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姚明当选中国篮协主席之后,在东京奥运周期担任中国女排总教练职务的郎平将兼任中国排协副主席。56岁的郎平是老女排“五连冠”时代功臣之一,退役后成为世界级名帅。在中国女排经历了伦敦奥运会周期低谷之后,郎平重新执掌中国女排帅印,并率领球队夺得2015年世界杯和2016年奥运会冠军。

郎平兼任排协副主席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的角色将发生改变。在新一届中国排球协会中,郎平将兼任中国排协副主席。这一新角色,将能够让郎平进一步助力中国排球未来的新发展。记者5月16日从中国排球协会了解到,增补郎平兼任中国排球协会副主席的报告日前得到上级主管部门批复,这也意味着郎平将在新一届中国排协中兼任副主席职务。此外,国家体育总局排管中心主任李全强也将接替徐利兼任中国排协秘书长。根据规程,中国排协将在随后按协会章程规定办理相关手续,并送民政部备案。自里约奥运会带领中国女排夺取冠军后,郎平将以何种身份继续在东京奥运周期助力中国排球,始终是业内外共同关注的热点。此前,中国排协聘请郎平出任总教练,使其得以延续上一奥运周期的成功经验,又为郎平本人做好身体康复,留出了空间和时间。从2009年归国后,郎平常年在一线教练员岗位上工作,非常熟悉和了解中国排球发展的现状和发展中存在的各种问题。与此同时,多年海外执教的经历也让郎平具备了广阔的国际视野,尤其对职业化发展程度较高的欧洲各国排球联赛有着深入的认识。郎平这种对内的熟悉与对外的广阔视野,无疑对于谋求职业化和市场化的中国排球联赛如何进一步做好深化改革工作会起到很大的帮助。此外,近年来中国排球联赛各俱乐部顶尖外援的引入,以及冯坤、朱婷等一流国手“留洋”多是郎平在幕后牵线搭桥。郎平在国际排坛上的丰富人脉,也将在中国排球未来大力促进高水平运动员“请进来”和“走出去”等方面发挥作用。此前姚明出任中国篮协主席,是中国篮协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此番郎平兼任中国排协副主席,是否也是中国排协改革的积极信号,值得拭目以待。

2009年归国后,郎平常年在一线教练员岗位上工作,熟悉和了解中国排球发展现状以及存在的各种问题。多年海外执教经历让郎平具备了广阔的国际视野,对职业化发展程度较高的欧洲各国排球联赛有着深入认识。郎平这种对内的熟悉与对外的广阔视野,无疑对于谋求职业化和市场化的中国排球联赛有很大帮助。此外,郎平在国际排坛上的丰富人脉,也将在中国排球未来大力促进高水平运动员“请进来”和“走出去”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此前,姚明出任中国篮协主席,被视为中国篮协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此番郎平兼任中国排协副主席,是否也是中国排协改革的积极信号,值得拭目以待。

与国外球员相比,此前中国职业排球球员的流动并非易事。2月底举行的中国排球发展论坛上,中国排管中心新任“掌门人”李全强再次强调了排球职业化和市场化改革的需要。李全强认为,只有让更多排球工作者分享到职业化和市场化改革的红利,才能扩大排球人口数量,为排球事业培养、选拔人才。日后改革将会采取“大动作”,如完善转会市场、球员流动、联赛扩军、男排聘请外教等。

去年奥运会后,央广记者通过实地调查采访发现,奥运会后女排精神的“国民度”虽然达到顶峰,但女排联赛经营情况依然不乐观。有的队伍的主场设在三线城市甚至县城,交通极其不便,联赛主冠名依然“裸奔”,不少地方球票靠“赠”,观众靠“组织”,由于“半职业化”的全运战略,让国内球员转会“基本不可能”,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球员收入和合理回报。奥运会后女排联赛遇冷,如何通过市场化运作让“女排精神”保温?

低关注度、低市场化的直接影响就是从事这项运动的人们无法得到合理回报。2004年雅典奥运会冠军成员杨昊曾说,大家都在说女排冠军,女排精神。中国排球联赛还在裸奔,犹如一潭死水,许多队员工资不如普通白领。有媒体曝国内某顶尖球队平均工资不过8000-10000。尽管这种计算方式稍显笼统,但与中超、CBA球员动辄上千万身价相比,姑娘们的收入确实低的惊人。

2012年有媒体报道,2011—2012赛季河南女排开始“裸奔”。没有赞助后队员的收入越发微薄,队中的绝对主力每个月也只能拿到2000多元的工资。业内人士认为,排球联赛观赏性和水平低的根本原因,是没有赞助,球员收入低,无心打球,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