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体育产业发展离不开资本力量的强势推动,在过去的2016年,号称“体育版权帝国”的乐视体育日子并不好过,2017年他们或许还要面对更加艰难的挑战。受困于母公司影响,作为旗下子公司,乐视体育在抢滩登陆顶级IP上已力不从心,而这恰恰也给了竞争对手们机会。

双刃剑体育的母公司当代明诚(600136.SH)从9月12日起开始了停牌,但原因并不是因为要收购乐视体育。
上周末,当代明诚发布声明称,经调查核实,公司及旗下包括双刃剑体育在内的所有经营主体从未进行“接盘乐视体育”的相关工作;针对相关传言,当代明诚方面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9月16日,搜狐科技发表了题为《独家!乐视体育大切割或易主更名而“接盘侠”是它》的新闻报道,当中提到“据乐视体育离职人员透露,乐视体育出售的谈判已基本完成,接手乐视体育的是双刃剑体育。”

乐视体育在版权领域的“蒙眼狂奔”,或许让同行者找到了更合理的版权开发模式。

中国体育产业的政策目标是2025年整体规模将达5万亿,2016-2020年复合增速约50%,进入高速发展期。2015年迎来“中国体育产业元年”,政策的红利、云集的企业、翻滚的资本让这个原本稚嫩、生涩的产业散发出朝阳的光辉。万达、阿里、腾讯、华人文化、苏宁(PPTV)、乐视等巨头成为体育产业大浪中的弄潮儿,这背后是强势资本的激烈角逐。

《AI财经社》援引当代明诚相关人士回应传闻称,与乐视体育是正常的业务来往,公司停牌筹划重大事项与乐视无关,具体信息待公告披露。

6月2日,武汉当代明诚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宣布与江苏苏宁体育产业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双方将在赛事版权领域展开持续10年的深度合作。

在这一大背景下,超级体育IP的大幅度上涨成为必然。外界资本纷纷注入是其中一大因素,而体育版权赛事的稀缺性,也注定了价值与价格的翻滚上扬。环顾宇内,超级体育IP就那几个,而且是按照年度赛季的形势稳定向前发展,比如说NBA、英超、欧冠、西甲、中超、世界杯、奥运会等顶级赛事,很多都是历经百年沉淀,其数量是有限的,且不可衍生。

图片 2

据悉,这家计划中的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当代明诚出资4,500万元;江苏苏宁体育出资4,000万元;剩余1,500万元将由管理团队及其他股东承担。

这就与顶级娱乐文化IP不同了,比如一部小说或者电影口碑甚佳,如果有资本在阶段性入局,可以根据市场反馈拍摄第一部、第二部、甚至外传,它的延展性更强,从一个IP产生另一个IP或者子IP的可能性更多,所以价值与价格的增长充满了周期性,即便是在某一天成长为超级IP,但它也注定了会经过一个相对低价的时间。体育版权则不同,它在经历百年沉淀之后,对于刚入局的资本玩家来说,很难给你一个低价囤积的机会,一上来就是波澜壮阔的大手笔豪购。

当代明诚于2016年收购双刃剑体育,自此开始了它们“打造全球娱乐文化产业整合平台”的整体战略。
今年6月2日,当代明诚宣布与江苏苏宁体育产业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双方将在赛事版权领域展开持续10年的深度合作。至于合资公司能从苏宁体育取得足球版权的范围,包括2019-2022赛季的英超版权,2017-2020赛季的西甲版权,以及2018-2023的德甲版权等。
随后,当代明诚又宣布拟以明诚香港为收购主体,以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交易对方持有的新英开曼100%股份并认购新英开曼新发行的股份。值得一提的是,新英体育是目前英超联赛在国内的转播合作方。
当代明诚在体育领域高歌猛进,乐视体育的近况却不甚理想。受乐视整体资金链问题影响,乐视体育在今年陆续失去了英超、中超和亚足联旗下比赛等知名赛事的版权;多名高管也选择离职。
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刘建宏则于8月底在乐视体育公众号上发文,称“乐视体育现状有一些拧巴,活下去,才是当务之急”。而根据现任乐视掌门人孙宏斌的说法,乐视体系内不能赚钱的业务,都需要以出售或者合作的形式进行处理,乐视体育正是其中之一。
之所以乐视体育的未来和当代明诚联系到了一起,很可能是由于两家公司之间的人员流动。今年6月,原乐视体育COO于航正式加入当代明诚体育集团,担任董事长特别助理一职,主要负责集团在国际化方面的事务,包括国际体育资源拓展、整合和战略落地等方面。
今年5月26日,乐视体育宣布B+轮融资进展,乐视体育部分新老股东以及中意宁波生态园下属基金确认参与B+轮,投后估值达到240亿元。但根据目前的状况看来,这笔融资似乎成为了镜中花水中月,也自然难以挽救深陷水火之中的乐视体育。当代明诚的这次表态,意味着乐视体育还需要继续寻找能够接盘的人。

有消息称,由于此前当代明诚已经启动对新英体育的收购,所以这1500万元余款,很可能就是新英方面的占股。

所以,没有强大资本的助推,很难获取超级体育IP。前文已述,顶级赛事版权的稀缺性,也决定了背后巨大用户的群体量级,假如你拥有英超、NBA、欧冠等独家赛事版权,你就会在短期内收获巨大用户群体。当然,如果有一年某个平台不再拥有哪些超级体育IP,此前辛勤耕耘的用户量级也很快转移到其他平台。快速失去用户量级,对于一家互联网体育公司意味着什么,恐怕会让人不寒而栗。

关于此番合作的意义,看看他们手中握有的赛事版权就一目了然。苏宁体育麾下的PPTV,掌握着中超、亚足联、西甲和2019-2022的英超独家版权,新英体育握有目前的英超版权以及2018-2022的欧足联国家队赛事版权,至于近期动作不断的当代明诚,则已经拿下了2018-2021的欧足联俱乐部赛事版权。

正如媒体披露,尽管乐视体育拥有超过300项的海量赛事版权,但是其中重量级的资源却寥寥。腾讯体育有NBA,PPTV聚力背后的苏宁拿下了新的英超合约,而乐视体育似乎一直缺乏一个“压箱宝”。2016年2月,乐视体育以27亿人民币的价格购得2016和2017两个赛季的中超新媒体版权,双方还承诺在2018/2019/2020三个赛季共同经营中超版权,将中超全面带入收费时代。但由于母公司乐视接连爆出的资金危机,让外界并不看好乐视体育能在2017年之后继续手握中国体育顶级IP——中超新媒体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