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中国篮球的改革已经进入正轨,首先就是CBA的改革。制定好游戏规则对于现在的CBA来说是最重要的。”

目前这20家俱乐部平均每赛季各亏损3000万,拥有赛事开发权的盈方却狂赚3亿的现状,显然是不合理的。投资人改革的初衷,也并非是改变篮协在联赛中的主体地位,而是希望通过更加合理的改变,让自己获得本就应该属于自己的利益。

如果改革依赖的是一时的政策风向或者是一群人的个人爱好的话,那么这其中所蕴含的不确定性可能是中国篮球改革未来会遇到的阻碍。

中国篮协脱钩 地方能否跟上

从竞赛层面上,篮协应该继续扮演重要的角色,组织赛事、合理安排赛程,协调与国家队以及其他体制内单位的关系,仍然是篮协的优势。

今时不同往日,之所以姚明能够在 2017
年顺利推进自己的改革方案,是因为他掌握了更多的话语权。根据一些业内人士告诉《好奇心日报》的说法,姚明此次得到了来自“更高层”的支持,因此作为中国篮协新任主席的他在体制内能获得足够的实权,而非仅是一个虚职。

作为中国体育项目社团改革中的前锋,中国足协的“管办分离”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在改革初期,迅速制定未来的方向十分必要。

还有个例子更为极端却更有代表性,上赛季CBA总决赛辽宁球员与四川球迷发生恶性斗殴事件震惊全国,为了“维稳”,公安部门甚至考虑将CBA停办整改,CBA因此险些停摆两年。篮管中心副主任李金生连夜赶赴成都,从中斡旋,才得以让CBA总决赛顺利进行下去,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当年山西与北京的CBA半决赛上。

然而,当时的中国篮协并不喜欢这个方案。在整个 2016
年上半年,中国篮协屡次表态,拒绝姚明的改革方案。中国篮协竞赛部主任张雄于
2016 年 1 月 19 日在北京指出,中职联与中国篮协为推进 CBA
联赛职业化进程、管办分离等改革而成立的 CBA 公司不同。

在职责移交之后,中国篮球协会将全面开展国家队、联赛、青少年社会篮球等业务。CBA竞赛权和商务权授予CBA公司的相关工作也将展开。

改革永远不会一蹴而就,改革也永远不会水到渠成。我们都知道什么是好的,未来也会很美好,但是这个过程却是无比艰辛的。或许多年之后,回过头来看现在发生的一切,所有人都会成为历史的缔造者。

此外,由于 4
年一次的全运会的存在,各地体育局需要征调人手参加全运会,他们很可能会向俱乐部施压,要求他们放弃
CBA 联赛以便备战全运会。

在国家篮管中心与中国篮协脱钩的同时,篮球圈还有另一件大事。

这一点上,NBA就是我们很好的榜样,作为“非盈利”组织的NBA,赚到的每一分钱都会用于负担球员工资以及其他相关运营费用。这也是为什么随着版权费用的水涨船高,NBA球员的工资也大幅度提高。

4 月 28
日,姚明在南昌国际体育中心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确认了这个消息。其涉及金额不过
858
万元,这在中国体育界动辄几亿几十亿的各种投资中,是一个极其微小的数字,但它的影响可能是革命性的。

“即使姚明有很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也不能再‘人治’,而是要变成‘法治’。不论是经济还是赛事方面,都要按规矩办事。中国篮球改革的步子越迈越大,关键是能不能持续健康地走下去。”

然而该交给市场的权益,就应该放到市场中去,例如联赛商务开发权、媒体版权、甚至是小到各个俱乐部的着装权,都应该交给更加专业的人去做。从而真正扩大CBA联赛的影响力,切实增加俱乐部以及球员的收入。

最大的问题仍然来自于体制。尽管在顶层,篮管中心、中国篮协、以及 CBA
联赛公司已经在明面上完成了分离,但是在基层,一直是以体校以及各省市体育局为代表的举国体制,在维持着
CBA 联赛的运转。这其中,又以球员的归属权最为难解。

作为一个还没有完全商业化的职业联赛,“淘金”不是最重要的,但这是篮球改革的一个重要信号——由专业人士管联赛,俱乐部自主管理。

当你了解更多的真相,才是更加理性的态度。

信兰成

相比于中国足协,如今的中国篮协拥有自己的优势——姚明。在这位“金字招牌”的牵头下,中国篮球改革得到了许多球迷的期待。

就连姚明自己也承认未来的CBA联赛公司应该由篮协主导。

新的 CBA 公司能做好商务开发吗?

