名。接下来我们的足球俱乐部成为了全国上下最受欢迎的俱乐部,在1991获得了南美自由杯的冠军。

孙雯从高水平足球运动员培养规律的理解、开展校园足球的初衷,以及在后备人才培养体系中校园足球的定位三方面做了PPT演示。

我也担任了FIFA驻南美足联开发,2004年的时候我还参加了委员会的一些活动,也参加了2010年世界杯的视察活动,也参与了4届世界杯,3届奥运会,多次竞标赛的活动和视察。

孙雯认为,要想成为高水平足球运动员,周期很漫长,基本上从5、6岁开始一直到17、18岁。整个成长阶段分为三部分:一是少儿足球阶段,强调快乐为主、享受足球,挖掘足球比赛的能力,体现灵敏能力和协调能力;二是足球寿命的黄金时段,称之为专业训练准备阶段,在这个阶段,整个生理、心理对足球运动员都很关键,如果这个阶段能打好基础,对今后起到决定性作用;三是专业训练阶段,从生理发育期来说,此时已经成熟了,这个阶段需要更多投入,比如有些著名球员在17、18岁就已经参与世界杯比赛。

足球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我对足球的热情从来没有衰减。足球给予我太多的东西,我想回馈智利的足球。2006年11月我当选智利足联的主席,通过这个平台可以为足球做得更多。我们的足球组织并不是很严谨,缺乏透明度,也很混乱,不专业,所以才做得不是很好。

孙雯表示,想成为高水平的世界顶级球员,至少需要15、20年。

这是智利人最喜欢的运动,我们要制定计划去实现我们的目标,首先必须要有原则,有自己的价值观,有明确的计划才行。原则和价值观会引导我们的工作,也会给我们下一代的球手提供更好的指引,也要有更好的透明度,更好的团队管理,更加严谨的工作态度。

在校园足球中,孩子是怎样的角色?谈及校园足球,孙雯说,我们的初衷就是把足球作为孩子教育的平台,不仅仅是足球学校,更是人生的学校。首先,孩子要快乐,其次是成长,接着是友谊,最后是公平竞争。球队是一个需要团结的项目,在这个平台上,孩子与孩子接触相处,建立友谊。而公平竞争也是校园足球所倡导的理念,在球场上遵守规则,比赛双方的孩子们相互握手,互相尊重,没有欺骗行为。

课题演讲:中国:足球的下一个黄金国?

孙雯说,现在往往存在一个误区:搞足球、搞竞技体育,就是要胜利,胜利就是第一。但其实,对孩子来说,成长和学习比胜利更加重要。把我们的校园足球变成孩子社交技能学习的平台、孩子人格培养的平台,同时也是培养良好生活习惯的平台。足球的学校就是人生的学校,大家千万不要忘了这个初衷。孙雯强调。

上海体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国INSEEC商学院特聘教授刘东锋

即使有很好的足球精英中心和足球学院,但真正成才的可能性也只有1%,所以,不论是足球专业人士,还是组织管理者,足球仅是人生的一个段落。年轻球员的成长舞台可以是足球学校+足球学院+精英中心,而未来的出口包括职业俱乐部、大学高水平运动队、大学普通学生、各类职业技术学院等等。能获得同等教育机会,未来能与同龄人一样面对人生挑战。对此孙雯感同身受。她曾做过体校学生,也遇到过很多困难。为体育生设想得更好一些,他们才能更出色。

今天我们的足球的事业成为了一个热门的话题,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的两个最富有的人的图片,一个是万达集团的王健林,另外一个是阿里巴巴的马云,我相信国际友人都对马云非常熟悉,是在美国的最贵的IPO公司的创始人。两个人是轮流做中国的首富,今天他们也非常严肃认真地投入到体育的事业,特别是足球事业。

发掘足球育人的教育功效

大家都非常认同在2014年的时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一年,2014年改变了整个体育事业在中国的格局。2014年国务院政府推出了国家的发展战略,把体育赛事,体育行业当做一个非常重要的产业去发展,在我们看到国家的战略,把我们的体育产业,体育到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中央政府也把体育行业提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说明他们发出了一个信号,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信号。

姜福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