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五月的静安,世界剑客云集。2018梅龙镇广场国际剑联花剑世界杯大奖赛由国际剑联、国家体育总局批准,中国击剑协会、上海市体育局和静安区人民政府共同主办,5月20日在静安区梅龙镇广场进行决赛。充满优雅气质的击剑运动,不仅仅是一区一品的赛事,近年来更是不断走进校园、走进楼宇,在静安蓬勃发展。

上周日,上海静安区的梅龙镇广场一楼中庭挤满了人,甚至连二三楼的走廊也趴满了观众。乍看这阵势,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娱乐明星的路演。其实,2017年国际剑联花剑世界杯决赛正在举行。

世界顶级击剑选手参赛

来自意大利、英国和俄罗斯的顶尖剑客游走在14米长的赛场上,一进一退,一挡一刺,胜负高下就见分晓。

2018国际剑联花剑世界杯大奖赛是国际A类赛事,共吸引31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名运动员参赛,其中男运动员170余人,女运动员150余人。其中不乏来自意大利、美国、俄罗斯的世界顶级高手。中国男女花剑队将派出满额40名运动员参赛,国际剑联女子花剑个人积分排名中国队目前积分最高的运动员霍兴欣将出战。

观众看得兴奋,时不时报以热烈的欢呼。遗憾的是,在最后的决赛舞台上,没有一位中国选手的身影。

本次比赛于5月18日、19日全天进行,20日上午在静安体育中心进行小组赛和淘汰赛,20日在梅龙镇广场中庭举行男子、女子半决赛和决赛。

里约奥运,中国击剑仅获得1银1铜,创造了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的最差成绩。但相反的是,大众击剑在这几年间却越来越火热,击剑“小鲜肉”董力虽然成绩一般,却靠综艺节目带动了运动。

白领剑客挑战混合团体

对于中国击剑,俱乐部输送人才的模式,或许未来有可能取代传统体校的专业体制。

如果说,国际剑联花剑世界杯大奖赛是高水平的国际性赛事,那静安论剑上海击剑群英挑战赛就是业余剑客的表演舞台。近年来,静安论剑开展得如火如荼,我们的目的就是将高水平体育赛事与青少年击剑项目推广及白领全民健身活动有机结合,使高端国际赛事与静安区现代化国际城区建设更好地融合,在静安区、上海市进一步推广、普及击剑运动。区体育局负责人介绍说。

江苏南通体育运动学校,练击剑的学生在进行比赛

和以往不同,今年静安论剑推陈出新,将团体比赛调整为混合团体比赛,另外增加团体表演赛等环节,增加新赛事的挑战性与趣味性。静安区通过开门办赛的形式,由静安王磊国际击剑俱乐部承办赛事,通过政府、社会、市场三轮驱动,不断扩大静安论剑的影响力,以满足不同人群的击剑参与需求,吸引更多市民参与击剑项目,充分将有限的公益赛事资源效益最大化。近年来,参赛运动员逐年递增,今年达700余人。

大众击剑何时能反哺职业

据了解,经过激烈的角逐,将有48名个人选手、24名团体选手最终进入在梅陇镇广场中庭进行的决赛,他们将走上国际比赛的剑道,感受国际顶尖赛事的氛围。

在2016年国务院发布的《全名健身计划》文件中提出:推动极限运动、电子竞技、击剑、马术、高尔夫等时尚运动项目健康发展,培育相关专业培训市场。

奥运冠军为小将支招

击剑,正处在自己的“第二春”。

重心一定要稳,出手才会精准只有脚步跟上,才能打出漂亮的反击训练时要提高专注度,比赛时才不会受外界干扰5月16日下午,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子花剑冠军雷声和国家队部分优秀运动员走进静安区少体校,手把手指导青少年业余训练。

之所以说是“第二春”,正是因为其实早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仲满作为“黑马”夺得男子佩剑个人赛金牌,实现中国击剑奥运冠军零的突破后,击剑曾经在中国迎来了一个“春天”。

区二少体校长张猛表示,国家击剑队走进区少体校开展交流活动,进一步激发了青少年参与击剑业余训练热情,也增强了静安击剑运动员备战上海市第十六届运动会的斗志和信心。目前,静安区有击剑教练7名,注册运动员254名,本届市运会适龄运动员97名,其中花剑运动员39名。

然而,由于诸多客观原因的限制,击剑很长一段时间不温不火,直到俱乐部的出现。

与此同时,世界击剑劲旅意大利队的优秀教练员和运动员,来到静安区风华初级中学,零距离支招。互动中,意大利击剑队员勉励青少年学生运动员认真学习、刻苦训练,不断挑战自我,争取更大突破。

据中国击剑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全国共有击剑俱乐部、培训机构、运动中心173个,其中一、二线城市如北京、江苏、天津、山东、上海、广东总计118家,累计超过总数的68%。

据悉,为满足学生多样化体育需求,让学生学会陪伴终身的体育技能,近年来静安区体育局、区教育局积极探索青少年体教结合新模式,在区域内组织开展了体育专项课程配送服务,目前已在上外静安外国语小学、华东模范中学、育才初级中学、风华初级中学等中小学开展击剑项目专项课程。

前中国女子花剑队主教练叶冲来到昆山观看了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并在比赛间隙与小剑客们进行了教学交流

击剑俱乐部在中国的数量还在快速增长,更重要的是,俱乐部的快速增长,成为了不少青少年的一个选择。

“击剑俱乐部为不同的击剑爱好者提供学习和训练的机会。进体校影响学习,家长不愿意,导致我们选材很有局限性,而俱乐部更容易招揽到更多学生。”

曾在国家击剑队担任女子花剑教练员的何永强告诉记者,中国击剑如今的断层和人才选拔模式的转变有关。

何永强透露,像广东等一些地区很多地方取消了体校制,有比赛的时候就从俱乐部选成绩好的选手参加,体制上的调整,让俱乐部选手参加专业比赛、甚至打进国家队、省队成为可能。

但这样的转变存在“断层”。据统计,如今俱乐部里小学占总人数的80%以上,初中15%,剩下的5%是高中生,需要时间来弥补上下两代剑客的空缺。

“击剑俱乐部在中国也就火了五六年,现在俱乐部的选手年龄还小,而体校拔尖的又不多。”
何永强表示俱乐部模式有机会成为职业运动员的摇篮,但要“反哺”职业,还需要时间。

因为综艺节目,击剑选手董力成了网红

职业击剑的困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