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缺少多名主力的德国队仍然夺冠

当德拉克斯勒将联合会杯的冠军奖杯捧向圣彼得堡的天空时,他成为了三天之内第二位带领球队获得国际大赛冠军的队长。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德国足球成为了世界足坛的焦点。3天之内,他们拿下两个重大冠军头衔。

阿尔诺德在周五做出了和德拉克斯勒相似的动作,他所在的德国U21青年队在波兰南部的欧青赛决赛中,击败了才华横溢的西班牙队。

▲A队世界冠军,B队联合会杯冠军,青年队夺得欧青赛冠军

2014世界杯冠军,2016欧洲杯四强,2009U21欧洲杯冠军,2014U19冠军,以及最近八年U17欧洲杯四次打进决赛并取得一次冠军。德国的各级国家队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从已经成名的球星到希望之星,都有着杰出的表现,但其实他们并非一直如此。

U-21欧青赛决赛当中,多名适龄球员被抽调参加联合会杯的德国青年队击败实力强劲的西班牙,第二次夺得欧青赛冠军;联合会杯决赛,多名主力轮休,由众多年轻球员和轮换乃至边缘国脚组成的德国队击败两届美洲杯冠军智利,历史上第一次夺得联合会杯冠军。有网友调侃称,FIFA世界前三是德国A队、德国B队和德国U-21青年队。德国足球恐怖的人才配置,也是很多人热议的话题。

其实,在2004年欧洲杯上,德国的声望跌进了谷底。2002年世界杯上,他们出人意料地打进了决赛,但是在04年葡萄牙的欧锦赛上,他们先后战平了荷兰和拉脱维亚,之后又败给了捷克,小组赛就打道回府。

德国队的胜利,实际上是十多年的良好规划和对此的良好执行带来的胜利,是一次从世纪之交开始、几乎对德国足球实行全面更新的足球革命的胜利。一个自然的问题是,德国足球的革命究竟是如何实现的?这其中的成功经验,又有多少能够为其他国家所参考借鉴呢?

“2004年,德国足球陷入了低迷,我们也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在两年前带领德国于巴西称王的勒夫回忆说,“我们说:必须在基础教育上投入更多,这样我们的技术就会更好。结果显示这个策略很有效,这都是从克林斯曼开始的。”

钱花在哪里?找天才,练天才

图片 3

▲青训中心都有清晰的目标

拜仁慕尼黑夏季新援格纳布里在波兰U21欧洲杯上。

看起来,如果要参考德国的模式,投入金钱似乎是最容易做到的一件事情。实际上呢?在夺得世界杯冠军之前的12年里,德国人建立了52个杰出的青训中心,366个地区教练基地,有1300名全职的职业教练向孩子们教授现代足球的基础内容。这些教练必须具备欧足联B级教练执照,在担任教练的同时承担起球探职责。

其实在2004欧洲杯的惨败之前,在克林斯曼倡导的改革开始之前,德国足球界的很多人就已经开始了革新的动作。

回到2002年,当德国启动这一巨大的青训培养计划的时候,德国足协每年投入4800万欧元,各职业俱乐部这方面每年的总投入也是这个数。投入金额每年逐渐增长,目前已经是原来的两倍了。这样高额的投资,或许是德国足球为了上世纪90年代错过的机会而付出的代价。

2000年欧洲杯对于德国来说也是充满了伤痛,日耳曼战车只打进一球,拿到一分,而这些足以让德国足协和德国足球联盟以及德国各家俱乐部痛定思痛。

▲2000年欧洲杯惨败

2001年,大家共同商讨决定,所有的德甲俱乐部必须要对青训营进行投资,否则就无法获得当年的联赛注册资格,第二年,德乙球队也运用了这个规定。

时任德国主帅福格茨曾经多次提出警告:德国没有新的青年才俊冒尖,球队躺在功劳簿上,很快就会被别的国家超越。早在1998年,福格茨就提出过一个规模更小版本的人才培养计划,但直到2000年欧洲杯的惨败,德国足球才意识到人才已经极度缺乏。

理论上这个方法大有裨益,但最关键的是贯彻的情况如何。从那之后,有超过十亿欧元的投资从战略上谨慎合理地投入到了青年球员的发展上。

人才被忽略则是另一个方面:后来打破世界杯进球纪录的克洛泽,21岁还在踢第五级别的业余比赛,这是因为只有很少很少的球探会去这个国家相对偏远或者籍籍无名的地区考察球员。

而且效果不仅体现在钱上而已,整个德国足坛真的开始对青训进行投入,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本来第三级别的赛事并不必须拥有青训营,但到了2015-16赛季,20支德丙球队中,有18支拥有了自己的青训营。

新的人才培养计划希望避免这样的现象,总监约尔格-丹尼尔说道:“如果德国本世纪最好的天才恰好出生在一个山后面的小村庄里,从现在开始,我们也会找到他。”

德国足球另一个成功的因素就是这个国家完备的球探网络。总计有超过300家球探中心,去搜索和培养年轻天才,他们可以源源不断地向德甲俱乐部提供足以成为国脚的球员,而这种走马灯似的快速循环也要多方都受益。

