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在足球投资领域有丰富经验的戴氏姐弟拿下了英格兰老牌球队雷丁,雷丁球队5月17日在官网公示了这条消息。中资入驻海外俱乐部十分活跃,收购之后运营成功的案例少之又少。虽然海外球队打上中国烙印,这些IP资源看似已经握在中国资本手中,但中国资本却难以在市场环境、法律、文化等有很大差异的国外俱乐部市场站稳脚跟。
  戴氏姐弟入主
  5月17日,英格兰老牌球队雷丁在官网宣布,中国资本戴永革和戴秀丽正式成为俱乐部大股东,现有股东将会保留少数股份。这对戴氏姐弟拥有多年足球投资经验,目前他们还拥有北京人和俱乐部。此前,他们就曾想收购英超球队赫尔城,但没能成功。
  外界对于戴氏姐弟收购持有不同看法。戴氏姐弟投资经验丰富并不代表运营俱乐部经验也同样丰富。在欧洲成熟的俱乐部市场,俱乐部想要盈利艰难,换成欠缺经验的中国老板,俱乐部未来走向依然不明朗。
  从目前已经完成的中资收购来看,俱乐部大多为海外二三线水平,多数亏损,运营艰难是这些俱乐部普遍存在的问题。欧洲职业俱乐部市场相对成熟,但足球俱乐部通过成功运营实现盈利的凤毛麟角。如今五大联赛运营情况不甚理想,法甲和意甲均在走下坡路,国际米兰和AC米兰更是身背几亿欧元债务。
  在北京大学中国体育产业研究中心秘书长郭斌看来,靠俱乐部运营收回成本和赚钱很难。戴氏姐弟收购英冠雷丁俱乐部应该是出于企业家情怀,他们有多年投资足球的经验,喜欢足球,尤其是英国足球,他们愿意去付出。如果这支球队升至英超,那么这个俱乐部的价值会马上提升。
  北京大学中国体育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文义认为,中国资本收购海外俱乐部运作起来会很麻烦。如果在国内运作,要符合中国消费规律。一个北京人喜欢国安与一个石家庄人喜欢国安是两个概念。海外俱乐部如国际米兰、AC米兰等老牌球队虽然在国内有一部分粉丝,但球队成绩下滑粉丝会流失。在米兰当地就不同,城市俱乐部与城市精神相匹配,俱乐部是城市文化的体现,会有很大价值。中国资本收购后,俱乐部换了不同国籍的老板,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导致粉丝流失。
  运营难于收购
  近两年,一系列政策出台,国内体育产业成为投资领域的大热门,体育产业的火爆也带动中国资本海外收购。从2007年杨家诚通过泓锋国际收购伯明翰,直到2009年收购完成,中资海外收购的序幕就此拉开。2014年,46号文件出台,体育产业随之不断升温,直接引爆2015年的海外收购市场。
  中资在海外疯狂收购也引发监管层高度重视,从2016年底,多部门宣布就海外并购加强审查,此后,中资海外收购的脚步逐渐放缓,但却始终没有停下。
  海外收购热潮到2016年达到高潮。最近两年,内地企业海外收购足球队数量已达12支,中国企业收购海外球队投资超150亿元。不过,目前已经完成的海外俱乐部并购中,还没有成功案例出现。这些企业在实际运营过程中也没有让外界看到太多亮点。
  万达集团收购的马德里竞技同样负债5.4亿欧元,在今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上,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表示,入股马德里竞技一直在烧钱,没有赚钱。去年底,由于拖欠资金,荷甲俱乐部海牙队将球队大股东中国公司合力万盛告上法庭。今年1月,荷兰法院判定海牙队胜诉,合力万盛需支付欠款248万欧元。
  中国职业俱乐部市场还处在发展初期,尚未形成成熟的运营和盈利模式。虽然许多海外球队打上中国烙印,这些IP资源看似已经握在中国资本手中,但中国资本想要在国外站稳脚跟并非易事。
  青训充满商机
  海外俱乐部虽然注入了中国资本,但仍然是国外基因,未来如何运作对于中国资本来说将是一项长期挑战。这些球队是国外的资源,与我国文化、市场环境都存在差异,在经营过程中与当地政府建立良好关系,熟悉当地市场规律、法律、历史文化等方方面面,不只是换个老板就能为俱乐部带来盈利。
  尽管有如此多的前车之鉴,其中风险显而易见,但这些丝毫没有阻挡住中国资本海外收购的脚步。其实,一个IP资源只有变成产品才能产生价值,体育产业实际上是创意产业,需要有专业人才,将IP资源打造成不同的创意产品,才能有盈利可能。
  郭斌表示,有些企业收购海外俱乐部是想以俱乐部为依托,在当地延展其他产业,撬动自身产业在国际市场发展。在未来的运作过程中,中国企业必须要了解当地法律、市场规则等,规范管理和督查制度,防止出现漏洞。另外,中国企业可以利用国外俱乐部资源,将青训体系引入到国内,做好体系接轨,最终达到提升我国足球水平的目的。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部分企业已经看到了青训市场商机,通过收购俱乐部,与国外俱乐部合作打造青训产品,但现阶段的青训产品缺少相关培训体系和长期经营规划,也没有青训到职业有效接轨的办法,背离了青训初衷。

