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大洋彼岸的美国是全球体育产业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NFL、MLB、NBA、NHL是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不论是职业化还是商业化。

“随着中国球迷数量的不断增长,他们的需求会变得更为多样。我们正努力探索新的互动方式,帮助大家更好地了解美式橄榄球,提升NFL在中国的品牌知名度。”杨瑞奇说。

讽刺的是,乒乓球外交的促成者尼克松总统对乒乓球毫无兴趣,对橄榄球极度痴迷,他在回忆录称,热衷打橄榄球是为了训练自己,并且向他人显示,这里有一群家伙,既能够大打出手,又能够忍辱负重。无独有偶,罗斯福总统的人生信条也与橄榄球有关,他说,人生就像打橄榄球,不能犯规,也不要逃避,而应向底线冲过去,直至夺取最后的一码。

第二点,我今天课上也说了,就是自我教育。维宁需要传授什么是市场?维宁的能力?维宁的价值?维宁怎样能帮助到他们?这是重要的,这些人不懂。找到维宁,无论维宁做什么怎样做,维宁必须体现专业性,是这个领域的专家。

中新社休斯敦2月6日电 题:爱上“超级碗” 美式橄榄球在中国

随着华夏复兴、大国崛起,中国不再需要美国的俯身迁就,继续“小球带动大球”,而是昂首挺胸主动去融入国际化大潮,从容、自信、无所畏惧。习近平用“足球外交”取代“乒乓球外交”,其开阔豁达的世界性视角,促进体育产业的高瞻远瞩,塑造积极国民性的良苦用心,不禁令人点赞。

纪宁:请问在美国为什么美式橄榄球最挣钱而美国职业篮球反而次之?

中新社记者 王欢

篮球、拳击看上去相对靠谱,根据国家国民体质监测中心数据,篮球早已超越足球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运动,尽管较之动辄杀入世界前八的姚明时期中国男篮竞技水平下滑,但年轻人参与度有增无减。NBA在中国布局经营多年,拥有数以亿计的中国拥趸,这就给中美篮球外交提供了可能。如果篮球改革比足球改革更彻底,如果CBA向中超一样大胆投入,中美篮球的合作共赢值得期待。当然,美国篮球受黑人文化主宰,并不能全面代表美国精神,这是其作为外交项目的致命缺陷。

威廉姆斯·萨顿:如果我现在排序……

谈及未来规划,杨瑞奇表示,NFL会继续在中国创立并发展青少年及成人运动项目,加深与媒体合作为球迷提供更多样的享受体育娱乐内容的平台,让潜在受众体验美式橄榄球的魅力,“我们想在中国做的是延续几代人的事情,而现在才刚刚开始”。

另一个突破口是拳击,拳击是最实用、最普及的搏击术,福布斯体坛收入榜雄踞第一的往往是拳击明星。中国武术在文学和影视作品渲染下,精武魂和强国梦被无限放大,容易调动起老百姓的情绪点,这也是暴揍日本拳王之类的新闻,最能满足大众民族主义快感,最能骗取网络点击的原因所在。只是中国拳击起步太晚,缺乏有号召力的拳王,赛事运作手法和理念尚显滞后。如果随便派出些所谓江湖高手、所谓少林武僧与美国拳王切磋,也容易将“外交故事”弄成“外交事故”。

纪宁:谈到中国CBA联赛的发展,您有什么要说的吗?

实际上,NFL进入中国已经10年。NFL中国区总经理杨瑞奇在“超级碗”赛事期间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用“摸着石头过河”来形容在中国发展橄榄球的现状。

橄榄球在国内的推广资金投入不可谓不大,各大门户重要推荐位都有NFL直播,央视也在转播英式橄榄球世界杯,但不管美式还是英式,都因为不懂得橄榄球文化的营造,难以让这项运动在中国生根发芽。

夏日北京风光旖旎,威廉姆斯·萨顿漂洋过海做客维宁体育,与维宁国际体育商学院院长、维宁体育创始人、互联网+体育中国会秘书长、法国里昂商学院-维宁体育全球体育产业领袖EDP项目中方院长纪宁纵论中美体育产业发展大势。

NFL各队中,华裔球员只曾灵光乍现,“超级碗”上的华裔球迷凤毛麟角。对于中国受众而言,美式橄榄球规则复杂,对场地和装备要求高,参与基础薄弱。

上世纪70年代初特定时代背景下,体育土壤荒芜贫瘠的中国,只有“又红又专”的乒乓球能搞体育外交,与其说是历史选择了乒乓球,倒不如说除了乒乓球,没有其它项目可选。于是,中美乒乓外交应运而生。