▲从青年才俊到冠军球员,路还很长

1300名至少拥有欧足联B级执教资格的教练,每年要去指导65万名年轻球员,这就很难让那些天才球员被人忽视了。同时教练员间的合作关系成为了他们的中心思想,2004年的时候,时任国家队主教练的克林斯曼提出了这个思想,如今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普及开来。

天才球员是一个要素,球探能找到他们是另一个要素,而还有一个要素就是培养。无论在草根还是经营层面,德国青训的大量投资都用在了培训教练身上,最高的一级则是各个职业俱乐部的梯队。教练的理念也在更新,不是一味强调“钢铁意志”,而是拥有更多变的阵型,启用更灵巧的球员。

“德国拥有八千万人口,但我觉得2000年之前,没人发现有这么多天才。”2013年,当时德国足协的体育总监杜特对《卫报》说,“现在我们注意到了所有人。”

想要复制德国青训的成功,俱乐部方面的这一关可能就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不是所有俱乐部都在乎培养本土的青训天才,他们不介意签下11名球员组队,更何况青年才俊本来就不必然意味着成功,想要保持耐心并没有那么容易。即便是像德国这样的人才井喷,也同样有很多青少年时期非常出色,但最终没能打出来的潜力新星。

图片 4

为什么德国球队就愿意投资青训?

拜仁的基米希是世界足坛的未来之星。

▲德甲联赛

【年轻人最好的平台】

如今,德国联赛的结构是这样的:德国足协负责国家队、国内杯赛和裁判安排,而职业俱乐部有自己的组织德国职业联盟,由它来运营德甲和德乙的赛事。不过这样的改变,其实时间并不太长。直到世纪之交的时候,整个德国联赛都是由德国足协来组织的,每个俱乐部都是它的成员。

勒夫在联合会杯上勇夺冠军,也充分说明了德国足球未雨绸缪的思想。

联赛与足协的分离更像是一种趋势,而非英格兰联赛和英足总那样的冲突或者敌意,因此在德国有一种较为普遍的理解:对德国足协有好处的东西,可能对俱乐部长期来说也是有好处的,比如国家队的成绩。举例来说,即便在降入德乙的2001年,弗赖堡队仍然响应德国足协计划,投入1000万欧元建设青训中心。

格雷茨卡22岁,基米希22岁,布兰特21岁,但他们已经有了丰富的德甲以及欧冠的经验。这三位球员本来都应该参加今夏的U21欧洲杯,不过国青队主帅昆茨手下有不少水平不次于他们,也知道如何在大场面发挥的球员。

▲霍尔茨豪泽的名言:“第19支德甲球队”

虽然没有他们,但在同英格兰的比赛之前,德国的首发十一人加在一起已经有了621次顶级联赛出场纪录,而他们的对手则只有434次。迈尔的32次欧战出场经验要比英格兰全队加一起都多六次,同时昆茨的队员总计已经在德甲出场了1122次。

2000年欧洲杯惨败之后,德国足协立即开始寻求帮助国家队的方案,这个行动小组包括了来自7个德甲俱乐部的代表,鲁梅尼格担任主席。当时鲁梅尼格表示德国队的惨败令所有俱乐部感到震惊,而时任勒沃库森CEO霍尔茨豪泽的说法更直接:“我们都需要看看国家队,把它当做德甲第19支,也是最好的球队。”

简而言之,在德国,年轻球员不但会被培养,他们也能获得自己的机会。

当然,不是所有俱乐部都和霍尔茨豪泽的想法一样,但这确实是德国足球革命中的一个关键点:联赛和足协以及国家队之间,没有太尖锐的冲突。

我们也要承认,德甲俱乐部的利润较低,因此同英超的俱乐部相比,他们在引援上无法一掷千金,这也是德国青训状况良好的一个原因,不过在德国的球队从不会心疼对青训营的投入。

▲基尔希危机

从2002-03赛季到2015-16赛季,德甲球员的平均年龄从27.1岁下降到了24.5岁,同时德国本土球员所占的比例从50%上升到了66%,而德国的俱乐部和国家队依然保持着竞争力,事实上,他们甚至变得更强了。

另一个因素,是缺钱。从2001年后半段开始,德国足球陷入一个财政危机阶段,也就是所谓的“基尔希危机”。从基尔希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开始,基尔希危机逐渐演化成席卷整个德国足球界的金融危机。

经常可以代表一线队出场,面对众多观众当然也起到了重大的作用。上赛季德甲的场均上座率达到了41500人,与德甲最接近的是英超,也只有35800人。

2002年4月,负债22亿欧元的基尔希集团宣布破产,这给了德国足球沉重一击,因为当时他们拥有德国联赛的转播权,并且拖欠了职业联盟至少8亿欧元转播费。非常依赖转播费的小俱乐部受到重创,大俱乐部也陷入财政的困难期。此前进行一系列大规模投资的多特蒙德更是严重受挫,险些在危机当中破产。

另外,举个例子开说,代表英格兰参加波兰欧青赛的队员们,大多数人都难以在一线队站稳脚跟,所以他们之前根本没有机会去适应这样的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