图片 2

英格兰老牌球队雷丁,于2017年5月17日在官网宣布,中国资本戴永革和戴秀丽正式成为俱乐部大股东,现有股东将会保留少数股份。

我们向来不惮以最大的善意揣测中资收购,但入驻雷丁的“戴氏姐弟”再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在足球投资领域有丰富经验的戴氏姐弟拿下了英格兰老牌球队雷丁,雷丁球队5月17日在官网公示了这条消息。中资入驻海外俱乐部十分活跃,收购之后运营成功的案例少之又少。虽然海外球队打上中国“烙印”,这些IP资源看似已经握在中国资本手中,但中国资本却难以在市场环境、法律、文化等有很大差异的国外俱乐部市场站稳脚跟。

文/ 殷 豪男

戴氏姐弟入主

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响,位于英国伯克郡的米底捷斯基球场陷入了欢腾。在刚刚结束的首场本赛季英冠联赛升级附加赛半决赛次回合比赛中,雷丁在主场1-0战胜了富勒姆,他们也以总比分2:1淘汰了对手。

5月17日,英格兰老牌球队雷丁在官网宣布,中国资本戴永革和戴秀丽正式成为俱乐部大股东,现有股东将会保留少数股份。这对戴氏姐弟拥有多年足球投资经验,目前他们还拥有北京人和俱乐部。此前,他们就曾想收购英超球队赫尔城,但没能成功。

乐开花的雷丁主帅斯塔姆

外界对于戴氏姐弟收购持有不同看法。戴氏姐弟投资经验丰富并不代表运营俱乐部经验也同样丰富。在欧洲成熟的俱乐部市场,俱乐部想要盈利艰难,换成欠缺经验的中国老板,俱乐部未来走向依然不明朗。

接下来,雷丁将会挺进在温布利大球场举行的英冠升级附加赛决赛,这也是世界足坛单场金钱价值最高的比赛。如果雷丁能够在决赛取胜,在丰厚的奖金之外,他们也将在2012/13赛季之后重返英超。

从目前已经完成的中资收购来看,俱乐部大多为海外二三线水平,多数亏损,运营艰难是这些俱乐部普遍存在的问题。欧洲职业俱乐部市场相对成熟,但足球俱乐部通过成功运营实现盈利的凤毛麟角。如今五大联赛运营情况不甚理想,法甲和意甲均在走下坡路,国际米兰和AC米兰更是身背几亿欧元债务。

但更爆炸性的新闻,还在后面。

在北京大学中国体育产业研究中心秘书长郭斌看来,靠俱乐部运营收回成本和赚钱很难。戴氏姐弟收购英冠雷丁俱乐部应该是出于企业家情怀,他们有多年投资足球的经验,喜欢足球,尤其是英国足球,他们愿意去付出。如果这支球队升至英超,那么这个俱乐部的价值会马上提升。

