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后的十米处,体力严重透支倒地,在距离终点还剩2米的时候,她硬是爬着,触碰到了终点线。

在第一次由中国田协认证的“中国十佳跑团”评选中,北京医师跑团不负众望,从参选的2000个跑团中通过大众投票脱颖而出,最终成功晋级全国十佳。在颁奖典礼上,朱希山代表十佳跑团宣读了《自律宽容
健康奔跑》的告全国跑友倡议书。

图片 1

谭杰,《中国马拉松·领跑者》出版人,资深跑友。

医师跑者大多来自北京市的各大三甲医院,具有执业医师资格,他们不但组成了马拉松赛场上的流动医疗急救站,还一直在开展路跑运动的健康宣传,普及健康跑步知识。

天气太热 35公里时就坚持不住

对于这样的点赞,王刚红有些不好意思,“觉得他们说的太夸张了,当时就是觉得终点就在眼前,不想放弃,我相信每个体育人都会这样做。”

在北京,有很多跑团,他们是由跑步爱好者自发成立的组织,初衷是希望借助团队的力量互相鼓励、彼此督促。“快乐跑团”是北京万千跑团中的一个。几乎每天“快乐跑团”都会在不同的训练场地组织团员活动。团长赵福明说:“我们的团员越来越多,但大多数人对健康跑步知之甚少。”成立以来,“快乐跑团”多次邀请体育专家义务为跑团成员培训健康跑步知识、制定健康跑步计划。

王刚红最后700米的坚持,让她迅速走红网络,很多网友点赞、转发,也让很多圈内人感动、触动。一位跑友说,“什么是拼、什么是搏,川妹子的津门之战就是完美诠释。最后两米的马拉松,只有信念、只有团队荣誉,用血和汗写下拼搏二字。刚妹你是真正的英雄,是真正的钢妹,奥林匹克的花环属于你!”

在距离终点还有700米的时候体能耗尽,四次摔倒在地,三次顽强地站了起来。

在这场比赛的41km处,吴舟桥和团友遇到了一个腿部抽筋的参赛者,在迅速帮他舒缓肌肉,判断生命体征平稳后,这位已经不年轻的老年跑者想要继续完成比赛,吴舟桥和团友就一起扛着他走完了最后一公里,三人一起撞线完赛。吴舟桥说:“想想医生之于病人,不就是帮助他,和他一起经历他生命中的一段旅程吗?”

电话那边,王刚红言语很简单,可以感觉到,她是一个很腼腆的姑娘。22岁的王刚红其实算是”主场作战”。土生土长川妹子凭借“体教结合”模式,成功地考入了天津师范大学读体育教育系,读大学后一直一边读书一边进行专业训练。“平时就是上午上课、下午训练,寒暑假放假的时候全天训练。”王刚红的生活和普通大学生没有太大不同,只是更多地把别人休息、玩乐的时间用在了训练上。

图片 2

自律宽容 健康奔跑

图片 3

在准备马拉松赛事时,详细的计划必不可少,但在赛中及时调整也显得极为重要。谈到赛中及时改变比赛策略时,他说到:“我原本的补水计划是每7.5公里补一次水、包括水、盐丸、能量胶和功能饮料。但比赛日当天半程以后,几乎每个补给站都要进行补给,相当于每2.5公里补一次,等于把频率提升到原来的三倍。且补给量也由原计划的半杯提高到每站补给两杯功能饮料、两杯水,同时一杯水浇在身上降温。”

风景线和安全线

对于这样的点赞,王刚红有些不好意思,“觉得他们说的太夸张了,当时就是觉得终点就在眼前,不想放弃,我相信每个体育人都会这样做。”

王刚红最后700米的坚持迅速走红网络,很多网友点赞、转发,也让很多圈内人感动、触动。一位跑友说,“什么是拼、什么是搏,川妹子的津门之战就是完美诠释。最后两米的马拉松,只有信念、只有团队荣誉,用血和汗写下拼搏二字。刚妹你是真正的英雄,是真正的钢妹,奥林匹克的花环属于你!”

参加过两次波马的谭杰是中国田径协会马拉松官方杂志的出版人,被跑友们奉为大咖。4月7日,谭杰以3小时27分46秒的成绩完赛波马,虽然前半程谭杰一直在按照目标执行科学的配速,但是半程之后,掉速还是提前到来,没有完成预定目标。他并不沮丧,并决定2018年再战。从2012年开始,谭杰跑过很多场马拉松,“跑步具有一种滚雪球效应。可以带动周围更多的人,不仅仅是马拉松,5公里、10公里这样的比赛,参与的人也已经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多的跑者已经意识到科学奔跑、健康奔跑、快乐奔跑的重要性。”他说。

谈到那最后的700米,王刚红的反应其实很平淡。在她看来,自己所做的也只是平常事。“当时大脑已经没有意识了,只是知道终点就很近很近,不可能放弃,身上也没有什么劲儿了,站了好几次又摔倒了,最后才爬过去了。真的是没有想太多,只想不要放弃。”

谭杰有着极为丰富的马拉松赛事经验,谈到过往的高温赛事的经验时,他介绍到:“比赛中,高温会给你两种反应,一种是身体上的反应,一种是心理上的反应。身体的反应会令你自动地慢下来,这种掉速不是个人的主动的掉速,而是大脑不停地在给你各种各样的提醒,各种各样的刺激,通过各种各样的信息来提醒你,你需要做一些调整。”

医师跑团和警察跑团因他们的职业特性在马拉松赛场上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他们也因这份责任感而快乐奔跑着。虽然都是自发组成的团体,但是他们有严格的准入机制,必须具备执业医师资格和必须是现役警官身份。

走红网络后,王刚红的很多朋友发来了她的照片、微博,“他们感觉我挺不容易的,确实也是。”22岁的王刚红练田径已经有六七年了,之前在业余体校练过两三年中长跑,后来进入了四川田径队,“20岁时开始专业练马拉松。”其实,这是王刚红第二次的全运会之旅,上一届她参加了半程团体赛。“当时因为年龄不够,参加了半程团体,拿到了第9名。”