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中国足协秘书长张剑一行,将于本周六凌晨,由北京启程前往巴林麦纳曼,参加在巴林麦纳曼进行的国际足联理事增选竞选。由于科威特法赫德亲王上周末突然宣布弃选,男性委员的竞选格局由“4选3”变为“3选3”,这意味着张剑作为候选人获得竞选成功几乎毫无障碍。

资料图:张剑。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对中国足协来说,张剑参选国际足联理事是为实现“全面发展中国足球外事工作,竞争男足世界杯承办权”等一系列远景目标所精心设计的“铺垫”。在参选前将近一年时间里,张剑已先后造访过亚足联及其30多个会员协会国、地区的足协,因此无论此次竞选成功与否,“主动出击”都有益于中国足协在国际足坛广交朋友,继而为中国足球在外事层面谋福祉创造有利条件。

北京时间昨天下午5点,在巴林麦纳麦举行的亚足联第27届全体代表大会会场里响起掌声。大会一致通过决议,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张剑与韩国人郑梦奎、菲律宾人马里亚诺·阿拉内塔3人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任期为2017年至2019年。尽管“3选3”的竞选格局会前就已形成,张剑当选只是履行程序,但在外事工作中遭遇的磕磕绊绊和“意外伤害”令中国足协对此次参选格外谨慎。张剑当选对于改善中国足协在国际足球组织“朝中无人”的窘况非常有益,也会带动更多中国足球人才进入各级国际足球组织,从而为中国足协在诸如“男足世界杯申办”等重要工作中争取有利条件。

法赫德亲王退选

“3选3”省了投票程序

大幅提升张剑竞选胜率

4月30日,国际足联原理事、科威特法赫德亲王突然宣布放弃连任。对此外电的分析是,“法赫德亲王受到了来自美国联邦法院对其贿赂亚洲官员的指控。”无论内情怎样,国际足联3个男性理事名额的竞选格局由当初的“4选3”变成“3选3”。从格局变化看,张剑胜选障碍已被扫清,只要他参选,就将当选。不过中国足协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对“意外”的警惕。要知道增选原计划安排在去年9月的印度果阿亚足联特别代表大会上,由于当时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允诺不参选,因此按照名额平分给亚足联各区域的惯例,张剑胜选几率非常高。但受国际足联各势力争斗影响,亚足联最终以“议程未能获得通过”为由取消增选流程,张剑参选一事也被无限期搁置。作为亚足联执委会临时观察员,他虽然能旁听会议,却不具备亚足联重大事务议事与决策权,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中国足协很尴尬。而此后郑梦奎重新参选一事则加剧了张剑竞选难度。因此即便法赫德退选,中国足协仍然担心意外出现。

今年2月2日,亚足联正式宣布将于5月8日在麦纳曼进行的全体会员代表大会上落实4名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的增选。中国足协秘书长张剑确认进入候选人名单,而参加竞选的还有菲律宾足协主席马里亚诺、谋求连任的科威特法赫德亲王以及“毁约”重新参选的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由于4个名额中必须有一个由女性委员担任,因此3个男性理事名额将在4个候选人中产生。

令人欣慰的是,在昨天会议进行到国际足联理事增选程序时,投票表决并没出现,这是因为只有3名获得竞选资格的代表参加3个男性理事的增选,既然不存在竞争,亚足联代表大会也一致通过3人的当选。随着掌声响起,现场大屏幕将包括张剑在内的3名新任理事名字展示出来,张剑和身边的中国足协外事部主任王彬才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就亚足联多年形成的利益争斗格局以及东西亚足球势力分庭抗礼的情况来看,作为原理事成员的法赫德亲王只要正常履行竞选程序,成功连任应该不成问题。不过就在上周末,法赫德亲王突然宣布弃选。对此外电的分析是,“法赫德亲王接到了来自美国联邦法院对其贿赂亚洲官员的指控。”无论内情怎样,“4选3”一下子变成了“3选3”,这无形中为包括张剑在内的余下3位男性候选人竞选成功提高了胜率。

张剑短期内难成“龙哥第二”

用一位熟谙亚足联处事风格的业内人士的话就是,“除非出现特别大的意外导致名额出现空缺,否则张剑当选已经没有什么障碍了。”

张剑当选国际足联理事看似顺理成章,但参选背后是中国足协和他本人艰辛的备战。在上周六前往麦纳麦前,张剑一直为参选拉票四处奔波。从去年6月首站巴林开始到4月下旬结束土库曼斯坦之行,张剑在将近1年时间里先后造访了亚足联及其30多个会员协会国、地区。应该说,除为竞选公关外,张剑还在亚洲足坛范围内交了许多新朋友。需要指出的是,在张剑确认参选前,中国足协现任领导团队中,扮演外事工作“箭头人物”的是2007年进入中国足协工作的专职执委林晓华。张剑能够迅速获得“盟友”支持虽得益于他出色的外语沟通能力和法律规则意识,但由于涉身足球外事工作时间有限,他与国际足联、亚足联等国际足球组织核心角色的沟通并不算密切,相互间信任基础也相对薄弱。

郑梦奎失信给中国足协敲警钟

有了解内情的人士评价说,“张剑能在国际足球组织上听懂、看懂,但因为此前人脉并不广泛,并不能在具体外事工作中给中国足协带来太多实惠。”由此不难判断,张剑想在国际足球组织深入打通沟通渠道,像浸淫国际足坛几十年的前中国足协副主席张吉龙那样成为在国际足坛有着相当话语权的“大咖”,尚待时日。不过,张剑的胜选还是为中国足协拓宽对外交流窗口,起到实质性作用。

虽然张剑此番胜选的前景令人比较乐观。不过回想起整个参选过程,中国足协却不能平静。按照当初东亚足球联盟“三巨头”中、日、韩三国足协高层的“君子协定”,在日本足协田岛幸三已锁定一个国际足联理事名额的背景下,中、韩两国足协曾围绕此次竞选设计了一套“利益分配方案”。

“申办世界杯”有望提速

也就是说,在中国足协原副主席张吉龙因身体健康原因同意将亚足联第一副主席职位“让”给郑梦奎后,后者允诺放弃国际足联理事竞选。然而在经过去年9月印度果阿亚足联特别代表大会“增选因会议程序被否”变故后,张剑竞选一事暂时“搁浅”,郑梦奎却趁乱重新宣布参选。

就在亚足联代表大会揭幕前几个小时,国内有消息曝出,中国足协已就“申办2034年男足世界杯”正式打报告。尽管这一传闻很快就被中国足协官方辟谣,但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中国足协确曾在内部提出过类似动议。去年秋天,也就是12强赛国足客场挑战韩国之前,中国足协就曾在内部提出“申办2034年男足世界杯”的想法。不过由于类似申办世界杯这样的重大事情,不仅仅需要中国足协的提出,还需要包括体育总局及政府其他相关部门的严格审批通过才能进入正式申办程序。而上述动议目前仅仅停留在中国足协内部,并没有上报给有关方面,因此传闻显得“操之过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