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日深夜,中国足协在官方网站抛出两份重磅通知——《关于调整中超、中甲联赛U23球员出场政策的通知》和《关于限制高价引援的通知》,前者2018赛季开始执行,后者2017夏季注册转会期起执行。这两条新规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各界强烈反响。

U23政策、归化球员使用、数据建设以及“四大帽”引导球队理性投入,均是围绕“国字号备战”而出台的新规定,但它的另一面,也是为联赛稳定保驾护航的新措施。除了这些之外,足协还制定了其他政策,比如联赛净比赛时间专项资金:达到60分钟净比赛时间的球队,每轮将获得10万元奖励及奖杯。获得赛季“净比赛时间最大提高奖”、“净比赛时间最高奖”的俱乐部将分别奖励100万元、200万元。以此来激励球队提升比赛技术含量,提高比赛流畅度,用这样的方式,守住中超联赛的竞技性。

有“足球诗人”之称的央视贺炜直接质问:新政策下,很多球员是不是24岁可以退役了?对于限制高价引援更是引发外界强烈质疑,褒贬不一,争议甚嚣尘上,有业内权威人士更是大胆预测:这是开历史倒车!

体育大生意第1729期,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一是坚持改革创新。加快政府职能转变,进一步简政放权,减少微观事务管理。加强规划、政策、标准引导,创新服务方式,强化市场监管,营造竞争有序、平等参与的市场环境。

首先是U23政策的调整。上个赛季,足协规定中超联赛外援单场比赛登场人数不得超过3人,而U23球员上场人次须与外援登场人数保持一致。而本赛季,U23上场人数不再和外援人数挂钩,而是硬性规定每场必须保证有三名U23球员出场,其中一名为首发。也就是说,即使一名外援也不派出,也必须用足三名U23球员。中国足协对此表示,鉴于今年各俱乐部在外援引进方面总体保持了理性,同时国家队、国奥队备战重任在肩,因此中国足协今年不再将U23球员使用人数与外援使用人数挂钩。

从体奥动力80亿联赛版权,到如今中国平安集团9年16亿元冠名权,中超成为国内第一联赛实至名归。其市场关注度、商业价值甚至已雄踞亚洲第一联赛。但上述这一切随着5.24新政的出台,势必将遭受重挫。

其次是归化球员政策的实施。在2月23日的超级杯巅峰对决中,第71分钟归化球员侯永永的亮相引起轩然大波。中国足协出台了《中国足球协会入籍球员管理暂行规定》,也将在近日下发,让归化球员这个长期停留在想象中的概念变成了现实。目前,北京国安引进了侯永永和李可两名归化球员,恒大外援布朗宁的规划手续也在办理之中,上海申花的加蓬前国脚钱杰给更是完成中国国籍恢复手续,以内援的身份加盟。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多少有些同文同种的华裔球员,在所有手续完成后,是能代表中国国家队征战世界赛场的。因此,归化球员政策在中超赛场的实施,也是间接为国足备战服务。

2016赛季中超联赛场均上座人数为2.42万人,已超过意甲、法甲等知名赛事,位列全球第5位。中超联赛在上赛季实现了海外转播覆盖71个国家和地区,是中国职业化改革以来的新高。

除了恒大在“宝塔”的投入上略显土豪之外,其他能称得上“冲动型”消费的只有引入哈姆西克、博阿滕的大连一方了,他们以3025万欧元的引援投入排在次席,其中,斯洛伐克人哈姆西克的转会费为2000万欧元。其他引援投入超过1000万欧的球队仅有4支,分别是深圳佳兆业、广州富力、北京国安和山东鲁能。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2014年46号文件打开了桎梏中国体育产业腾飞的锁链,中国体育人看到了竞技体育之外的别样风景,也有机会从市场、商业、经济的维度来审视熟悉而又陌生的中国体育。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超既要抓“国足冲击2022年世界杯”,又要保持联赛高水准品质,以谋求竞技经济双赢显得格外重要。

其一,强制各俱乐部保证上场的U23球员数量和外籍球员数量相同,势必会压缩其他优秀球员上场机会。从竞技体育角度看,能否上场取决于自身的实力,而不是一纸行政干预;从商业角度看,上场球员必须是高水平,必须以提供高水准精彩比赛为前提条件,因为付钱的人就是球员和俱乐部的衣食父母,俱乐部和球员的工作就是为观众奉献精彩的比赛。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链条。

再者是数据库的建立,即每轮中超比赛结束后,中国足协技术部将公布一个综合能力排名前80名的国内球员数据,这些数据将提交给国字号各队教练组,为各级国字号建队提供数据支持,也作为中国队组建的重要依据。数据对于现代足球的影响几何已经无须赘述,球员的数据在每轮比赛中被搜集、整合、归纳、分析,对于国家队和俱乐部在管理、训练乃至战术配套方面都更有针对性。

中国足协既没有和各方商榷,也没有留出一丝一毫缓冲时间的情况下,沿用旧思维出台旧办法,贸然推出新政,明显同中国体育产业欣欣向荣的发展态势不合,也实现不了健康发展中超的意图,更解决不了中国足球的本质问题。本末倒置做法,对原本处于上升期的中超起到了反作用。

