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扬冰上运动中心的出现对于南方地区冰雪运动的开展具有十分特殊的意义。近日,杨扬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专访,对于“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北冰南展西扩”的蓝图,她有着自己的实践和感悟。

属于青少年的赛事也应运而生。上海国际青少年冰球节、上海国际青少年短道速滑公开赛、上海市中小学生冰上运动会、浦东新区中小学生冰上运动会等,让更多孩子认识并了解冰上运动。在冰上运动普及方面,上海的探索也在全国范围起到示范作用。上海是最早开展冰上运动进校园的城市之一,也有上海市中小学生自己的冰上运动会。国内许多城市都来上海调研取经。

飞扬冰上运动中心的蓬勃发展,其实是上海体育执行国家战略大力开拓冰上项目发展的一个缩影。目前,上海共有13块成规模的冰场,包括冰球、花样滑冰、短道速滑、冰壶和队列滑在内的各个冰上项目,都已经在这些冰场安营扎寨。

对于在南方地区开展冰雪运动的感悟,杨扬说:“从发达国家看,南方地区完全具备开展冰雪运动的条件,如美国的洛杉矶,关颖珊就是从洛杉矶出来的,那里有全世界最好的训练中心之一,包括冰球、花滑等等,所以地域问题对于冰上项目已经不是问题。而且,中国的南方地区因为没有原有的体制限制,所以在体制上突破反而更容易一些。”

走进校园扩大冰雪人口

上海滑冰运动协会秘书长陈铫介绍,像飞扬、松江国际冰球馆这样冰上场馆的增多,各种世界级花样滑冰、短道速滑、冰壶等顶级赛事的举办,在潜移默化中培育着上海的冰上人口。需求多了,专业的培训也应运而生,成为冬季运动的助推力。

图片 1

五年运营冰上俱乐部,让杨扬收获很多感悟。即便五年运营权即将到期,她依旧坚持自己的底线和梦想,和追求快速出效益的资本主导型体育机构不同,我们培养短道速滑的未来之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位曾夺得58个世界冠军的传奇人物表示,不管未来发生什么,希望2022年有学员代表上海和中国,登上北京冬奥会的赛场。

在教练高鸣的带领下,10多个孩子,叽叽喳喳走上冰场,拉开冰场生机勃勃的一天。场边的告示板上,写着飞扬冰上运动中心一天的安排:9:15上南五村幼儿园,10:30新世界实验小学,13:00清流中学,16:00上中国际,18:15冰球06-07整个冰场,一直要忙到23时45分才关门打烊。

杨扬表示,他们场地的布局、俱乐部的建立等一系列动作,在北京决定申办冬奥会、体育产业46号文件出台等大事件之前就已经开始了。随着近年来全民健身和体育产业的蓬勃发展,飞扬俱乐部已经拥有了非常稳定的学员群体,再加上与周边学校合作开设的课程,以及承担政府的一些办赛任务,整个冰场已经处于饱和的状态。

从校园着手,体教结合做大冰上运动人口,这是上海体育的又一新尝试。

图片 2

“刚开始我们在学校推广时,还是很困难。他们会觉得冰上项目带着‘刀’呢,很危险,所以在前期推介时我们必须打消这些顾虑。”杨扬说。

2013年6月,首位冬奥会冠军、国际奥委会委员杨扬把自己的第二个家安在浦东,于三林体育中心成立上海飞扬冰上运动中心,运营国内第一座市场化的专业滑冰馆。践行北冰南展战略,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培育上海的人才,成为杨扬最大的期待。

申城有个北京冬奥会补给站

第四,在教学培训方面看,这么多年来,包括像我们这种社会化的冰场、俱乐部,也没有教学方面的技术规范,很多设施、服务的标准,基本上处于缺失状态。”

五年后,梦想照进现实:在新一期的跨界跨项短道速滑队国家集训队名单中,来自飞扬冰上运动中心的樊梓琪、马小琳和宋嘉华成功入选,开创了南方城市选手参加此类国家集训队的先河。算上此前入选国家队的李坤,目前有4名上海培养的短道速滑队员入选国家集训队,有望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做贡献。

有24年冰上运动经历的杨扬,两年前和姚明等一起,代表中国进行申办陈述,并见证中国成功申办冬奥的激情一刻。她说,党和政府一直高度重视体育运动发展,随着十九大召开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临近,我们冰雪从业者有责任普及推广冰雪运动的教育功能,让更多人参与,迎接盛事到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