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押注 1

2020欧洲杯押注 2

2020欧洲杯押注 3

▲盘活中国体育场馆

纪胖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在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领域,积极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这对推进结构性改革尤其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加有效供给具有重要意义。

全民健身场地设施是促进全民健身广泛开展的基础载体和重要引擎。近年来,我国体育场馆的财政支出金额稳步提升,从2010年的67.96亿元增长至2016年的119.50亿元,年复合增长12.64%。与此同时,我国体育设施快速增长,2013年与2003年相比,全国体育场地总数量和每万人拥有体育场地数量接近翻番,全国体育场地面积和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增长约50%,成就显着。

或许在很多年之后,我们将会发现,就如同当下体育制造领域和流通领域发生的事实一样——中国体育场馆行业的升级转型,竟也是从一种看起来属于边缘地带的运营模式开始的。

在我国体育产业发展火热的今天,体育场地的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群众体育的开展。中国体育场地改革的方向,需要相关从业者的认真思考。

同时,我们也要清醒看到,我国体育场地设施特别是全民健身场地设施与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体育健身需求、推动健康中国战略实施的要求还有较大差距。据统计,2017年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比例已达到41.3%。在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群中,”缺乏场地设施”仍然是制约全民健身深入持续开展的主要因素。显然,”多渠道增加全民健身场所和设施”就是对这一问题的回应。

PPP模式于体育场馆行业而言,是令人既熟悉又陌生的经济专有名词。简单来说,它涵盖了一切政府和私人组织之间的合作形式。从中央经济工作指挥棒的角度看,这种合作形式,将成为未来场馆运营的主流思想之一。

2016年6月,国务院发布了《全民健身计划》,明确要求到2020年,老百姓体育健身意识要得到普遍增强,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要达到4.35亿人,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要达到1.8平方米。同年10月,《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发布,其中规定到2030年,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不得低于2.3平方米。

如何实现?我概括为9个字:抓市场、盘存量、优供给。

根据财政部PPP中心的统计数据,自2014年12月以来到2016年10月,短短两年时间,财政部PPP示范项目的数量增加了16倍,财政部PPP示范项目的投资总额增加了5倍。近两年来,从国务院、财政部、发改委、住建部再到地方政府,目前都在大力推进PPP模式一一体育场地的投资主体多元化趋势越发明显,主要由国家投资兴建体育场地的局面得到了一定的改观。

而根据2013年底发布的《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显示,我国每万人拥有体育场地12.45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为1.46平方米。相比之下,同期美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为16平方米,日本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则为19平方米。

一、抓市场

从长远看,政府和社会资本的合作,是有效解决财政资金短缺与人民群众对体育设施日益增长的需求之间,行之有效的方法,也是实现国务院要求在2025年之前,人均体育场地达到2平方米的必由之路。而参与PPP,将是现代企业当下的最佳选择之一;之于未来,PPP模式更意味着蕴藏着巨大的机会。

从数据来看,我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与美日发达国家的差距非常大,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群众体育、大众健身项目的发展。

发展全民健身场地设施,要着力发挥市场作用。我们长期习惯于一手发力,就是利用彩票公益金建设全民健身路径等设施,这是必要的。政府建设全民健身设施的着眼点是保基本,满足基本的公共体育服务。

从BT到BOT,中国近百万数量的体育场馆,一直在地皮、投资和运营三个方面摇摆。这其中绕不过的门槛,就是作为大业主的建设用地所有者——当地政府。

为了将中国体育产业进行到底,中国体育场地建设正在高速发展。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大量资金涌入体育产业,体育场馆数量不断增加。其中,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成为体育场馆、场地建设的生力军。

满足老百姓多样化、多层次的健身需求,更多的要依靠市场的力量。要引入社会资本,增加项目资金的数量,降低资产负债率,节省公共部门投资,缓解政府投资压力,减轻财政负担。同时,加快社区组织自治化进程,加强政府与地方的联系,形成政府与私人企业共同管理与经营,社区组织监督管理及负责后期服务的模式。英国伦敦市的社区体育场地设施建设就是由政府和社会力量的结合,社区组织共同参与的方式进行的,通过对社区体育中心场地设施的有效管理,合理安排体育活动,提高场地设施利用率,既方便群众,又减轻财政负担。

在多种合作模式兴起之前,国内体育场馆的兴建一直沿用“政府招标-政府运营”的传统模式。小如一个社区的街道体育活动室,大到诸如“鸟巢”“水立方”这样级别的城市地标性综合体育场。随着全民健身热潮的兴起,这种模式下的场馆利用率,不断被社会舆论所诟病。

根据财政部PPP中心《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季报第3期》公布的数据显示,仅2016年上半年,就新增35个PPP模式大型体育场馆建设,增速达到19.89%,反映了我国体育产业目前的火热程度。