曾有地方篮协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中国篮协以前和地方篮协的交流几乎没有,很多时候是因为CBA比赛才有简单交流。地方赛事几乎都是地方篮协自行开展。”

而在NBA效力多年的姚明,自然就是改革最好的推动者。只有当参加联赛各个主体都满足了诉求,CBA才会合理健康的继续下去。相信,这也是篮协的愿望。

CBA 乱象,联赛的专业性亟待加强

同时,广东、上海、深圳、北京和辽宁五家俱乐部代表,与中国篮协派出的两位董事一起组成CBA公司的首届董事会,因此,可以说CBA俱乐部在其中占据主导权。

然而回顾整个事件,作为代表“传统势力”的中国篮协,遭到了更多人的口诛笔伐。甚至有激进者希望篮协彻底退出CBA,从而将CBA联赛改造成一个与NBA相同的民办联赛。

此外,CBA 球员的鞋子可以选用什么品牌更是一个谜。2012 年李宁成了 CBA
的主赞助商,CBA
球员的球鞋也统一换成了李宁。不过,也有个别球员个人选择和耐克签约,因此也有不少球员是穿着耐克上场比赛的。

“中国篮协可以像足协那样完全从体育局脱钩。但地方协会的脱钩,并不是想象的那样简单。”

虽然体育领域已经放开审批,但是举办大型赛事,要经过公安、消防、工商、税务等多方面审批,如果失去篮管中心这样的“体制内”单位协调,办赛难度可想而知。

如何平衡不同赞助商之间的利益,并保证每一个赞助商都不吃亏。这是一个大问题。即使是盈方这样的公司都因此而出过差错,刚刚接手的姚明和
CBA 公司能做好吗?

在如今的CBA公司,董事长是篮管中心主任李金生,副董事长由篮协主席姚明兼任,中国篮协全资公司中篮巨人广告占股30%,20家CBA俱乐部各占股3.5%,合计占股70%。

当然,你可能很讨厌篮协,讨厌他们官僚作风,讨厌他们的软弱不作为,你也可以骂篮协,骂人总是最容易的。但是你是否骂到了点子上?篮协是否真的一无是处?

在李宁赞助的前几年,由于李宁的工艺水准确实比不上耐克,出于保护运动员的考量,李宁允许耐克付一笔钱让自己的鞋出现在赛场上。但这两年,由于李宁认为自己的工艺水准有所提升,因此他们开始强硬地要求所有球员穿李宁上场。李宁和耐克的冲突就此爆发,也出现了易建联在比赛场上脱下李宁、换上耐克这样的尴尬场景。

中超在交由中超公司主导商业运营权之后,全媒体版权售出了5年80亿元的“天价”。而据资深篮球产业专家付政浩透露,CBA公共信号制作权的理想价位或许会在5年60亿元左右。

近期较为明显的例子是08-09赛季,CBA常规赛长达50轮,加上一周三赛的高强度,而像NBA那样的配套设施如专机、医疗恢复没有跟上,国家队球员出现大面积伤病。虽然这与男篮09年兵败天津未必有直接联系,但是却让篮协在CBA赛程安排上有所顾忌。

另一方面,此前 CBA
联赛在赞助方面的混乱也让很多赞助商看在眼中。他们也开始怀疑能否从 CBA
中获得他们想要的品牌曝光。

“这是我们在中国篮球改革道路上迈出的坚实一步。”在国家体育总局下发《通知》之后,中国篮协主席姚明如此评价。

不可否认,国家队成绩与联赛质量是有矛盾的。如果想扩大联赛影响力,就势必要增加比赛场次,延长比赛周期,但是如果这样,恐怕会压缩国家队集训时间,有可能会影响国家队成绩。