图片 1

图片 2

由于今年恰逢国家队、国奥队征战2022年世预赛、2020年奥预赛,中超赛事在保持平稳发展的同时,也有了“配合国字号备战”的运营核心。本赛季,中超联赛时长被拉大到空前的9个月以上,而中国足协接连出台的U23使用、球员注册、数据建设以及“四大帽”引导球队理性投入等新规定,均是将联赛作为本土球员的练兵场,从而提升国字号球队的战斗力。

之于中超的伤害

将武磊送到西甲的卫冕冠军上海上港则没有人员引进,而号称“国家队二队”的天津天海则从恒大大量引入球员,而这两支球队在引援投入上均为0。苏宁则是只有内援引入,共花费234万欧。

2016中超赛季,各俱乐部股东方对于中超俱乐部的投资总量达到41亿元人民币。而就在今年5月22日,中国平安集团以10亿元人民币继续冠名2018至2022赛季中超联赛,再加上之前四个赛季6亿元冠名,平安集团投入中超的冠名费达16亿元。

而鲁能的德尔加多则还徘徊在想象范围之外,虽然他个人在社交媒体上已经“官宣”加盟,但因为祖上三代之内并非华裔,身上毫无黄种人痕迹,所以关于他的归化之路还尚无定论。而一旦多方对德尔加多问题达成统一,或将给中超撕开一道新口子,从而催生出新的格局。

《国务院46号文件》有三个基本原则:

诚然,中国足球还处在改革频发,摸着石头过河的初级阶段。但是一部连续剧演到了第16季,它至少在市场层面有了“赢面”保证。在2018赛季,到中超现场观战的球迷已经达到创纪录的577.6万人,场均2.4万人,位居全球第六。中超直播影响力也大幅提升,数据显示,2018年有6.5亿人关注过中超内容。通过PP体育观看中超直播的人数达到1.78亿,图文资讯达到57.3亿的流量。

但5.24足协新规,无疑是与《国务院46号文件》的基本原则相悖离的。更没有坚持党中央“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决定性作用”的改革精神。

苏宁易购&PP体育中超联名会员启动仪式

二是发挥市场作用。遵循产业发展规律,完善市场机制,积极培育多元市场主体,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充分调动全社会积极性与创造力,提供适应群众需求、丰富多样的产品和服务。

新赛季开始,赞助商们也摩拳擦掌,亮起了自己的“矛和剑”,比如2017年以5年10亿续约冠名中超的中国平安,就在中超首轮当天抛出“智慧赛事新构想”的概念,同时在公益领域和保险护航方面,也推出了全新的计划。比如邀请知名前国脚李毅等足球名宿,升级推出“中国平安+”足球公益计划,推出国际顶级俱乐部青训营、足球公益训练营、名师足球系列课等活动,切实助力中国足球未来的发展。

其二,精彩程度势必下降。保证U23球员上场就会减少其他球员上场机会,这对于其他球员是不公平的,尤其是正处于当打之年的中生代球员。因为,他们的需求和U23球员的需求一致。如果上场的U23球员数量多达数名,比赛精彩程度一定下降。如果不能遏制,就会引发连锁反应,上座率下降,随之就是影响力下降和门票收入萎缩,冠名和赞助商就会退出,最严重的是,如果投资人失去希望,就会纷纷离场。失去了资本支持的中超,有被打回原形之忧。

图片 3

众所周知,足球改革是国家战略,体育产业龙头是中超。如果中超这个头部lP推入非市场轨道,中国体育产业未来将引进不良的连锁反应——CBA未来怎么职业化?马拉松等其他赛事如何市场化?如果用行政干预决定体育的发展,则体育产业大发展真的会成为一纸空谈。

图片 4

最近两三年,中国在国际体育产业中的惊艳表现之一就是巨资收购海外顶级体育赛事IP和引进顶级球员,虽然此举各界也臧否不一。但其实,深层次原因在于中国本土缺少顶级体育赛事IP。中超是被所有人寄予厚望,未来有可能成为顶级IP的唯一本土自创赛事。

新赛季中超直播矩阵维持稳定,根据体奥动力公布的信息:“2019赛季,240场中超比赛的全部场次依然会在各媒体平台直播。其中,中央电视台将每轮直播两场,部分地方台继续转播。而在新媒体方面,PP体育及联运平台优酷、咪咕也会直播全部场次比赛。”而各大转播平台也将为中超联赛的传播添砖加瓦。

但关键是,中国足协并没有抓住问题要害。俗话说:打蛇打七寸,U23球员之所以难以获得足够上场比赛时间,是因为目前中超整体竞技水准已达到了一定高度,U23的水平无法匹配这等强度的比赛,原因其实出现在青训体系上,和高价引入外援以及U23球员出场政策并没有本质上联系。

而内援的引入则是死守着2000万转会费红线,《转会市场》显示,徘徊在红线附近的内援球员高达11名,而恒大打包式购入的何超、张修维、高准翼、韦世豪和刘奕鸣转会费全部是260万欧元。