二、盘存量

之前几年,曾有体育馆业主私下表示:大型体育场馆,开放就赔钱,不开赔得少。而与此同时,周边居民无处健身,运动热情无处释放的事情却屡屡发生。最近几年,这股批评的声潮,也在慢慢地向“非教学时间的校园体育场所的闲置问题”袭来。

商业模式是关键

发展全民健身设施,要着力盘活存量资源。学校体育场地,约占全国40%的体育场地,不应只停留在校园内开展体育活动,应建立一套共建、共管、共享的机制,为国家战略、全民健身作出应有的贡献。要积极创造条件落实《教育部
国家体育总局关于推进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的实施意见》,推广杭州等地学校体育场馆对外开放典型,努力实现学校体育场馆资源社会共享,增加全民健身场地设施。

PPP模式究竟能否解决这些顽疾?经过实践,不难看出,传统的“建设-移交”模式下的体育场馆,其终极目的,是建筑本身。PPP模式下,运营早已在招投标之前就纳入到未来规划之下。同时引入的市场经济和资方盈亏因素,也给予了投资运营方不小的压力:究竟应该如何吸引更多人前来使用场馆,并将流量转化为盈利?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在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领域,积极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

“要充分利用旧厂房、仓库、老旧商业设施和空闲地等闲置资源,改造建设为全民健身场地设施,合理做好城乡空间的二次利用。”赵勇副局长在对上海”翔立方”场馆设施考察时表示赞赏,”翔立方”是在老厂房基础上改造而成,引入社会资本,通过PPP模式运营管理,为市民提供近20种运动项目,承载起公共体育场馆的公益职责,免费或公益价格向市民开放体育设施。

这样的设问,在5月22日于上海举办的2017中国体育场馆设施论坛上,得到了答案。绿茵天地体育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深,围绕实际案例,发表了基于“固安模式”的主题演讲。

李克强总理指出,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对推进结构性改革尤其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加有效供给具有重要意义。

三、优供给

早在PPP模式尚未在国内推广普及之前,绿茵天地就未雨绸缪,大手笔投资兴建了固安市民活动中心,并运营至今。王深的演讲稿中,其中关于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充分发挥场馆自身基本运动功能的陈述,不断闪现出亮点。

改革包括劳动力、土地、资本、制度创造、创新等要素,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矫正要素配置扭曲,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更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需要,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发展全民健身场地设施,要着力优化供给。建设全民健身场地设施要同”体育生活化社区”、”15分钟健身圈”有机结合起来,因地制宜建设人民群众看得见、用得上的健身场地设施,努力实现每个社区和乡镇都有健身场所。

“1+1>2”,这是王深给予“固安模式”的总体评价。结合演讲内容,不难看出,这种模式下的政府体育场馆一方面满足了市民健身需求,另一方面解决了政府大型体育场馆运营经验不足的短板,此外,参与企业盈利。

体育场地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包括两个方面:体育场馆建设和运营。PPP模式解决了体育场地的建设数量问题,运营解决的是供给质量问题。而企业和政府分别作为主体所建设的体育场地,在运营模式上具有巨大不同。

要推广多功能、季节性、可移动、可拆卸、绿色环保的健身设施。要充分整合资源,在现有的公园建体育设施,建成体育公园,把城市里拆迁改造的空地建体育设施,有条件的在屋顶建体育设施,新建的小区必须配建体育设施。气膜场馆可以大展身手,气膜场馆作为可移动、可拆卸的场馆,具有施工工期短、使用寿命长,且更加节能、环保的特点。以朝阳公园4000平方米的网球气膜馆为例,一年的能耗是相同面积传统建筑形式一年能耗的1/3左右。

固安市民活动中心现已成为河北廊坊市范围内唯一现代化、专业化运营的全民健身基地。在固安市民活动中心项目上,从BT模式承建,到受托运营,履行政府职能,绿茵天地与固安政府建立了良好的互相合作机制,从而确保了这个政府主导的全民健身项目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最大化。从项目全过程来看,这就是一个政府、企业诚信合作,扩大公共服务范围、提升公共服务质量、培育健身习惯、增强民众体质的PPP模式项目,从项目实施效果来看,真正实现了政府、企业、民众三方受益。

政府主导建设的体育场地一般以大型活动、体育赛事为主,很少对外开放,而有需求的健身运动爱好者又缺少专业场地,供给与需求二者之间难以形成对接,这在很大程度上造成资源浪费。企业开发的体育场地大多以满足大众需求为主,运营更为灵活、弹性,劣势是缺少更多的资源和政策支持。

通过落实”多渠道增加全民健身场所和设施”,努力促进全民健身场地设施发展,助推健康中国战略的实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