这样的先例并不是没有过。2014/15 赛季的 CBA 原定于 11 月 8
日揭幕,但考虑到国家队之后需要征战关乎里约奥运会资格的亚锦赛,篮协在同国家队协商后把比赛的时间提前了一个星期。为了留更充裕的时间给国家队,联赛从之前的两周五赛变为了一周三赛,两周下来比之前多打一场比赛以减少赛季需要的时间。

事实上,在中国足协改革的过程中,地方协会的改革就成为了一个难点。许多地方足协认为脱钩后没钱没资源,工作难以开展。这样的状况,或许也值得篮协提前考虑。

这也就解释了,即使18家俱乐部愿意,姚明也无法“另立山头”,而抛开篮协自己举行全国范围内的联赛。否则,中国男女篮将无法参加亚锦赛、世界杯、奥运会等国际大赛。

杨毅接着写道:“篮协新领导,联赛公司的董事们,各个俱乐部代表,云集北京,召开大会,一件件的商量。一商量,差异就出来了。”这一表态似乎是在暗示姚明提出的这些改革方案遇到了不小的阻力。

广东省篮球协会市场开发委员会主任张健强曾对《中国青年报》直言,国家层面的改革能否延伸到地方,会对产业和体制产生重大影响。

在这一点上,足球给篮球的示范效应更为负面。2005年中超公司成立,中国足球成绩却一落千丈。从04年亚洲杯亚军,到险些15年无缘世界杯亚洲区决赛阶段比赛。

此前,一些业内人士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都会提到 2019
年在中国举办的男篮世界杯,并认为出于举办好男篮世界杯,并且要让中国队在男篮世界杯取得好成绩的目的,篮管中心至少将会延续到
2019 年。

未来的路如何走,中国篮协有自己的思路和方向,但有中国足协改革的经验在前,篮协也可以有所借鉴。

但是毫无疑问,CBA改革确是迫在眉睫。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姚明未来要面临的最大问题。

一个半月前,姚明接任中国篮协主席。如今“管办分离”迈入正轨,中国篮球改革正以令人欣喜的速度前进。

另一方面,在中国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现有体制下,中国篮协同时也是国家体育总局篮球运动管理中心,他们背负着中国男女篮在世界大赛比赛成绩的压力。

要保证 CBA
联赛的健康运转,姚明就需要划清俱乐部与体育局之间的关系,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无论是俱乐部的运作、还是联赛的举办,都仰仗着体育局的关系。

不过,在改革的漫漫长路上,还有很多细化的问题需要解决。而此前中国足协改革过程中的一些经验和状况,或许能够对篮协的改革有所帮助。

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的相关规定,全国性质的体育比赛,原始权利均归所在协会。也就是说,CBA归属篮协,中超归属足协是《体育法》的规定。同时,无论是国际足联还是国际篮联均有明文条款,各国家地区协会只能有一个最高水平的联赛。此前,日本篮球就出现过两个最高水平的联赛,从而遭到了国际篮联的全球禁赛。在足球领域中,印尼足协也曾遭到过类似处罚。

而在眼下,CBA
联赛拉长赛程和国家队集训比赛任务之间仍然存在一定的制衡关系,所以,在接下来的
2017/18 赛季和 2018/19 赛季,CBA 联赛常规赛可能仍然需要继续保持 38
场的长度。

如今,中国足协已经在不少方面取得了进展。比如职业联盟已经准备成立,比如对俱乐部的要求越来越规范,比如青少年培养和赛事上的升级。而在篮球领域,新生的篮协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改革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分配联赛各主体在未来CBA产业链中扮演的角色。

如果是放在一年前,这种低价转让很有可能会被认为是“国有资产流失”。然而,据《体育大生意》此次的报道,中国篮协此前曾经将这一价格写入相关文件,并得到了上级批准。

2月23日,姚明成为新一届中国篮协主席

昨天,这场风波又有了最新进展,中国篮协建议授权篮协下属企业中篮巨人广告中心与中职联(18家俱乐部联合公司)合并,加上此前未加入中职联的浙江、山西两家俱乐部共同出资入股完成对公司的重组,在此基础上更名为CBA联赛公司负责CBA运营,篮协将CBA商务开发权交给CBA公司。在这个公司中,中国篮协占股30%,CBA20支俱乐部各占3.5%。毫无疑问,这套方案,与篮协之前完全否定“中职联”的态度已经有了不小的改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