期盼,足协能够倾听民意,不要让中超艰难取得的成绩付之东流,不要让中国最有希望的头部IP沦为笑柄。只愿5.24新政是灰色幽默,而不是2017中国体育产业的“黑天鹅事件”。

德尔加多归化之路还是迷雾重重

但其实,这样的做法,就是中国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的做法,通过引进人才和技术,通过借鉴、学习和吸收,最后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足球产业,甚至最终实现超越欧美的梦想。对于这样的做法应该予以肯定,而不是惊慌失措。矫枉过正或者一刀切并不利于中超和中国足球的健康发展。

另外,PP体育对4K、高科技AR+VR演播室技术的应用,也将充分满足“硬核”足球迷的观感。根据《2019-2021赛季中国足球超级联赛转播手册》,在整个2019赛季,全年预计提供中超联赛的4K制作将达到80场。

著名足球评论员肖良志同样认为,足协希望短期内国青球员的水平提高无可厚非。但是足球发展有自身规律,不能完全打破这个规律。相比一味指望通过联赛来提高国内年轻球员的水平,不如把更多精力投入到青训体系建设之中,从根本上没有优秀球员的输出能力,揠苗助长地指望联赛进行培育,显然也只能治标不治本。

而在商业开发层面,新赛季中超赞助商与去年年末相比并无变化。截至目前,中超共有17家赞助商,包括冠名赞助商中国平安,以及耐克、上汽集团、DHL、壳牌、崂山啤酒、泰格豪雅、百岁山、艾比森光电、东鹏特饮,和版权方体奥动力、官方游戏高级合作伙伴疯狂体育、赛事推广服务合作伙伴体育之窗、官方图片合作机构东方IC等。中投顾问数据显示,到2022年,中超市值将达到11.47亿英镑。

限制高价引援规定:“对处于亏损状态的俱乐部征收引援调节费用。对于有关俱乐部通过转会引入球员的资金支出,将收取与引援支出等额的费用,该项费用全额纳入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用于青少年球员的培养、社会足球普及和足球公益活动。”

而各家俱乐部也通过签约新赞助商保持财政结构稳定。如不久之前,苏宁就宣布九牧王成为2019赛季唯一指定商务男装,作为一项打造球队精神样貌的重要举措。这款正装礼服,以海峡蓝为主色彰显了沉稳、优雅、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融合格纹图案设计展现绅士格调。除此之外,苏宁还获得了包括三星、康佳、AO史密斯、佳能、Sony、康师傅等赞助商的大力支持。

新政让极具情怀的体奥动力、中国平安这样的投资者黯然神伤,让倾注热情和心血的中国体育产业人情何以堪!

围绕国字号备战,中超四新政齐发

体坛周报总编辑、著名足球媒体人马德兴发表文章说:“习总书记曾说过: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党外人士而言,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真实反映群众心声,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希望同志们积极谏诤言、作批评,帮助我们查找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帮助我们克服工作中的不足。中共各级党委要主动接受、真心欢迎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监督,切实改进工作作风,不断提高工作水平。

最后则是那四顶著名的帽子。

貌似,足协两记重拳,拳拳击中要害,但其实如果站在市场经济角度来看,这种行政干预是一种侵犯,是对市场经济的大不敬,而且也不能解决中超、中国足球的沉疴顽疾,甚至一定程度上是一种伤害。

图片 5

试问,如果中超竞技水准一直低下,成绩总是让人失望,还会有人去看吗?没有人关注,就不会有媒体的宣传和资本市场的投资,也不会有赞助和冠名,也不会有上座率和门票,自然也就谈不上商业价值了,中超头部IP就成了不折不扣的伪命题。因此,培育市场是关键,而关键的核心是提供高水准竞技比赛,高水平的比赛就需要有高水平的足球人才,道理很简单。

图片 6

体奥动力CEO李义东在惊闻足协新政后,第一时间以北岛的《一切》表达了自己的心情:“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以PP体育为例,10天之前,体育大生意撰文《PP体育携苏宁易购推中超联名会员的背后,是用赛事IP搭建完整消费链接的野望》,对PP体育围绕中超的运营思路进行了详细的盘点和分析。除了苏宁易购&PP体育中超联名会员,能享受240场中超赛事免费看的重磅福利,和苏宁易购专属的升级服务之外,他们以“为城而战”的主题,从家乡这个极具情感共振的点切入,打造具有城市属性和地方特色的球迷社区,并期待这份追随与情怀能代代相传。

外界的争议和担心大多源于两份通知的核心内容。U23规定:各俱乐部每场比赛累计出场的U23队员必须与整场比赛累计出场的外籍球员人数一致。

恒大引入内援,被称作“国家队一队”

客观来讲,5.24新政本意是要解决中超甚至中国足球长久以来的沉疴顽疾。近几年,中超俱乐部高价引入外援,中超球队在亚冠成绩不俗,但外援加盟之于中国足球本质改变,贡献不大。而且各俱乐部不断提高价码做法,一定程度上哄抬了价格,加速了泡沫溢出。正如《关于限制高价引援的通知》中所说,追求短期成绩、盲目攀比、高价引援、哄抬价格。

上海上港上赛季夺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