威廉姆斯·萨顿:首先我很喜欢这个项目。教育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专业的培训给予学员新的手段帮助他们重新审视其职业,找到不同以往从商经验的道路,我认为非常重要。你的学员都是经理级的人物,使他们成为更好的管理者,助力他们更加成功。你必须与时俱进,就像我今天课上说的,市场既是门艺术也是门科学,我自认为是市场艺术家,因为只有两样都是,才能成功。但是我也一直在学做市场的科学家,所以经理人必须了解大数据,了解怎样利用大数据,并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迅速地了解客户行为,因为存在着争抢客户兴趣的战争。

中国目前有超过50个冲撞橄榄球队,150多个腰旗橄榄球队和多个橄榄球联盟。2016-2017赛季开赛以来,每周有超过150万观众通过网络平台收看NFL赛事直播,平均每周有超过500万人次观看NFL视频短片。今年全球超过1亿人关注“超级碗”,这其中就包括首次通过社交媒体收看赛况直播的中国观众。

美国的“建国之父”不是那些18世纪在费城成立国家的绅士,而是对印第安人、北美野牛、野熊展开暴力行为的拓荒者;以及麦尔维尔著作《白鲸》里亚哈船长一样的近乎残忍与偏执的硬汉。老布什总统把美国二战太平洋战争击败日本,归功于常春藤橄榄球联盟对年轻人的熏陶铸就,从事橄榄球能锻炼出亚哈式的硬汉魅力和雄性气概。

但无疑2014年46号文件是中国体育产业的里程碑文件,从那时起,体育产业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姿态深刻影响着中国人的生活。

在NFL庞大人才储备和完善的联赛机制基础上,美国“超级碗”以成功的推广营销手段、光鲜的全娱乐模式,成为体育市场化的全球典范。以此为标杆,美式橄榄球如今正在中国民间发端,向着实现达阵得分努力前行。

就中国体坛现状而言,我们还没有与美国进行深入体育外交的理想项目,但愿相关体育产业与体育文化蓬勃发展,不要让习主席等待太久。

纪宁:在中国您认为哪个体育项目最重要,足球第一或者是篮球第一,您怎么排序?

NFL向海外扩张的6个重点国家中,中国是潜力巨大的市场。NFL定期在主要城市举办“橄榄球周末”,通过现场的橄榄球比赛、互动游戏、啦啦队表演等展示让中国民众参与体验。像几年前的NBA一样,NFL也组织了自己的“大篷车”在全国十余个城市巡回演出,并邀请NFL传奇球星佩顿·曼宁访华,以此向对美式橄榄球陌生的中国人宣传这项运动。

体育总局领导为了奥运政绩,长期玩弄田忌赛马的把戏,以至于凡是国际主流运动我国都不主流;凡是国际冷门项目我国都热门。这就给体育外交增添了难度,中美橄榄球外交相当长时间内是指望不上了(重要的不是我们橄榄球水平不行,而是我们真爱这项运动的民众太少),那么,还有什么体育项目堪当大任?

威廉姆斯·萨顿:姚明要资本化他的名气,但是他必须了解光有名是远远不够的,受追捧不足以成为领导者。姚明要带队伍,要培养一批领导者与他一起工作,这不是一个人的工作。CBA成长需要形形色色的领导人,需要各种人才,需要市场人才、商业人才、运动员发展人才,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姚明应该是那个聚拢所有人才,并按照美国的标准推动CBA前行的人。

“中国正处在体育运动的发展期,这是我们推广橄榄球运动的好时机。”杨瑞奇称,已在摸索中看到了新机遇,“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及中美两国在文化和体育方面的交流活动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中国体育受众会对美式橄榄球产生浓厚兴趣。中国学生赴美留学不断增多,他们都将成为NFL的潜在球迷。”

可惜国内橄榄球运动的开展有负习主席厚望,由于橄榄球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是奥运项目,受金牌战略挤压,缺乏必要的生存条件。而包括NFL中国在内的橄榄球推广者,在宣传包装、文化灌输、观众培养、人才使用等环节低效无能,致使本该井喷发展的橄榄球并未井喷,尤为荒诞可笑的是,用腰旗橄榄球等小儿科把戏糊弄中国人——足球是野蛮人发明的绅士运动,橄榄球是绅士发明的野蛮运动。阉割掉原始蛮力,触身式橄榄球,永远不能代表橄榄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