就在球队晋级的当夜,雷丁的俱乐部官网发表了一纸重磅声明:来自中国的商人戴永革与戴秀丽,以个人名义成功收购了俱乐部的多数股份,成为了球队的大股东。据报道,本次收购完成后,戴氏姐妹合计持有雷丁75%的股份,而俱乐部原老板以萨斯马·斯里瑞孔为首的泰国财团,将只保留一小部分股份。

北京大学中国体育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文义认为,中国资本收购海外俱乐部运作起来会很麻烦。如果在国内运作,要符合中国消费规律。“一个北京人喜欢国安与一个石家庄人喜欢国安是两个概念”。海外俱乐部如国际米兰、AC米兰等老牌球队虽然在国内有一部分粉丝,但球队成绩下滑粉丝会流失。在米兰当地就不同,城市俱乐部与城市精神相匹配,俱乐部是城市文化的体现,会有很大价值。中国资本收购后,俱乐部换了不同国籍的老板,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导致粉丝流失。

相对于雷丁本地球迷的不明就里,所有的中国球迷则以空前的团结,向两位雷丁的新东家致以了最恶意的问候。细数过往烟云,二人在中国足坛最“臭名昭著”的事迹,无疑是一手炮制出了世界职业足球史上最应该被命名为“流浪者”的一支球队:上海中远——西安浐灞——陕西宝荣浐灞——贵州人和——北京人和。

运营难于收购

因此,除去“企业洗钱”的指责之外,绝大多数评论直接将枪口瞄准了“戴氏姐弟”本人。

近两年,一系列政策出台,国内体育产业成为投资领域的大热门,体育产业的火爆也带动中国资本海外收购。从2007年杨家诚通过泓锋国际收购伯明翰,直到2009年收购完成,中资海外收购的序幕就此拉开。2014年,“46号文件”出台,体育产业随之不断升温,直接引爆2015年的海外收购市场。

“戴氏集团,离足球有多远滚多远!”这样的怒骂声音,不绝于耳。

中资在海外疯狂收购也引发监管层高度重视,从2016年底,多部门宣布就海外并购加强审查,此后,中资海外收购的脚步逐渐放缓,但却始终没有停下。

戴永革与戴秀丽的发家故事,是“手段令人发指,但结果拍手称赞”的中国式成功的典型。在足球界之外,围绕着他们的故事也总是充满着疑问与争议。

海外收购热潮到2016年达到高潮。最近两年,内地企业海外收购足球队数量已达12支,中国企业收购海外球队投资超150亿元。不过,目前已经完成的海外俱乐部并购中,还没有成功案例出现。这些企业在实际运营过程中也没有让外界看到太多亮点。

但在介绍这两个人的发家史之前,我们需要先简单介绍一下另一位中国东北黑道的风云人物——“乔四”。

万达集团收购的马德里竞技同样负债5.4亿欧元,在今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上,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表示,入股马德里竞技一直在烧钱,没有赚钱。去年底,由于拖欠资金,荷甲俱乐部海牙队将球队大股东中国公司合力万盛告上法庭。今年1月,荷兰法院判定海牙队胜诉,合力万盛需支付欠款248万欧元。

“乔四”是谁?这是一个逐渐被历史淡忘的名字。

中国职业俱乐部市场还处在发展初期,尚未形成成熟的运营和盈利模式。虽然许多海外球队打上中国“烙印”,这些IP资源看似已经握在中国资本手中,但中国资本想要在国外站稳脚跟并非易事。

“乔四”原名宋永佳,是1980年代末哈尔滨乃至黑龙江势力最庞大的黑社会首领之一,依靠拆迁工程获取暴利,随后依靠夜总会,舞厅等生意发家置业,并且以钱色收买黑龙江省内的许多政府官员,成为不少高官的座上客,从而得以庇护其黑道活动,乔四甚至还就此被冠予“优秀企业家”称号。

青训充满商机

1991年,作恶多端的“乔四”被依法枪决,哈尔滨的社会势力面临着重新洗牌。而此时,依靠黑白通吃,搞帝王夜总会,通过诸多不正当生意接替“乔四”江湖地位的,正是人称“小老戴”的戴永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